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鴻學術熱度點燃市場 市場高價可以預期

2019年09月10日 07:09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美術報 作者:牟建平

  學術熱度點燃市場

  市場高價可以預期

  這兩年,無論是在學術還是市場,對于徐悲鴻都是有熱度的。2018年1月25日,中國美術館《民族與時代——徐悲鴻主題創作大展》,2月份北京畫院的《白石妙墨,傾膽徐君——徐悲鴻眼中的齊白石》專題展,3月22日,中央美院《悲鴻生命:徐悲鴻藝術大展》,包括目前正在湖南省博物館剛剛開展的《徐悲鴻與周令釗、戴澤藝術成就展》,無疑都把徐悲鴻的學術研究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度。幾個展覽側重點不同,但向我們展示了一個全面的徐悲鴻,一個畫家徐悲鴻,一個教育家徐悲鴻,一個收藏家徐悲鴻。近些年來,國內如此大規模地集中展示徐悲鴻的作品,尚屬首次。

  學術的熱度自然會向市場轉變,而國內的拍場從來是緊跟學術的。所以,相信徐悲鴻的畫作會成為市場的一大熱點,成為藏家追捧的對象。

  
徐悲鴻 群奔 95×181cm 1942年 徐悲鴻紀念館藏

  曾經火爆創億元天價

  近年行情缺少亮點,受贗品泛濫拖累

  環顧徐悲鴻近年在拍場的市場表現,可以說總體比較穩定,價格上沒有大起大落。這幾年雖然稍顯平淡,這跟徐悲鴻的精品力作在市場數量稀少有關。早在2010年,北京瀚海秋拍《巴人汲水圖》就拍出1.71億元的高價,2011年北京保利秋拍《九州無事樂耕耘》更以2.668億元再創近現代書畫成交天價。在當時來說,徐悲鴻遠比齊白石和張大千要火爆得多。

  但是隨后的幾年,徐悲鴻的市場表現就平淡了許多,缺少亮點。盡管也陸續出現了一些上千萬級別的拍品,如2015年保利秋拍《落花人獨立》(3047.5萬元),2015保利春拍《四鵝圖》(2300萬元),2015保利春拍《醒獅圖》(1782.5萬元),2015中國嘉德春拍《紫蘭》(1380萬元),2016年《柳蔭三駿》(2875萬元),2017年北京保利春拍《四吉圖》(2875萬元),2017年中國嘉德春拍《喜氣》(1782.5萬元),2017年保利秋拍《奔馬》(2875萬元)等。但跟后來的齊白石《山水十二屏》(9.31億元),黃賓虹的《黃山湯口》(3.45億元),傅抱石《云中君和大司命》(2.3億元),潘天壽的《鷹石山花圖》(2.79億元)相比,還是顯得遜色不少。

  當前徐悲鴻市場價格低迷,2019年春拍中徐悲鴻超過500萬元的拍品不足10件,超過1000萬元的只有《雄獅》(2012萬元)和《扶馀國主》(2242.5萬元)兩件。究其原因,既有精品力作鮮有露面的原因,也跟造假泛濫脫不了干系。一方面徐悲鴻的真跡在拍場出現不多,更不要說精品力作了。同時大量的贗品充斥拍場,也令藏家卻步,對徐悲鴻的市場行情造成了一定的沖擊。

  由于戰爭的原因,徐悲鴻的油畫本身就遺存很少,近年拍場上也時有油畫上拍,價格也不低。如早在2006年北京瀚海春拍上油畫《愚公移山》就拍出了3300萬元的高價,隨后2011年中國嘉德秋拍的《珍妮小姐像》(5750萬元),2013年香港佳士得春拍《奴隸與獅》(5388萬港幣)。

  徐悲鴻的書法近年也屢有上拍,并誕生高價。如2016年中國嘉德春拍《楷書廿一言聯》曾拍出414萬元的高價,2016年北京保利《行書四言聯》184萬元成交,2017年匡時國際春拍《行書五言聯》253萬元。徐悲鴻的素描也不時上拍,2016年嘉德春拍一件素描《悠悠提琴聲》以57.5萬元拍出。

  走獸禽鳥動物畫價位較低

  未來有機會補漲

  從市場行情看,徐悲鴻拍出高價的還是人物畫,過億的《巴人汲水圖》和《九州無事樂耕耘》都是,這兩件尺幅都較大。其次是油畫,如《愚公移山》《珍妮小姐像》,他擅長的國畫反倒價格都不太高,他的駿馬圖一直沒有單幅上億元的,動物畫多在5000萬元以下。2018年北京保利春拍的《天馬六駿》以8970萬元成交,將有望帶動徐悲鴻動物畫整體價格走高。

  當然徐悲鴻畫的馬最出色,符號性強,是他的招牌畫。在徐悲鴻以前,中國畫歷史上畫馬都是以工筆畫為多,如唐代韓干、北宋李公麟、元代趙孟頫等,基本都以線描、白描表現為主,以大寫意畫馬始自徐悲鴻。

  大寫意畫馬對書法的要求極高,沒有高深的書法功力和技巧是根本無法駕馭筆墨的,而這恰恰也是徐悲鴻大寫意畫馬的最高深莫測之處,也是最難于造假的地方。徐悲鴻不僅是一個杰出的畫家,同時也是一位書法家,他在青年時期拜康有為為師,遍臨歷代名跡,特別是魏碑和隸書,下功夫最多。這兩種書體對他后來的大寫意畫馬發揮了很大的功效,他的用筆力大氣沉,從不輕浮,他畫馬的輪廓用線遒勁而肯定,畫馬的頸鬃和馬尾,飄逸而靈動,酣暢淋漓,一氣呵成,這都得益于書法功力的高深。

  徐悲鴻畫馬有幾大突出的特點。首先是強調骨骼,有骨有肉,沒有骨感的肯定不是徐悲鴻的真跡。徐悲鴻在法國求學時經常去馬場寫生,對馬的解剖研究極深。他在早年寫給劉勃舒的信中曾寫道:“學畫最好以造化為師,故寫馬必以馬為師,我愛畫動物,皆對實物用過極長時間的功,即以馬論,速寫稿不下千幅。”徐悲鴻畫的馬,在馬的軀干和頭部都可以看到明顯的骨骼結構,馬腿的關節細節都刻畫得十分清晰到位。唐韓干和北宋李公麟都是畫馬名家,但在骨骼的描繪上遠遠無法與徐悲鴻相比。將解剖運用到畫馬上是徐悲鴻的一大創造。

  其次,徐悲鴻畫馬追求明暗和體積感,強調焦點透視和高光處理。為了表現馬的肌肉,徐悲鴻將西畫的光影畫法應用到畫馬上,馬的臀部和背部常留有大面積的白,通過明暗來表現馬的雄健的肌肉,體積感十足,腿部和馬頭也都有高光留白處理。這樣處理,馬的畫法不再是平面的,而是立體的。徐悲鴻畫馬講究透視,此前歷史上畫馬平面的較多,從左到右;而徐悲鴻畫馬各種角度都有,常有背身馬,馬頭向里,馬臀在后,背向觀者,這就需要畫出透視的效果,他的《哀鳴思戰斗》,正是這樣的構圖。他畫的奔馬,感覺要從畫里向畫外奔出,這樣的畫法,歷史上更是少見。

  目前,徐悲鴻最擅長的動物畫行情存在明顯低估,未來有望出現一波補漲行情。他畫的駿馬、雄獅、飛鷹、貓、雞、鶴、喜鵲等,只要是真跡,未來都會出現一定上漲。筆者以為,徐悲鴻除了駿馬畫得好,他畫的獅子也相當出色,近代畫獅子徐悲鴻也是第一人。他畫的《會師東京》《側目》不僅寓意深刻,刻畫也十分逼真,只有大量寫生才具備這種功力。他畫的貓也很傳神,動態都非常可愛。徐悲鴻畫鷹也跟他人迥異,他畫飛鷹,空中展翅飛翔的鷹,與李苦禪畫鷹完全不同。

  徐悲鴻市場造假依舊泛濫

  未來真偽鑒定成難題

  這些年,冒充徐悲鴻的各類拍品在拍場一直就沒有停止過,可以說是近現代大師被造假最嚴重的大師之一。他的各類作品包括國畫、油畫、水彩、書法、素描、信札都有人造假,當然國畫是最泛濫的一個品種。

  筆者多年關注徐悲鴻拍賣市場,就目前看,贗品大多集中在動物畫一類中,數駿馬畫的比例最多,各種姿勢的假畫都有,奔馬、立馬、飲水馬、回頭馬、群馬等都被仿冒造假。徐悲鴻畫馬其實是很難仿造的,他的馬既有西方的結構、體積與明暗,又不失中國畫高超的筆墨技巧,馬鬃與馬尾畫得很靈動,但是靈動中又不乏遒勁與力量,這一點,沒有很深的筆墨功力與書法造詣,是很難造假的。

  近年拍場中的徐悲鴻贗品除了駿馬圖外,《雄獅》《喜上眉梢(喜鵲)》《竹林雙雞》《鷹擊長空》《貓》應有盡有。人物畫贗品也不少,《落花人獨立》《觀音》《鐘馗》,有的還以千萬元高價成交。

  目前拍場徐悲鴻造假主要有幾種手段伎倆:一個是原樣克隆,完全抄襲館藏真跡,這類的贗品最多;第二種是“東拼西湊”,把兩幅畫的內容拼湊在一起,此種假畫也不少;第三種是生造杜撰,四不像,這類贗品也逐漸增多。不少贗品都有名家的護航,對這類假畫不可不防。

  筆者以為,未來徐悲鴻作品的鑒定恐怕將成為一大難題。原來還有大師家人廖靜文與徐慶平從事一些鑒定工作,但面對大量的各種層出不窮的贗品恐怕也難以招架。在經歷大師家屬二代以后,未來徐悲鴻作品的鑒定無疑將比較混亂,究竟是家屬鑒定還是專家鑒定,誰是真正的權威,哪些是鑒定徐悲鴻作品的機構,買家會比較迷茫。

  (作者為藝術市場評論家)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徐悲鴻藝術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