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灼其華| 聚焦近現代寫意花鳥 活化典藏精品

2020年01月17日 11:36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為迎接庚子新春,北京畫院美術館于2020年1月10日至2月10日期間推出“灼灼其華——北京畫院藏寫意花鳥畫精品展”。展覽聚焦近現代寫意花鳥,活化典藏精品,將吳昌碩、齊白石、陳半丁、汪慎生、李苦禪、王雪濤、崔子范等11位名家的近60幅珍品傾囊而出,大可窺探中國近現代寫意花鳥畫的半壁江山。值此新春佳節來臨之際,為京城觀眾打造一片鶯飛燕舞、生意盎然的花鳥世界。

吳昌碩《牡丹石榴》136.5cm×66.5cm 1925年吳昌碩《牡丹石榴》136.5cm×66.5cm 1925年
齊白石《仙鶴》133.5cm×33cm 無年款齊白石《仙鶴》133.5cm×33cm 無年款
陳半丁《珠罍罍》33.5cm×45.5cm 無年款陳半丁《珠罍罍》33.5cm×45.5cm 無年款

  灼灼其華,共賞寫意花鳥繁盛圖景

  “灼灼其華”出自《詩經·周南·桃夭》,意為花之繁盛。展覽以寫意花鳥為脈絡,通過“鐘靈毓秀”、“紅花墨葉”、“竹下清風”三個板塊,講述了20世紀初期北京畫壇寫意花鳥一科的主流之貌;展現了花甲之年毅然變法的齊白石所開創的紅花墨葉大寫意之風;探討了白石門生花團錦簇,大師之下如何再出大師的藝術傳承之路。

  “海派”吳昌碩以篆籀入畫,借金石氣托載墨飽情深,一改清代花鳥大多取法惲壽平沒骨寫生之風。且京派巨擘陳半丁、王夢白皆出自缶老門下。前者坐鎮北方畫壇,是南風北漸的重要推手,后者有逸群之才,與陳半丁、齊白石、邵逸軒同執教于北平藝術專科學校(中央美術學院(微博)前身),桃李滿園。這幾位可謂主導了京城寫意花鳥的藝術風貌。然初來北京的齊白石,本走的是八大冷逸一路,無奈門庭寂寥,決心求變。于是參酌吳昌碩筆意,又融入了自身獨特的天然之趣與人間的煙火氣,因此在那個或恪守傳統,或追慕現代的藝術浪潮中獨樹一幟。而白石門下,有李苦禪以大寫意繪鷹鳥,筆簡意繁,又有王雪濤以小寫意畫鶴雀,形似神俏。正所謂“學我者生,似我者死”,可見中國畫傳承重在學其神髓,而非形貌。

汪慎生 荷花翠鳥 紙本設色 縱68厘米 橫39厘米汪慎生 荷花翠鳥 紙本設色 縱68厘米 橫39厘米

  追根溯源,傳承中國花鳥畫寫意精神

  中國花鳥畫自唐代由工筆趨于寫意,經五代形成野逸與富貴兩派分野。隨著筆墨的發展衍變,寫意花鳥于明清日臻完備,且有了徐渭大潑墨寫意和八大山人簡筆寫意的率意與空靈。待到近代風云變幻下既傳承亦有嬗變,涌現出如吳昌碩、齊白石等個性鮮明獨特的大家。

  在展覽中,我們對中國寫意花鳥畫的發展流變進行了系統梳理,旨在探尋寫意花鳥畫的傳承與革新,弘揚傳統繪畫中所飽含的人文精神和詩性意蘊,試圖對當代畫壇創作提供有益啟示。同時,此次展覽也是繼何鏡涵寫意樓閣、明清寫意人物之后,再一次探索中國畫的寫意精神。力求通過多次展覽與詮釋,將中國畫最本質的精神與內核傳承下去。

王雪濤 《紫藤白鷴》122.5cm×191.5cm 無年款王雪濤 《紫藤白鷴》122.5cm×191.5cm 無年款
王雪濤《詠梅》162.5cm×77.5cm王雪濤《詠梅》162.5cm×77.5cm

  畫院力藏,展示近現代名家巨構

  近年來,隨著北京畫院研究與展覽工作的體系化與深入化,典藏工作也更加注重建構基于畫院學術定位的收藏體系:一方面力主于近現代名家收藏,一方面不斷完善京派畫家的整體面貌。這次,北京畫院梳理典藏精品,以寫意花鳥為題,將眾多壓箱底作品甄選、亮相,一展時代大觀。吳昌碩的《牡丹石榴》,畫風渾厚古拙,以個性筆墨營造色彩詩境;陳半丁的《珠罍罍》,畫面典雅蒼潤,意境疏朗雅逸;齊白石的《仙鶴》,以濃墨渴筆繪鶴身,用一抹朱砂點鶴頂,吉祥喜慶又仙氣十足。李苦禪的《墨筆花鳥》以書風入畫,沉厚遒勁、樸拙陽剛;王雪濤的《紫藤白鷴》抓住白鷴啾鳴瞬間之勢,寫生功夫深厚;崔子范的《朝露》深得白石寫意精髓,在傳統與時代、現實與浪漫、具象與抽象間隨意游走,稚拙天真、渾厚蒼勁……

婁師白《鴨》68.5cm×102cm 1960年婁師白《鴨》68.5cm×102cm 1960年
崔子范《朝露》 68cm×68cm 1995年崔子范《朝露》 68cm×68cm 1995年

  展覽期間,北京畫院美術館還邀請花卉藝術老師為展覽設計專屬插花盆景,裝點勃勃生機。汪洋花海、雀鳴鶴舞,共享“鳥”語“花”香。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