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M畫廊舉辦法國藝術家馬歇爾·雷斯個展

2020年01月23日 14:19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展覽信息: 

  展覽名稱:馬歇爾·雷斯

  展覽時間:2020年1月11日-3月7日

  展覽地點:HdM畫廊北京空間,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路4號798藝術區七星東街

  年輕時的馬歇爾·雷斯

  藍色的檸檬 你向前走 這時古老的天空向你展開。 ——馬歇爾·雷斯(Martial Raysse)

  2020年1月11日-3月7日,HdM畫廊(北京空間)推出法國藝術家馬歇爾·雷斯(Martial Raysse)同名個展,呈現藝術家自上世紀80年代至2019年橫跨30年的20余件紙本作品。

  生于1936年的馬歇爾·雷斯(Martial Raysse)在法國南部海濱小鎮長大。父母是制陶工人,所在的小鎮又住著很多藝術家,雷斯從小生活在濃厚的藝術氛圍之中。他的大學專業是文學,理想成為一名詩人,1954年雷斯進入尼斯文學院修讀文學,1955年發表了第一批詩歌。不久,他苦惱于文字表達的局限,轉而用畫作和裝置進行表達。但文學和詩意貫穿了他一生的藝術創作,融和在了他對色彩的運用當中。

  雷斯最初的作品,充滿了跟時代對話的現代感。他從法國的連鎖超市中取材,將帶有當代消費主義色彩的盤子、洗滌劑、廚房用品等大量日用生活物品運用到裝置中。1961年,他與幾位藝術家一起建立藝術小組“新現實主義”,而后不久又轉向了波普藝術。

  其相關的裝置和拼貼作品中,經常表現帶有個人表達的霓虹燈。如油畫肖像中的女人,要么嘴巴上被霓虹燈管套住,要么臉上出現一個心型霓虹裝置,不僅如此,他還用強烈的色塊來進行情緒表達。這些從60年代開始創作的作品讓雷斯在波普運動的大潮中獲得了難以替代的位置,也讓他的名字在國際上更加家喻戶曉。

  日后,他的作品大量涉及裝置,拼貼,雕塑,戲劇,公共藝術,實驗電影,他在紐約搏得一席之地。波普藝術讓馬歇爾·雷斯為更多人所知,卻并沒有限制他對藝術的探索。他決心回到法國但并非巴黎,他將尋找一塊鄉間土地棲息隱居,他將回到純粹的繪畫中去。

  畫布即是內心的劇場,這些劇場里的人物擺脫了繪畫史或是藝術史所定義的存在。無論是他的大型油畫還是眼前這些小型素描,都使我們超越時間維度去觀看它,他創造人物的面孔,表情,身姿,不斷地深化和豐富它,她(他)們數十年來總是飄浮在他的繪畫當中,如永不落幕的戲劇,戲劇人物輪番登場,演繹喧鬧的世界,一個充滿暴力與動蕩不安以至于產生荒謬感的世界。而在素描這個更為微觀的小劇場中,我們能看到不同于繪畫大師的另一個呈現,他在素描中追求樸拙,同時也在追求卓越,在這樣的圖像中怎樣判斷古典或現代的風格呢,他既然拋棄掉了波普藝術的那套說辭,也就拒絕了一切形式主義的修辭;他既然在這個充滿神話故事的地區安扎下來,早上聽著教堂的鐘聲,夜晚可以坐在樹林的邊緣觀賞晚霞,他可以按心中所愿隨意處理任何事物,重新建立秩序。這些素描更像是一個中世紀隱士的秘密的生活碎片,他利用周圍一切的細小事物,陶土瓦罐,藤葉,公雞,小劍,泳衣——凡是手邊的,目光所及的事物,它們都是重要的道具,發揮著自己的特殊屬性,這個劇場里發生的一切是生動的,有機的,所有不協調的事物都會在這里配搭得和諧,就好像它們在一個神秘的規則里運轉。

  這些小型素描也和他的大尺幅油畫內容相關聯,和那些青銅,鋼鐵,石膏的大小雕塑相關,人物會再次登場,就像在即興的solo過后,她們將去參演更重要的大型戲劇,去作為神話中的一個名角兒或是自得其樂的小角色。這些小人兒的形象常常作為雕塑在他的生活中包圍,在他石頭工作室的墻縫某處,在神龕上,在古老的壁爐邊上,受到小心翼翼的保護,它們和時間完成彼此間的祭祀,經年來它們也變成這個地區神話的一部分,而他就是塑造這個神話的人。

  如果繪畫就是為了喚起那些不在場的事物的在場,馬歇爾 · 雷斯僅僅是這些小型素描就已經做到了,從一張臉,一個身體,一個器物,這些背后你會聯想到一些龐大復雜的事物,去想象一個虛無或實際的世界,那些想象折射的就是個人對世界的看法。觀看繪畫是瞬時的,但之后的聯想是延時的,觀察馬歇爾 · 雷斯如何給他的畫中人皮膚賦以顏色,是動物肉體的質感,還是年久塑像的質感,又是如何給他們的衣物和周邊以色彩,那種絢爛,透著反智。要知道,馬歇爾·雷斯,一個納粹時代的幸存者,和家人深夜翻越阿爾卑斯山逃命的男孩,對世界的絕望,永存心間。所以同樣選擇隱居的藝術史學家約翰·伯格(Jonh Berger)曾怎樣說?他說,創造,不管多么美麗,畢竟始于苦難。

  我們在這些繪畫中的肖像和靜物中總會察覺到一絲隱隱的戲謔,可能是你無法明確判斷這些面孔的 出處,無法歸納這些身姿體態透露出的社會性語言,在這樣的繪畫中,你在時間和歷史上的經驗,會被壓縮和折疊,你不是非得了解16世紀的歐洲藝術史,也不必在當代藝術史中索引圖釋,這些圖像是藝術家對周遭事物的表態,是復雜的凝結,繪畫于他而言,當然無可避免地,是對時代的轉譯和感知,但又不是貼得過近。

  在馬歇爾·雷斯的繪畫歷程中,你能看到的是捍衛的精神,當他時隔近半世紀,在紐約重新舉辦展覽時,他意在捍衛繪畫——使繪畫遠離愚蠢。而這些在遙遠隱居地完成的素描,此次陳列在中國,在北京,面對中國觀眾,藝術家會相信繪畫呈現是精神與品質,這些會超越國別,超越時間,超越歷史經驗,它們只是作品,是繪畫,是線條色彩技術和意識的凝結,是某人在某個時刻完成它,而如今它們直面你內心的評判。

  2011年,雷斯于1962年在紐約創作的波普畫作《在卡普里的最后一年》(Last Year in Capri)在倫敦佳士得拍賣會上,以四百多萬英鎊成交。這個輝煌的戰績讓他被封為“法國最貴的在世藝術家”。

  對于藝術和市場的關系,雷斯認為,市場是權力對藝術的反映,不幸的是越來越多的人想通過藝術賺錢。藝術家為市場創作,市場又將其吞沒,這令人難以置信。隨著藝術家創作越來越多討好市場的作品,他們失去了最開始所擁有的詩意,變得機械化。這也就是為什么我們現在看到的許多作品都很無聊。

  2014年法國蓬皮杜現代藝術中心為時年78歲的馬歇爾·雷斯舉辦了45周年藝術回顧展,法國《世界報》撰文贊譽,“這是繼畢加索之后最會繪畫的藝術家”。

  馬歇爾·雷斯分享自己的藝術創作感悟:藝術的本質是情感,某天當你心中有了詩意,你會用一幅畫將它表達出來;也許第二天你又愛上了其他的事物,可能又會用其他方式將其展現。這里沒有一個通用的法則,只是我們的內心在通過不同的手段進行自我表達。對于一名藝術家、一名創作者來說,根據產生情感的情況不同,用多種不同的方式表達,才是真正富有激情和趣味的。

  時至今日,馬歇爾·雷斯依然在創作詩歌,但毫無疑問,轉向藝術創作為他的表達帶來了更多種可能。

  而對于如何保持藝術創作的熱情和靈感,馬歇爾·雷斯表示:我的秘訣就是所有人的秘訣,當你看到鳥兒 、看到天上的云,看到孩子們的笑臉,看到街頭的漂亮男女。。。。。。這些都是生活中的奇跡。人的一生非常短暫,所以我們應該變得更加出色。當你醒來,當你突然明白你所能活的時間其實很少,我們就更應該好好利用它。關于生活中的奇跡,每個人都會有感悟,而藝術家的特質則在于他們會試著將這種感情集中起來。一幅畫有時候就像電池,儲存著能量和智慧,其中蘊含著畫家想要表達的感情,而這種感情也隨著藝術在不斷地被重新傳達出來。”

  關于藝術家

  馬歇爾·雷斯(Martial Raysse)1936年生于法國高爾夫·如昂·瓦羅里斯的陶藝世家,現工作生活于法國貝爾熱拉克。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他的作品受到廣泛關注,曾于1966、1976年、1982年參加威尼斯雙年展,1968年、1977年、1992年分別參加第四屆、第六屆及第九屆德國卡塞爾文獻展,并于2014年獲得日本高松宮藝術大賞繪畫大獎。雷斯的作品自上世紀60年代開始在全球多個重要藝術機構展出,其中包括:紐約現代藝術博物( MoMA)、巴黎喬治·蓬皮杜國家藝術文化中心(Le Centre national d‘art et de culture Georges-Pompidou)、巴黎現代藝術博物館(Musée d’Art moderne de la Ville de Paris )、巴黎大皇宮(Galeries Nationales du Grand Palais)、布魯塞爾美術宮(Palais des Beaux-Arts)、慕尼黑現代藝術博物館(Modern Art Museum, Munich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Stedelijk Museum)等;也廣泛被各地美術館和公共機構收藏,包括: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MoMA)、華盛頓赫什霍恩博物館和雕塑塑公園(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 Washington D。C。 )、布達佩斯路德維希現代藝術博物館(Ludwig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法國馬賽當代藝術博物館(Musée d’Art Contemporain Marseilles)、比利時根特國立當代藝術博物館(S。M。A。K。 Stedelijk Museum voor Actuele Kunst)、波爾圖塞拉維斯當代藝術博物館(Serralves Foundation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Tsinghua University Art Museum)等。馬歇爾·雷斯 1992 年被委托設計了法國建國200年的國家郵票。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雷斯馬歇爾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