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爾萬原作中國首展 然而藝術家本人并不同意

2019年12月03日 09:44 北京日報客戶端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作者:王廣燕

  今年3月,因被爆出遭到藝術家葉永青抄襲數十年,比利時藝術家克里斯蒂安·西爾萬走進了中國大眾的視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位被抄襲的苦主尚未維權成功,又遇上了糟心事兒:近日,“西爾萬原作中國首展”先是在上海展出,又于11月29日來到了北京,接下來還會在全國巡展,但西爾萬本人并沒有出現在展覽現場——因為他并未同意此次展覽。

  
西爾萬原作中國首展在北京國貿建投書局展出

  據此前媒體的報道,由建投書局、比利時雄獅畫廊、左右美術館主辦的“西爾萬原作中國首展”,共展出16幅西爾萬的原作。策展人左右美術館館長張潔華表示,20多年前,比利時雄獅畫廊主喬斯發現西爾萬的創作才華,成為西爾萬20多年的獨家代理。此次展出的16幅作品,目前由左右美術館及其藏家委員會收藏。據比利時雄獅畫廊主喬斯的說法,抄襲事件后,很多中國人來到雄獅畫廊,欣賞、購買西爾萬的畫。“這是一個機會。西爾萬當然有可能在一段時間后被中國藝術愛好者認識,抄襲事件讓他有機會提前進入中國。”

  一邊是心急開拓市場的畫廊,一邊是進行法律訴訟、無心辦展覽的西爾萬本人,雙方在此次展覽上未能達成共識。自媒體賬號“抄襲的藝術”曾發布西爾萬的聲明,西爾萬表示:“策展方的確在數月前與我和基金會聯系過,給我們看過展覽方案,出于對我的作品整體面貌的負責和專業展覽的角度,當時我們沒有同意。我對展覽地點、作品選擇和呈現方式表示遺憾。”

  那么,藝術家本人并未許可的展覽,展方有無權利舉行?對此,中國美術館副研究館員魏祥奇認為:“代理畫廊有代理協議,展覽是雄獅畫廊進行市場銷售行為的環節之一;收藏機構擁有作品物權,拿出來展示,是不需要藝術家本人授權的。我覺得這個展覽是沒有問題的。當然最好的情況是和藝術家充分溝通,這樣展覽可以更好。”

  “雄獅畫廊在這個展覽前就已不再是西爾萬的代理畫廊了,西爾萬已簽了別的畫廊。”上海明圓美術館副館長陳君達介紹,這批展出作品是左右美術館從雄獅畫廊處購買,買家盡管買下了作品,但作品的部分權利仍然屬藝術家所有,因此,舉辦展覽最好應該提前告知藝術家。

  中央民族大學法學院博士后邱治淼分析,我國著作權法規定“美術等作品原件所有權的轉移,不視為作品著作權的轉移,但美術作品原件的展覽權由原件所有人享有”,西爾萬部分作品國內首展是原作所有權人行使法定展覽權的行為,根據中國著作權法第十條和第十八條的相關規定,本次展覽行為并不構成侵犯作者西爾萬的著作權。

  由此看來,展方舉辦展覽的行為是合法的。邱治淼補充道,原件所有人行使物權應以不損害該作品著作權人的合法權利為前提。“如果西爾萬在出售原作時對作品行使展覽權予以了某種權利保留式的特別約定,則購買人應當遵守該約定。”同時,畫廊或原作所有人在行使著作權法賦予的展覽權的同時,不得侵犯作者的合法權利。

  只是,合法未必合情。展覽各方不顧藝術家本人的反對,僅僅用16幅作品就倉促開啟西爾萬的“中國首展”,恐怕推廣西爾萬藝術作品的效果會大打折扣,也讓人感到對藝術家缺乏足夠的尊重。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