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情消世事:五彩花觚所展現的明晚期花藝

2019年11月13日 09:51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Lot 882 明萬歷 五彩花卉紋大花觚

  款識:“大明萬歷年制” 六字楷書橫款

  54.6 cm。 High

  明代文人賞玩之風熾盛,多藝花愛木,并將這種與自然共生的文人閑雅之情融入到日常生活之中,以求內心快樂。萬歷時期花藝家袁宏道在《瓶史》序中言:“夫幽人韻士,屏絕聲色,其嗜好不得不鐘于山水花竹……僅有載花蒔竹一事,可以自樂。”文征明之曾孫文震亨在《長物志》中謂:“弄花一歲看花十日,故幃箔映蔽,鈴索護持,非徒富貴容也。”花木不僅可觀可賞,更能動人情思,消除世事煩惱,文人通過藝花、賞花、畫花、從而達到悅目娛心、怡情適志的境界。

  故宮博物院“萬紫千紅”特展所展出的袁宏道《瓶史》

  同時,由于民間花卉栽培得到空前發展,加之文人思想解放,復古氣息彌漫,至明晚期花藝已相當成熟,不僅流行庭院種植花草,亦遵循移花入室的理念,插作各類盤花、瓶花、籃花等。萬歷時期屠本畯、高濂、張謙德、袁宏道等均有花藝論著流傳于世,尤其袁宏道的《瓶史》為后世奉為圭臬。

  拍品局部圖

  是次瓷器工藝品專場編號882拍品五彩大花觚所繪竹籃和大碗中的花作,正是萬歷時期文人移花入室的風尚體現,而下腹部的洞石花卉,則是庭院種花的場景再現,這種室內與室外的不同形式,為研究明代花藝提供重要的實例依據。

  拍品局部圖

  花觚體量較大,胎體厚重,通體描繪五彩紋飾,口沿飾卷草紋,頸部繪蕉葉紋和纏枝花卉紋,并以凸起的粗弦紋相隔,腹部大碗和竹籃內裝滿鮮花、瑞果共四組,下腹部洞石花卉圖,蜂蝶縈繞,脛部飾落花流水紋,全器色彩鮮艷,代表萬歷五彩器的最高水平。其紋飾獨特,相同品種見于日本山中商會、松岡美術館著錄,另外法國吉美博物館藏有清華品種一件,存世不多,尺寸各有差異,較為珍貴。

  日本松岡美術館藏萬歷五彩花籠紋瓶

  拍品腹部繪大碗、竹籃之內鮮花盛開、瑞果充盈,為萬歷一朝獨有的瓷器紋飾,常見繪于盤心、碗壁,如上海博物館藏有一件萬歷五彩花果文盤,描繪青花纏枝蓮大碗中百花盛開,百果充盈的場景,為此類紋飾之代表。而下腹部繪洞石花卉圖,展現庭院小景,兩種紋飾并置,為明代晚期室內與庭院花藝之實景再現。

  上海博物館藏萬歷五彩花果紋盤

  插花自宋代受文人重視,與點茶、焚香、掛畫并稱文人“四般閑事”,籃花于宋代即十分流行,尤其花果充盈之狀,象征吉祥圓滿,生機勃勃,最受歡迎,宋代李嵩所繪的籃花圖可窺花型之美。

  故宮博物院藏宋李嵩繪《籃花圖》,插作夏季花卉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宋李嵩繪《籃花圖》,插作冬春之際花卉

  插花與庭院花卉并置的情景,并不常見于瓷器裝飾,但明代繪畫題材卻偶有所見,明唐寅繪《仿唐人仕女》描繪唐代名妓李端端訪揚州崔涯求詩之畫面,李端端手持牡丹待插入瓶中,庭前洞石旁牡丹嬌艷盛放,雖寫唐代典故,但應為明代生活之寫照。

  明唐寅《仿唐人仕女》

  預展時間

  瓷器工藝品 11月13日至15日 上午9:00至晚6:00

  拍賣時間

  瓷器工藝品 11月16日 晚上7:30

  地點

  北京昆侖飯店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文人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