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寧藝術館館藏畫作梳理:南宋陳容畫龍領銜

2019年09月30日 08:06 澎湃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澎湃新聞記者 黃松

  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地處上海蘇州河邊的蘇寧藝術館以“中華頌”為題從館藏歷代名家書畫中遴選了二百件展出,展覽從南宋陳容的《戲珠龍圖》為始直至1977年張大壯、張桂銘合作作品《韶山小景》終,展現中國藝術與時代的關系。

  97歲的陳佩秋和85歲的志愿軍老戰士徐念奎出席并啟動開幕儀式。澎湃新聞獲悉,“中華頌”也是蘇寧藝術館開館以來的第二個大展。

  展覽現場

  蘇寧藝術館位于普陀區蘇州河邊一棟五層樓的仿歐式建筑中,“中華頌——館藏歷代名家書畫展”位于展館的三四五層,展線自五層往下,以“筆精墨妙展千里”、”縱覽寰宇匯百川”、“一筆染就萬山紅”三大主題鋪陳。

  “筆精墨妙展千里”以明清繪畫為主展示“吳門畫派”、“松江畫派”、“清初四王”、“揚州畫派”直至海派萌芽的藝術發展歷史。

  ”縱覽寰宇匯百川”以吳昌碩開啟,將近代中西文化交匯在中國書畫藝術中展示。“一筆染就萬山紅”則聚焦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日新月異,傳統中國畫也隨之發展出內容新、形式新的“新國畫”。

  南宋 陳容《戲珠龍圖》

  以館藏梳理明清中國美術史

  在“筆精墨妙展千里“部分最吸引人的無疑是南宋畫家陳容的《戲珠龍圖》,這也是蘇寧藝術館的鎮館之寶之一。

  這件作品在2015春拍中以3450萬元成交,該件作品雖無款印,但曾被我國書畫鑒定家張珩收藏,他在后面的題跋中說到這幅畫與現藏于美國波士頓博物館的陳容《九龍圖》一致,認為這幅作品出自陳容。

  南宋 陳容《戲珠龍圖》(局部)

  后來這幅畫為王季遷收藏,他在畫里畫外鈐了近十方鑒藏印,顯出其對這幅畫的喜愛。

  此幅《戲珠龍圖》顧名思義描繪的是雙龍戲珠的場景,這件作品以水墨渲染法寫云氣,墨氣蒼厚,給人浪濤洶涌,風云激蕩的動態感。細看戲珠的雙龍,騰空盤旋,目聚神珠,玄秘似不可測。

  元 盛懋《漁樵問答圖》

  展覽展簽還標注了另兩件元代作品,分別為盛懋的《漁樵問答圖》和吳鎮的《竹石圖》,這兩件作品從側面表達了宋元繪畫風氣的變化,文人畫家隱逸遁世、以山水和花鳥為主題,并在筆墨中加入了書法與文學的元素,這對明代文人畫產生了重要的影響。

  展覽現場沈周作品的展墻上,列出文徵明的家族譜系圖

  此后“吳門畫派”沈周、文徵明(及其后人)、“松江畫派”董其昌、“清初四王”等悉數登場。布展中還特意將“吳門畫派”沈周、文徵明等的傳承關系列出,讓觀眾可以將人物關系和作品對照觀看。

  明 文嘉《廬陵百景書畫冊》

  明清山水畫歷史和圖式此處不再贅述,但展覽中一件清代王翬《康熙南巡圖》的稿本可讓觀眾一瞥“巨作的誕生”。

  《康熙南巡圖》(共十二卷,總長213米)是王翬、楊晉等于1691到1693年創作的宮廷繪畫作品。展現了康熙第二次南巡從離開京師到沿途所經過的山川城池、名勝古跡等。除了描繪康熙的南巡的浩蕩外,也從側面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生活。

  清 王翬《康熙南巡圖稿本》(局部)

  《康熙南巡圖》在繪制前,先由王翬執筆畫了草圖12卷,呈康熙過目。草圖為紙本淡設色,內容與正本大致相仿,小有差異,尺寸比正本略小些。陳祖范《王耕煙先生墓表》記述王翬在繪畫過程中的動作:“當繪《南巡圖》也,天下高才妙手,成集都中,和墨濡毫,鋪絹素,相顧縮,莫敢筆。惟覘侯王先生發口。先生曳草衣,占上座,瞪目凝神,良久,乃授以意匠”。可見全圖構思設計和樹石的繪制當出自王翬之手,人物、動物、屋宇等則由楊晉和其他畫家合繪。

  蘇寧藝術館所藏稿本為第二卷,描繪應為“平原-濟南”一段,稿本畫面以白描勾勒的方式寫成,部分樹木有赭石渲染。畫面繪亭臺樓閣、人聲鼎沸,中段為皇帝的儀仗,旌旗漫天、應風而動。

  清 王翬《康熙南巡圖稿本》(細部)

  細看稿本,可見深淺兩種墨色,由此大抵可以猜測,王翬應先以淡墨勾草圖,在以深墨確定,還在旌旗邊做了一些標注。

  展覽的這一部分同時展出了“清初四僧”“金陵畫派”“揚州畫派”的作品,其中可以大致勾勒出從文人畫、“南北宗”到世俗化、商業化的演變。

  清 華喦《閑日韶華冊》十二開之一

  筆墨當隨時代,畫作鋪開新生活

  19世紀的上海和廣州因為開埠較早,率先成為了中西文化的交融點,由此出現了“海上畫派”和溶中西技法為一體的“嶺南畫派”。于此同時,偏重傳統的北方產生了“京津畫派”。到了20世紀初,中國藝術家開始赴海外求藝,在傳統中沿襲中融入了西方的技法。到了新中國成立后,藝術家們受時代的感召,紛紛以社會建設和新生活等為題材進行創作,將滿腔熱忱融入筆墨,歌頌新時代。其中“新金陵畫派”的變化尤為明顯。

  關山月《敦煌寫生》之一

  “新金陵畫派”的代表人物傅抱石、錢松喦、亞明、宋文治、魏紫熙的作品展覽中均有呈現,不同與其他畫家,他們的作品在講述近代中西繪畫融合的“縱覽寰宇匯百川“和新中國成立后表達新時代的“一筆染就萬山紅”呈現出不同面貌。

  傅抱石,《風雨歸舟》,1944

  曾留學日本的傅抱石,1944年的作品《風雨歸舟》以其擅長的山水畫筆墨和用水技法表達風雨的狀態,到了1962年他與亞明(1939年參加新四軍,194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主張“中國畫有規律無定法”)合作的《攀登》就是一派新生活的場面,除了勞動人民外,畫面遠處的樓房和近處的彩虹無不體現出對祖國的未來充滿希望。

  傅抱石、亞明,《攀登》,1962

  在“新金陵畫派”中,錢松嵒的變化最為顯著,他早年在父親的私塾就讀,對書法、繪畫逐漸產生了興趣,打下國學方面的基礎,并學習國畫傳統技法。在無錫江蘇省立高等第三師范學校學習期間,他受教于書畫家胡汀鷺,主要研習沈周、唐寅、石濤等人的畫法,還學習透視、色彩、解剖、光影等西畫技法。這在新學與舊學交織的年代讓錢松喦形成了自己的繪畫特征。

  錢松嵒,《治經圖》,1947

  1947年錢松嵒所作的《治經圖》還融合有唐寅、華嵒的風格,但到了新中國成立后,他的《天安門頌》《萬里長城》,則是另一個風貌。

  錢松嵒,《天安門頌》

  可見,當時熱火朝天生活的藝術樣式漸漸成為主流。畫家們開始在傳統筆墨中融入新的風格。“藝術需要現實主義,閑情逸致的山水畫,盡管它在歷史上有極高的成就,但它不可能對人民起教育作用,并也無其他積極作用”,這種觀念的倡導下,畫家們走在了以反映現實生活為主的道路上,繪畫題材從江南轉向了塞北,由太湖擴大到了大江南北的祖國山河。在筆墨中江南的細膩和筆墨的精致又揉進了北地的雄渾。電線桿、煙囪、公路、水庫、廠礦等許多過去被認為不入畫的內容,成為了能夠見證時代發展的表現。也解答了“山水畫怎樣反映時代精神”。

  宋文治 《萬山紅遍》

  除了“新金陵畫派”外,賴少其、應野平、石魯、費新我、葉淺予等的作品都揭示了“筆墨當隨時代”。

  李可染,《桂林山水》,1959

  “中華頌”是蘇寧藝術館的第二個大展,也是蘇寧藝術館開館大展“博古觀今 翰墨承緒”的延續,兩個展覽都是通過館藏作品系統梳理中國古代繪畫史,傳播古代、近現代優秀的水墨文化,在“中華頌”展覽舉辦的同期,蘇寧藝術館還將于11月舉辦《水問——當代水墨藝術大展》,以館藏陳容《戲珠龍圖》為對話對象,展示當下水墨語言發展的現狀。

  展覽現場

  出席開幕式的嘉賓

  “中華頌——館藏歷代名家書畫展”將持續至2020年3月底。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