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少其與篆刻家的金石之交

2019年08月16日 10:1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美術報

  石交亭

  亭額

  杭州西泠印社山川雨露圖書室之前有一個“石交亭”,是由西泠印社創始人之一葉為銘倡議于1912年構建而成,為西泠印社初創時期建筑之一。亭額為西泠印社第二屆理事賴少其所題,寓意“結交金石”之意。

  以石相交

  與賴少其篆刻藝術相伴隨的是其與諸多篆刻名家的金石之交,從其藏品中可窺一斑。在可查的賴少其收藏的161枚篆刻作品中,除14枚古代篆刻作品外,其余均為現當代印人的篆刻作品,包括齊白石、王個簃、陳子奮、方介堪、陳巨來、傅抱石、錢君匋、葉潞淵、唐云、黃養輝、張人希、謝梅奴、任書博,以及韓天衡、熊伯齊、吳子建、王鏞、童衍方等,群星璀璨,可謂是新中國篆刻發展史的縮影。

  傅抱石,賴少其印(朱文),年代不詳,2.1×2.1×4.5cm,邊款(拓片釋文):少其先生正刊,抱石。

  其中有51枚是賴少其的常用印,大致可分為三類,一是名章,賴少其用的最多的是方介堪和葉潞淵的篆刻作品;二是閑章,用于表達賴少其書畫創作思想的,如齊白石的“興之所至”、張人希的“鐵鑄江山圖畫里”、童衍方的“胸中丘壑”等;三是用于表示創作時間和齋號的,如張人希的“賴少其七十歸故里”、錢君匋的“一木一石之齋”等。這些篆刻作品常見于賴少其的各類書畫作品中,是詩書畫印的完美結合,有畫龍點睛之妙。這些藏品是賴少其與篆刻名家惺惺相惜、金石之交的歷史見證,彌足珍貴。

  韓天衡,萬山(朱文鳥蟲篆),年代不詳,3.5×2.0×4.7cm,邊款(拓片釋文):天衡刻石。

  從部分文獻以及篆刻藏品邊款所刻記的內容來判斷,其藏品來源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友人贈送,如其收藏的齊白石的一方印“興之所至”,邊款有文“麟廬贈余此印,過合肥轉貽老賴,老賴想能賞其妙也。甲辰年五月,唐云記”;二是賴少其囑托,如“老賴屬,潞淵刻”、“七十以后歸故鄉,少其句。屬伯年刻之”、“少其老同志令制,即望指正,一九七六,天衡”等;三是印人主動為賴少其所作,如“少其先生正刊,抱石”、“介勘為少其同志作”、“君匋刻寄少其同志大教”、“潞淵為少其同志刻”、“甲子冬為少其大師刻,人希”等。

  方介堪,賴少其印(白文),年代不詳,2.9×2.9×4.3cm,邊款(拓片釋文):堪。

  賴少其于1984年在給張人希的信中寫到“你為余刻二印,都隨余東游西蕩,好像老友一般,今又接到二個印花,都很好,十分感(謝)之至。前年游武夷,至今印象極深,故作《武夷》一幅奉上,請雅教。擬請閣下再為余刻二印,朱文‘黃山客’印章、‘賴少其印’,為了便于攜帶,不宜過重”。從這些文獻中,我們可以獲得五個重要信息,一是藏品的存世狀態并非“藏”,而是“隨余東游西蕩”,這里沒有正襟危坐式的膜拜,而是掛在腰間,信手拈來式的體悟。二是賴少其極為欣賞印人的作品;三是其篆刻藏品來源于印人的贈送和自己的“求”。清代書法理論家包世臣在《硯史序》開篇便說:“天下事,愛之摯者,所愛必可致,求之誠者,所求必有成”。這不是單方面的“求”,而是同聲相應,同氣相“求”。這反映賴少其與諸多印人在人品和藝品上是相互認可的,故而一方面勇于求印,一方面樂于贈印;四是賴少其也向印人贈送自己的書畫作品,這不是等價交換,而是知己之間的交游往還和藝術互鑒;五是求印的目的是便于攜帶,隨時鈐印。寥寥百字足可見賴少其與篆刻名家心心相印的金石之交。

  錢君陶,一木一石之齋(白文),年代不詳, 4.9×2.0×2.6cm ,邊款(拓片釋文):少其同志正之,君匋。

  賴少其與篆刻名家不僅是在創作上能相互砥礪的道友,還是在收藏上能相互促進的藏友,也是工作上能相互配合的同事,更是生活上能相互扶持的朋友。如賴少其得黃賓虹的多次指點;與潘天壽、傅抱石、謝稚柳、王個簃、唐云等名家在上海共創新中國文化事業;與唐云合作辦展、藝術互鑒、一起過年,共作《羊城八景圖》,友誼長達40年;更是專程探望病中的方介堪等。

  篆刻創作

  在與篆刻名家交游并收藏的過程中,賴少其從中汲取有益于自身創作的營養。其捉刀耕石的高峰期是在20世紀70年代,其時創作數百方篆刻作品,將其中的135方匯集自編《無逸室印存》,并用書法為每一方進行注釋。其在一方六面印中刻記“聊逍遙以(兮)容與”、“老節手書”、“愚公移山”,足以說明其當時創作時的心理狀態。縱觀這冊古典高雅的印譜,其白文多取法漢鑄,章法平正方直,堅定沉著有將軍氣概,其元朱文線條圓勁流暢,轉折處柔而不弱,風貌古奧不失典雅。

  賴少其,聊逍遙以容與(朱文),青田石,3.9cm×3.9cm×3.9cm,1970年

  不難發現,賴少其的篆刻藝術成就既來源于對“徽派”、“皖派”、“浙派”、“鄧派”等諸多流派的精研,汲取了豐厚的藝術營養,同時也是自身的用功之勤,更來源于與現當代印人的交往,特別是方介堪、來楚生、陳巨來、葉潞淵、唐云、張人希、方去疾等印人的篆刻思想與實踐對其創作起到了重要的影響作用。賴少其還于1964年邀請白蕉、葉潞淵到合肥講學,并成立安徽首個書法篆刻組織“安徽省金石書法研究會”。

  賴少其,老節手書(白文),青田石,3.9cm×3.9cm×3.9cm,1970年

  在中國現當代篆刻史上,賴少其的篆刻藝術不是最星光熠熠的,但他與篆刻名家的金石之交卻有著鮮明的典范意義:他們以藝術為橋梁,在收藏與創作的同時建立了深情厚誼;他們相互促進、相輔相成,展現了1949年以后一代印人不斷進取,創新風格、反映新時代精神面貌的決心與努力。其功其法,其文其情,其意其境,值得后人研究和學習。

每天獲取藝術新知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篆刻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