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網拍十月大拍:墨海會石友 硯山寫俠塵

2019年10月14日 10:05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西泠網拍十月大拍10月18日全面上線   [藝是網拍]APP與藝是官網   同步競買西泠網拍十月大拍10月18日全面上線   [藝是網拍]APP與藝是官網   同步競買

  古人將“筆、墨、紙、硯”喻為文房四友,又唱“水重山復客到稀,文房四士獨相依”——即使是柳暗花不見,還有這四個友人相伴,讓陋室文房無有寂寞,可見其對文人墨客的重要。

  這文房四士中,又得硯居之首,所謂筆硯精良,人生一樂。唐庚在《硯銘》中寫道:“筆之用以月計,墨之用以歲計,硯之用以世計。”

  硯臺,是調和水與墨的所在。硯,研也,研墨使濡也。然而至明清之時,硯臺的審美功能逐漸超越了其實用功能,成為文房藝術品。文人騷客于方硯上雕刻以文飾,以器載道,鐫刻言志或相贈友人蔚然成風。一方好硯,可與終身俱者,更可以相傳世代。

  · 竹石齋和大石齋 ·

  畫家唐云與竹刻家徐孝穆是知交摯友。

  唐云有個別號,叫“大石居士”,因而家里的畫室也自然名為“大石齋”。徐孝穆因喜愛竹刻治印,將自己的寓所稱為“竹石齋”。

  一個大石,一個竹石,二人相差六歲。唐云常“倚老賣老”,直呼孝穆其名,而徐孝穆則回之以“老唐”,頗為頑趣。因著這奇妙的緣分,大石齋和竹石齋成了兩人經常一起把酒談天,切磋藝術的地方。

  魏晉南北朝時有王子猷雪夜憶戴安道,夜乘小船就之,乘興而行,興盡而返,至其門前不入。近代也有唐云冒雨訪孝穆不遇而去之典故。

  一天下午,唐云獨自一人冒雨來到徐孝穆家,不巧適逢徐孝穆外出。徐孝穆的夫人王珠璉便招呼唐老邊吃茶邊等等徐孝穆。唐云同徐夫人談天之際,一一把玩起茶桌上孝穆刻的作品,忽見一件自己作畫、孝穆鐫刻的臂擱,一時玩心便起。

  他信手拿起一支毛筆,蘸上硯臺里磨好的墨汁,在臂擱背面的竹黃上,信手畫了一副山水,并書“冒雨訪孝穆不遇作此而去”。徐孝穆回來后,見臂擱上的山水畫,就默契地將它刻了下來。

  徐孝穆的“竹石齋”里,凡是適合雕刻的,幾乎都被他刻了個遍,硯臺、茶壺、臂擱、筆筒等等,有趣的是,這其中大部分落款都是“唐云畫孝穆刻”。

  “大石齋”里也是如此。都知唐云善字畫,他亦愛硯,收藏了許多好硯臺。欣賞名硯之余,喜將字畫繪于其上。因此大石齋里也常常能見到一人畫、一人刻的作品。

  唐云贊“孝穆使刀如作畫”,而孝穆回之“老藥拈筆若催生”。

  國畫大家以柔軟的筆鋒表達水墨變幻中的寫意,而徐孝穆手中的鋼刀,就如同唐云潑墨揮毫的毛筆,意到筆到神到,功夫畢現刀刃之間,將宣紙上的水墨寫意凝固在硯、石、竹上。

  君子之交淡而綿長,留后人從他們一同留下的墨寶、刀筆間,一窺當時的恬淡溫馨了。

  · 傅以禮與傅栻 ·

  漢高祖劉邦“漢并天下”后,漢家宮闕,規模浩瀚,土木之工,極盡奢華。漢代的建筑藝術甚為華麗富貴,瓦當的制作也隨之被推向極致。正因如此,漢瓦也成為古瓦之代表。

  早在唐宋時期就有文人雅士以古代磚瓦磨作硯者,及至清代竟成風尚,以至古磚瓦硯成為硯林大雅。

  而傅以禮父子之所藏更為浙中一流。

  傅以禮,字節子;傅栻,字子式,二人實為父子。但韓天衡的《歷代印學論文選》稱:“傅栻字子式、以禮,號節子,栻子,大興(今北京)人。”致使許多人將其誤認為同一人,實乃大誤!

  傅以禮出生于一個“累世宦仕”的縉紳之家,幾代書香門第,積下的藏書頗多。而傅以禮雖然仕途不順,屢試不第,但他一生以讀書、藏書自娛,深受家風所影響。

  關于傅以禮與其子傅栻的史料甚少,僅能從《紹興縣志資料》里得見一二:“傅以禮性好聚書,并嗜金石,收藏之富,幾與孫氏平津館相埒。”傅栻則更青出于藍。

  據《有萬熹齋集印跋》載:“傅君子式,英年媚學,癖嗜金石,尤好集印。所拓邊款絕精,可謂獨出冠時……子式以名父子之超然崛起,益喜同志之有人焉。”足可見傅栻在治印上的天賦。

  然而,傅以禮的大量藏品于戰亂中散失,在他歿后,傅栻繼承父親的所有藏品。但人事無常,傅栻早亡,又無子女,這些他們父子二人曾珍之重之的金石印硯便埋沒于冷清,直至他們的后人將其重現。

  父子二人曾經的志趣相投、難言的默契和深厚的情感,我們已經不能在史料里尋見了,但卻于一方“子書,父銘”的漢瓦硯上,清晰可見。

  西泠網拍 · 藝是 十月大拍

  [文房四寶專場]

  敬請期待

  ◥ 唐云畫、徐孝穆刻、曹漫之藏松月端硯

  17×11.7×1.9cm

  銘文:1。 東方欲曉,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風景這邊獨好。會昌城外高峰,顛連直接東溟,戰士指看南粵,更加郁郁蔥蔥。漫之屬,孝穆刻,大石書。2。大石畫,孝穆刊,一九六六年一月廿二日。

  說明:此硯集名家之作,意義不凡。硯緣寥寥數筆將蒼松虬枝勾勒盡顯,墨池制為正圓,構成一幅松月畫作,頗具匠心。硯底有徐孝穆刻毛主席詞,筆力遒勁,刀法霸道,極見功力。實為難得的一方硯臺,值得藏家珍之寶之。配紅木硯盒。

  銘者簡介:1。 唐云(1910~1993),字俠塵,別號東原、藥塵、藥城、藥翁、老藥、大石、大石居士、大石翁。生前曾任上海中國畫院院長、名譽院長。為海上花鳥畫“四大名旦”之一。

  2。 徐孝穆(1916~ ),別名文熙,江蘇吳江人。早年畢業于上海新華藝專,擅篆刻、繪畫,尤精刻竹、硯、紫砂茶壺。上海博物館保管部主任、上海市文管會編纂。

  藏家簡介:曹漫之,字符鵬,山東膠東(今平度市)人。上海市第一任民政局局長,華東局副秘書長,上海政法學院副院長,上海市法學會會長。志勇同志系曹漫之夫人。

  ◥ 清 · 傅栻書、傅節子銘漢瓦當硯

  18×9.5×2.5cm

  銘文:瓦延年,研永年,過半矣,毋求全。

  款識:1。辛巳夏日華延年室銘。鈐印:節子。2。男栻謹書。鈐印:傅栻之印。

  說明:原配紅木硯盒。

  銘者簡介:1。傅以禮(1827~1898),字節子,一字戊臣,號小石,別署節庵學人,藏書處名“長恩閣”,浙江會稽人,大興籍。歷縣丞,拔道員,署福州府事,加鹽運使銜。博學多識,兼嗜藏書,尤嗜金石。編有《長恩閣書目》,撰有《華延年室題跋》等。

  2。傅栻(1850~1903),字子式,號戌牧,直隸大興人,祖籍浙江紹興。晚清著名金石家傅以禮之子。輯有《二金蝶堂印譜》四冊、《西泠六家印存》、《華延年室集印》等。

  ◥ 清 · 南阜山人款嶗山綠賞石

  長23cm 寬13.5cm 厚4.2cm

  銘文:南阜山人高氏珍玩,子孫永用之。芳。

  銘者簡介:高鳳翰(1683~1749),字西園,號南村、南阜、云阜、石道人等,山東膠州人。曾官安徽歙縣知縣,泰州巡鹽分司。擅詩文、書法、繪畫、篆刻。五十五歲時因右臂病廢,書法篆刻乃以左手為之,毅力驚人。愛硯成癖,藏硯多至千余方,為“揚州八怪”之一。

  ◥ 清 · 仿方于魯鳳九雛墨

  直徑9.5cm,重約138g

  說明:墨呈圓形,體扁,一面飾鳳挾九雛紋樣,另一面有楷書“鳳九雛”字樣。鳳九雛墨是明方于魯所創制的禮品墨。鳳九雛是傳統的吉祥題材,有賀人多子多福之意。此墨系清中期左右仿方于魯墨式,與方氏墨不同處在于僅題銘漱金,紋飾未有金飾。此墨雖非方氏正品,但品相基本完好,模刻精細,漱金璨然,帶原裝舊錦盒,亦為難得之品。

  ◥ 清中期·白玉硯臺及筆架一組兩件

  硯:9.4×6.5×0.7cm;

  筆架:長10cm,寬1.7cm,高1.3cm

  說明:硯及筆架均為和田白玉制成,質地純凈,硯小巧可愛,筆架側面淺雕夔龍紋,雕工精湛,具備典型的乾隆時期風格,堪稱文房之雅器。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徐孝穆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