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迎歲而發花:藝術家梅一藝術隨筆

2019年12月20日 17:45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年末了,天暗的總是很早,周日,街上滿是圣誕節的洋氣和迎接元旦的喜氣。我出了工作室,沿著西岸去了一些美術館轉了轉。上個世紀初,西方的工業革命使藝術家產生了巨大的變化,重塑了自己和城市的美學形象。二十一世紀的東方也迎來了第三次工業革命,也產生了巨大的變化,東方會創造性的重塑了自己和城市的美學形象嗎?還只是僅僅作為西方的學生進行高仿而已?看德庫寧的原作大畫確實很爽,如果家里比較大,掛在家里面確實挺帶勁的。德庫寧相比波洛克來說,德庫寧的動作更大些,感覺更好。他們都屬于自帶極端自由主義屬性的人。德庫寧的構圖、色彩更可以用詩性這樣的大詞來形容。大藝術家都在從哲學、傳統以及自己的內心、天賦來思考和判斷取舍自己的創作。

  世間有蕙路芳草也有寒翠霜樹,藝術也許需要刻意的同時更需要變化。我很喜歡東方水墨所表現出的肌理和表情,那種表面隨意不失內心嚴謹,陽光燁麗春風艷陽的后面是簡白枯冷和靜寂的落寞。那種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的灑脫。

  作品:《春草》50cm×300cm

  作品:《春花》50cm×300cm

  作品:《春信》50cm×300cm

  作品:《寒翠》50cm×300cm

  中國繪畫有沒有趙佶、倪贊,品質會變得很不一樣,有沒有蘇東坡、牧溪、趙孟頫、朱耷,藝術天賦的含量也會不一樣。但是很少有文人畫家去尋找新風格新氣象的水墨美學作品。西方繪畫沒有古希臘、古羅馬,沒有巴洛克、洛可可就不會有分離派、新藝術運動,其美學天賦實質是一脈相承。充滿自由主義精神,大波浪,流動的線條,從植物里生長出來的一種裝飾生命力,但是他們很少有畫家去尋找獨立優雅的文人風姿。

  作品:《春江弄晴》110cm×70cm

  作品:《夏杪步晚》110cm×70cm

  據說墨子是一個自由主義倡導者,“官無常貴,而民無終賤”“兼以易別”“選擇天下之賢可者”。但是歷史最終還是選擇了儒家孔孟。據說二戰時期,猶太人把牛奶倒了也不給窮人喝,因此而害了自己。“因為他們太沒有感情了,自私自利,眼里只有利益。”也不知道這些是真是假。我們多年來一直在學習西方,個人覺得代價之一就是因此許多人失去了自己,失去了獨立精神,許多人無法即時開啟自我轉向模式。追求自由主義在西方文化下是絕對政治正確,而在東方大一統國家里,他們由此而忘記了公共社會生活集體協作的基本常識,變得不懂事。

  作品:《風水秋溟》110cm×70cm

  作品:《天秋影清》110cm×70cm

  有國才有家,有家才有國,其實沒有對錯。一個國家的快速發展主要看組織和動員能力,而專權國家顯然優勢明顯,如果遇到了好的領導者國家會很快成長,但是如果情況不對,則重裝系統就會變得很難很難。有利有弊。民主不能被民粹綁架,自由更不是一種烏合之眾的情緒,藝術作品不應該成為一種沒有節制非理性的精神迷失分泌物、放縱與發泄的無聊結果。當然也不能是沒有個性的魅力,沒有感人的故事,沒有才華的光芒,只有聽話的乖孩子在做的一些不走心卻分數不錯的作業而已。

  統一或分治猶如圍城,群體的極限有時也確實需要顧及人性的底線。有時相互批評會使公德的生長,文明的進步。從時間、宗教的角度看,人不過是虛無,從自然、生物的角度看,人不過是進化鏈上微不足道的一個點,從歷史、社會的角度來說,人不過是一個個瞬間,從大宇宙的角度來說,人也許可以忽略不計。其實不同的人適合不同的環境以及生活方式,沒有絕對的完美正確。重要的是“勢”在必行,否則就是混亂、戰爭的結果。東方人善良溫順,西方人個性十足,不一樣的。都有陽光的一面和陰暗的一面。我每次打貨車、做工程都會和司機、民工聊天,他們的觀點完全不同于一些公知思想,我非官非吏但我常常看著他們感動流淚。多么勤勞多么溫順的人呀!最近英超穆里尼奧(教練)說孫興慜,大意是“東亞人好帶是因為歷史文化的原因”。在美國,我常看見一些白人老農民在快餐廳里用餐,坐在餐桌前的氣質好像都有一種神圣不可犯侵的架勢,再去唐人街看看,小廣場上都隨意坐著是一些下棋、打牌、溜鳥的東方人,不一樣的。各有各的傳統和文化就像是“熊貓和海鷹”,若干年后如何?取決于東方新文化的再生創造力,也許會引領人類進入一個超級文明發展的時代。世界上有成功的人就會有失敗的人,我在舊金山灣區曾看到一對長相非常好的白人老夫妻,寒風凜冽中流浪,睡在路邊,我想不明白,心里很是難過。人類太復雜,重要的也許首先是生存有個家有日子過才是。

  作品:《芙蕖春煙》110cm×70cm

  作品:《鴛鴦戲水》200cm×160cm

  競技場上的輸贏通常就是一個人的膽識較量后的結果,許多人時運不濟或在懶惰軟弱的壓迫下悲劇了。八識心田、佛性如來,我常常在想,亙古時空人又終究歸于寂寥又何必苦苦相爭呢。可回頭再想想,“弱肉強食,物競天擇”的Rules of the game(游戲規則),幾千年過去了,這世界有變過嗎?也許“世界快死了,我們還沒有注意到”(奧爾加·托卡爾丘克)。樹先春而動色,草迎歲而發花。2020年新年就要到了。祈禱祖國永遠吉祥!人類和平!

  寂靜濃到如酒,令人微醺。(魯迅《三閑集·怎么寫》)

  2019.12.16

  梅一

  1962年出生江蘇。本名:張梅夜

  1985年先后就讀南京藝術學院美術系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班

  1989年先后任教揚州大學 南京藝術學院

  1995年始分別在北京當代美術館,國貿藝廊,廣州、北京藝博會,上海萬麗大酒店,上海展覽館09當代國際藝術展覽會等地舉辦個人畫展。

  2002-2012年簽約意大利fuxin畫廊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梅一藝術家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