畫廊的融資出路:2018年TEFAF報告分析與思考

2018年05月25日 19:22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原標題 畫廊融資的出路在哪里:對2018年TEFAF報告的分析與相關思考)

  5月,TEFAF紐約春季博覽會發布《2018TEFAF藝術市場報告》,報告由安德斯·彼得森(Anders Petterson)撰寫,其內容聚焦于畫廊及藝術品經銷商融資的問題,“相較以往的年度報告更為深入且高度聚焦,有望更好地服務一級市場從業主體以及更廣泛的藝術界生態。”現根據報告內容,從畫廊及藝術品經銷商的融資模式、融資風險、融資機會等方面,進行要點分析如下:

  1

  融資規模較小

  2017年全球藝術品抵押融資市場規模約為170-200億美元,畫廊和藝術品經銷商獲得的貸款總數約為14-21億美元,其規模在藝術品抵押貸款市場中僅占10%。

  2

  美國處于全球領先

  美國占據了全球藝術品經銷商的藝術品抵押融資市場的90%以上,因此美國藝術品經銷商在藝術品金融市場中受益最大。

  3

  行業平均負債率偏低

  全球零售行業的平均負債率為46-70%,而藝術品抵押融資的貸款額度僅占畫廊及藝術品經銷商庫存總額的5-8%,較其他零售行業明顯偏低。

  4

  美法保障市場發展

  美國的《統一商法典》(Uniform Commercial Code)允許借款人在借貸期間享受對抵押標的占有權,該規定對于畫廊及藝術品經銷商的經營十分有利。而在其他那些由貸款方享受抵押標的占有權的國家或地區,情況則恰恰相反。

  5

  法律問題制約歐洲

  雖然歐洲許多國家的政策在變革、在向美國的規定靠攏,但是一體化法律框架的缺失和碎片化的現狀,已經成為歐洲藝術品抵押融資市場發展的阻礙。

  6

  法律是市場發展的催化劑

  藝術品融資市場健康發展的前提,是能夠仿照美國《統一商法典》的規定,使得貸方利益受到有形資產的保證,同時借方保留占有權。

  7

  整個行業的資產負債率偏低

  在142個TEFAF畫廊參展商中,平均資產負債率為7%;64%的資產負債率為0-9%之間; 56%的沒有負債。

  8

  參與藝術品抵押融資的資產杠桿率略高

  參與藝術品抵押融資的經銷商平均資產負債率為15%,超過行業平均水平的兩倍。然而他們中有75%的貸款來自私人銀行,說明采取抵押融資手段的經銷商本身經濟實力雄厚,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利用私人銀行的關系獲取高額的資金支持。

  9

  經營印象派和現當代藝術的畫廊及藝術品經銷商資產杠桿率略高

  對比不同流派的畫廊和藝術品經銷商的資產負債率,發現經營印象派作品和現當代藝術品的資產負債率高于平均水平,說明藝術品融資的貸方更關注藝術市場中資本流動性最大、償債能力最強的領域。

  10

  市場預期影響借方融資決策

  36%的畫廊和藝術品經銷商認為,貸款方式對于他們來說風險“高”或“太高”,主要原因是畫廊銷售業績疲軟,未來銷售情況不可預測,也就是說由于銷售情況的不可預見性,藝術品經銷商擔心融資風險過高。

  11

  對清償的憂慮

  大部分畫廊和藝術品經銷商希望通過建立強大的資金池和利用留存利潤來維持經營,但是清償依然是他們的一大顧慮。有25%的表示“略微擔憂”,17%表示“擔憂”,8%表示“非常擔憂”,這表明經歷了2009年市場低迷時期的大數額清償之后,經營者已經深刻認識到藝術品銷售的不可預見性和不穩定性,進而將極端條件下的清償問題視為自己生存的巨大威脅。

  12

  畫廊資金大多來源留存收益

  大部分畫廊使用留存收益來支持經營活動:支付場地費用,增加庫存,維持營運,舉辦展覽,參加藝博會,開展項目等,90%的藝術品經銷商表示他們是使用留存收益來維持庫存的。

  13

  私人投資最受歡迎

  私人投資比舉債籌資的方式更受歡迎。63%的經銷商表示遇到投資機會時一般會有其他投資人共同介入,28%的經銷商說他們的庫存藝術品會有私人投資支持,6%的經銷商表示他們的畫廊場地和不動產也涉及私人投資。

  14

  申請銀行貸款

  29%的經銷商表示為了滿足運營資金的需求,他們會申請銀行商業貸款;14%的經銷商表示他們的不動產也涉及商業貸款;11-12%的經銷商使用商業貸款來運作庫存和投資。還有一些藝術品經銷商依賴私人銀行進行融資。

  15

  藝術品抵押融資

  盡管15%的表示曾經使用藝術品作為貸款的抵押標的,其中僅有4%的表示他們將此作為融資的常用手段。

  16

  擔保程序繁瑣冗長成為制約因素

  44%的經銷商表示繁瑣冗長的擔保程序是放棄用這種方式融資的主要原因,然而貸方表示借款人往往對于貸款規定所要求的盡職調查內容,例如情況介紹、反洗錢證明、信用核查等,缺乏充分的準備。

  17

  融資成本高是又一個放棄因素

  21%的經銷商表示融資成本過高。藝術品抵押貸款利率通常為6-24%,并不適合長期融資的需求,只能作為一種替代性融資手段。藝術品抵押貸款,其利率可能比通過投資者籌款的成本高兩倍,但優勢在于畫商可以在銷售過程中獲得更大的利潤。

  18

  對估值和盡職調查的顧慮

  13%的經銷商表示他們不希望藝術品的所有權信息在貸款過程中被披露。此外,擔保手續中最為困難的就是估值,經銷商希望估值是以零售市場的交易價格為參照,然而貸方往往更傾向于以更加保守的拍賣價格作為估值的參考標準。

  19

  所有權和真偽

  貸方表示盡職調查的關鍵問題是確保藝術品持有人的所有權清晰無誤,以及確保藝術品本身的真實性,但在現實中不乏有以委托保管的藝術品或者贗品、偽造物作為抵押標的的情況。因此貸方面臨雙重風險,即抵押物所有權不完善或者抵押物無價值。

  20

  關注度在增加

  盡管只有4%的經銷商將藝術品抵押貸款作為常規性的融資手段,但值得注意的是有31%的表示他們對這種融資手段表示出濃厚的興趣,有87%的認為他們更傾向于融資經營,這從一個側面反映了關注度的增加。

  21

  信用評估的難度

  57%的貸方表示畫廊和藝術品經銷商的信譽難以證明,而28%的畫廊和藝術品經銷商則說無法證明自己的信譽,也就是說行業信用評估體系的透明度有待提升。申請貸款的門檻特別高,主要是因為預計成本高、審批流程費時費力以及清償風險高。只有通過宣傳、教育,讓各方充分了解藝術品抵押融資的機遇與風險,實現透明化和專業化,才有可能準確呈現信用信息,從而促進藝術品經銷商的發展。

  《2018TEFAF藝術市場報告》,也引發了我們對于中國畫廊融資問題的深刻思考。依據AMRC藝術市場研究中心的數據,截至2017年底北京九大藝術區畫廊總數為415家,相比2016年減少7.16%,相比2015年的974家減少57.4%。在畫廊數量銳減的背后,不只是藝術市場的調整轉型,也是資本的迅速回撤,而面對越來越不明確市場前景以及運營資金的匱乏,關閉畫廊無疑是明智之舉。那么如何從畫廊融資的角度去解困突圍呢?

  1

  融資模式

  由于畫廊行業的特殊性,融資類型極少采用股權融資。畫廊債權融資主要分為兩大類型,即藝術品抵押貸款或畫廊信譽貸款。藝術品抵押貸款即針對具體藝術品的貸款,例如深圳同源南嶺文化創意園有限公司通過質押154件估值為5000萬元的蘇繡,獲得中國建設銀行提供的3000萬元貸款;而畫廊信譽或無擔保抵押貸款,以畫廊信譽作為貸款憑證,如畫廊無法按期償還,將通過畫廊非流動資產或第三方擔保公司進行償還,由于我國目前畫廊評級體系尚不完善,此類貸款尚無較多實例佐證。

  2

  融資渠道

  依據TEFAF的報告,畫廊運營資金大多來自經營留存收益,此外私人投資、自持不動產的抵押貸款、藝術品抵押融資都是常見的融資渠道。在國內,藝術品抵押融資的例子有七星集團向798地區畫廊提供抵押貸款,具體模式是七星集團和銀行合作選擇798地區優質畫廊,選取其代理的有較強流動性、價格穩定、價值較高的藝術品進行抵押,同時邀請北京市下屬的文化擔保公司進行擔保之后,所提供藝術品價值40%左右的長期貸款。七星集團收取5%左右的服務費、倉儲費,銀行收取利率約5%,貸方畫廊的實際費率約為10%。截至目前,此項目合作畫廊3家,融資規模300至400萬元,運營三年尚無無違約情況。

  3

  融資難點

  正如TEFAF的報告所言,法律環境是藝術品融資市場發展的催化劑。除了法律問題以外,國內畫廊的融資還有以下要點:

  (1)估值和盡職調查:銀行或者第三方借貸機構在向畫廊融資時除了通過藝術品直接抵押融資外,還需要畫廊的資產證明和賬單流水。然而由于國內藝術品稅收為17%,藝術品生產成本不能像其他行業進項抵扣,因此在稅收壓力和融資壓力兩者相較,畫廊更愿意從短期利益來看,選擇不開或者少開發票的形式。

  (2)融資成本過高:相較于其他行業,藝術品行業因其高風險性、長周期性決定了成本偏高。

  (3)管理人士不專業:雖然大多數的國內畫廊表示期待獲得融資,但是具體融資后的資金使用方向和獲益渠道并未經過理性地規劃。缺乏管理經驗和系統運營的學習,導致管理者對融資的落地過程并不積極。希望嘗試但并未有所動作是國內畫廊的普遍行為。

  4

  解決辦法

  文化是國家的靈魂,文化自信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發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各級政府想要提升話語權,文化建設是必不可少的。具體建議如下:

  (1)完善稅收制度:國家應重視藝術產業,設定針對于畫廊、拍賣產業的精準稅收辦法和稅收制度,同時通過積極有效的降稅政策鼓勵扶持國內的畫廊行業。

  (2)加快法律建設:美國法律的優點在于明確了借貸雙方責任,安排利益分配,讓雙方都有利可圖,而不是讓雙方自行談判,私下長時間磋商。

  (3)發展評估服務:除了對畫廊運營了流水進行分析,銀行或其他投資人需要第三方權威機構對藝術品和畫廊提供真實準確的價值參考。

  (4)降低融資成本:融資成本,一方面可以依據畫廊的自身信譽,另一方面可以靠政府擔保和行業互保來降低。除了直接減少外,一部分資本進入可要求作品的收益分成,這樣可以激勵畫廊積極運營,同時也間接緩解了畫廊的還款壓力。

  (5)加速人才培育:提高資金使用者的財務管理水平,加強財務信息披露制度,改善信息不對稱的現狀。

  作者:徐馨(AMRC藝術市場研究中心研究員)

  來源:AMRC藝術市場研究中心

掃描下載庫拍APP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