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陸草木之花 為什么傳統畫家們獨愛菖蒲

2019年12月12日 09:12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展覽現場展覽現場

  12月8日,《有美一人——與宋代菖蒲的對話》展在上海視覺藝術學院美術館開幕。一群藝術家以菖蒲為介質,完成一系列獨具個人風格的作品,將宋代文人的古老雅趣進行當代解讀,此次展覽就是以菖蒲為切口,來探討中國當代藝術的精神實質。

  這是上海視覺藝術學院主辦的“傳統文脈當代演繹”系列展覽的首個展覽。

展覽現場展覽現場

  水陸草木之花為什么選擇菖蒲?

  針對唐代以來崇慕繁花富貴的傳統審美觀和價值觀,宋代文人反其道而行之,獨愛菖蒲清幽雅致的況味,將一株沒有花香沒有樹高的賤草,遂成為知識分子高尚的情操寄托和審美象征,成為了文人的高格品味。

  策展人、上海視覺藝術學院客座教授林明杰解釋,宋代文人的這種“叛逆”行為,其實就是那個時代的當代藝術。目前我們中國接觸并效法的所謂“當代藝術”,諸多樣式是在西方這棵大樹上長出的一支分杈——西方藝術在當代叛逆解構的對象,是他們自己的祖宗,而我們跟風著去叛逆、去批判別人的老祖宗,這有多荒唐?“有些中國當代藝術的革新,不是從根里長出來的,是不接地氣的,是在學別人吵架。是時候翻看自己的歷史,探一探自己的根脈,有很多傳統藝術可以變革和演繹。”

  主辦方上海視覺藝術學院美術學院·當代水墨研究院執行院長石墨,長期以來,我們習慣于把當代藝術等同于西方藝術思路,但其實,任何一種新銳藝術的出現,都各有其所源自的文脈。宋代文人的菖蒲審美就是從中國傳統文脈中旁逸斜出,雋永高潔,獨美一方。“探索從中國傳統文脈中萌生的中國當代藝術,并對它們進行當代新解讀,傳統文脈當代演繹是一個值得探索的大課題。”就這一個首個展覽以菖蒲為題,借古代的菖蒲文化探索今天中國當代藝術的前行方向,我們絕不是辦一個工匠型的園藝苗圃展。

展覽現場展覽現場

  借題發揮,中國當代藝術要深耕本土文脈

  本次參展藝術家們以海派藝術家為主,他們深耕于在自己的藝術領域,有一些藝術家以傳統的架上繪畫創作為主。此次以菖蒲為主題創作,他們都將鮮明的個人風格移植進來。宋代文人的古老雅趣,被嫁接到當下情境,有了天馬行空的新理解。

何曦《僵持》何曦《僵持》

  上海中國畫院畫師、藝術家何曦具有深厚的傳統筆墨底蘊,他的繪畫把魚蟲花鳥置放于水缸中,精心構筑出標本化的工筆刻畫,隱喻了當代物種的生存狀態。接到策展人的展題后,他也將一盆菖蒲關在了透明玻璃鋼罩中,試圖用影像記錄不澆水不曬光后一盤植物從生到死的過程。出乎意料的是從今年9月14日直到展覽開幕,這盆菖蒲依然活得堅強,郁郁蔥蔥,擁有飽滿向上的生命力,與藝術家等待死亡的料想僵持住了。于是在二樓展廳的最大一面墻獻給了這件作品《僵持》。

張雷平《誤種》張雷平《誤種》
《聽草》《聽草》

  上海視覺藝術學院教授、藝術家張雷平擅畫梯田,展墻上掛著她著名的梯田水墨畫,展臺上擺放著她手捏的梯田狀陶瓷作品,里面栽種菖蒲。作品名為《誤種》,藝術家解釋為“為了思念,誤將菖蒲當糧種”。她曾去西南的一處梯田采風,那里的人文風物給她留下了深刻印象,所以她這次用泥巴做了很小的梯田雕塑,又在這“田”里種下很小的菖蒲,取名“誤種——誤將菖蒲當糧種”。張雷平另一組作品有個詩意的名字《聽草》,是把菖蒲栽種在海螺和貝殼中。這些來自大海的花器,是藝術家孩時的收藏,它們聽慣大海的濤聲,今時感受澗邊菖蒲的呼吸,《聽草》一名由此而來。

林曦明、龐飛作品《心.物—風雅傳承》林曦明、龐飛作品《心.物—風雅傳承》

  林曦明、龐飛兩位隔代的藝術家合作,作品《心·物—風雅傳承》亦非常吸睛。一組古老的種植修整菖蒲的工具,鐵劑斑駁,它們被裝裱在畫框中在展墻上錯落排開,像當下最流行的文獻展。另外一組朱紅佛像印蛻,一組刻畫了書畫的菖蒲紫砂盆拓片與書法的組合,古風撲面而來。

劉玥《塵世樂園》劉玥《塵世樂園》

  《塵世樂園》是劉玥的裝置作品,一根豎立的黑色鐵路枕木上種著幾縷青翠的菖蒲,桃紅色的熒光圈住這抹綠意。四周圍繞著低矮的銀色“山丘”。荒誕的假山水圍繞著萬丈紅塵,今日這盆妖艷的菖蒲,還是北宋文人案頭的那盆菖蒲嗎?在這個展廳的另一端,白砂石鋪就的枯山水中,孤零零地落著一枚寺院的瓦當,瓦當上長著綠油油的菖蒲。墻上3幅抽象水墨,其實是用檀香焚燒出來的,大熙的裝置《心外無》與劉玥的《塵世樂園》相映成趣。

大熙《心外無》大熙《心外無》

  展覽的尾聲也是高潮,展廳有個很特別的回廊,作者挑選了一個奇怪的空間來演繹他們的菖蒲暢想。藝術家石墨在墻上激情飛舞的墨線與朱剛的戲曲人物速寫相得益彰,就像是京劇舞臺上的西皮流水和鼓點,配合著舞步和水袖,時而低緩,時而激昂,神出鬼沒。作者說:湯顯祖“獨寫菖蒲竹葉杯,蓬城芳草踏初回。”人生如戲,殊不知這場戲未曾有劇本,也無可排練,其結局又將如何?若真像舞臺上出將入相,何不來此走一遭?

  展期到2020年1月8日,展覽免費向公眾開放。

《有美一人》海報《有美一人》海報

  序言

  1000年前,北宋的文人把最低賤的澗邊小草——菖蒲,演化為高尚的情操寄托和審美象征,與當時主流的“富貴”審美分庭抗禮。

  今天的我們,為什么不能將這一古老的雅趣,作一番當代的新解?長期以來,我們習慣于把當代藝術等同于西方的藝術思路和樣式。然而我們卻疏忽了,任何新銳的藝術,縱然是以叛逆的面貌出現,都各有其所源自并反思的文脈。如同宋代文人提倡的清廉雅致的菖蒲審美,也針對著唐宋以來的傳統審美觀和價值觀進行反思和開拓。

  我們可以也必須借鑒,但不可能照搬西方的當代唱本來解決中國的藝術問題。我們要找到自己藝術發展的傳統文脈,并思考其于當下人類環境中的生存和發展問題,進行一番古今博弈,這可能比較近乎“道法自然”。

  探索從自己文脈中萌生的當代藝術,我們將竭誠邀集海內外賢智共同參與。此展,我們以菖蒲這叢小草入手。邀請的藝術家都很精彩,但大多不是習慣概念中的所謂“當代藝術家”。

  須知,風月無今古,情懷自淺深。當不當代的,又豈是“當代”二字可以蓋棺定論?讓我們暫且放下文字的執著,放懷與這些藝術家的暢想同游吧。

  策展人:林明杰

  部分參展作品:

秦嶺《草色》秦嶺《草色》

  秦嶺作品《草色》(琉璃)

  秦嶺將菖蒲融入高溫的玻璃液中,期待能做出特別效果的琉璃作品,但高溫把菖蒲全燒飛了,連灰燼都不見。這組作品與何曦的作品形成了絕妙的反證。真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光焰作品《舟—非舟》光焰作品《舟—非舟》

  光焰作品《舟—非舟》系列(陶瓷裝置)

祁和亮作品《夢江南》祁和亮作品《夢江南》

  祁和亮作品《夢江南》(實物裝置、攝影)

  高原、荒漠,這蒼茫的黑白照片對面,是三堆柴垛,柴垛上各放著一件從上海視覺藝術學院柴窯的瓦礫堆里撿來的碎瓷破瓦。作者說:“在那兒,壓根就沒有人知道,還有菖蒲這玩意兒。”

朱剛、石墨作品《如戲》朱剛、石墨作品《如戲》

  朱剛、石墨作品《如戲》(壁畫、陶瓷、實物裝置、紙本速寫、視頻)(視頻作者:木巾)

  這是展覽的尾聲也是高潮。展廳有個很特別的回廊,作者挑選了這個奇怪的空間來演繹他們的菖蒲暢想。石墨在墻上激情飛舞的墨線,與朱剛的戲曲人物速寫相得益彰,就像是京劇舞臺上的西皮流水和鼓點,配合著舞步和水袖,時而低緩,時而激昂,神出鬼沒。

  作者說:湯顯祖“獨寫菖蒲竹葉杯,蓬城芳草踏初回。”人生如戲,殊不知這場戲未曾有劇本,也無可排練,其結局又將如何?若真像舞臺上出將入相,何不來此走一遭?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