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首家當代中式家具設計私人美術館開幕

2018年12月03日 12:44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國內曾有私人博物館試水古典家具收藏,但明確提出“當代中式家具設計”的私人美術館,這還是首次。德古美術館填補了這一市場空白,以文化和設計兩個角度出發,持續探討和分享當代中式設計在未來的可能性,為當代的精致生活共同努力,打造我們這個時代的生活文化。

  12月1日,福建仙游,南方的初冬恰似秋天,陽光明媚,溫暖舒適,一棟白色的美術館小樓映照在藍天下。籌備了兩年時間的“德古當代中式家具設計美術館”在來賓的期待中盛大開幕。

  開幕式當天下午,來自兩岸三地的文化設計界好友,在現場樂隊和下午茶的輕松氛圍中,或三三兩兩地漫步在美術館,或流連于后花園的曼妙的蘇州評彈里,或在德古工坊里近距離觸摸屬于中國人的家具智慧和設計魅力。

德古中式家具設計美術館館長、德古企業創始人 陳國凡致辭德古中式家具設計美術館館長、德古企業創始人 陳國凡致辭

  做中式家具私人美術館的初衷

  仙游是中國最大的高端硬木家具產業集散地,每年有15萬以上人口從事家具產業,年產值超過350億元,在全國家具產業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國際知名藝術專家、春在創始人 陳仁毅先生致辭國際知名藝術專家、春在創始人 陳仁毅先生致辭
中科院紅木古典家具研究開發工作委員會主任 何錦馳先生致辭中科院紅木古典家具研究開發工作委員會主任 何錦馳先生致辭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發展到今天,仙游沒有一家專業美術館機構。2018年11月,德古當代中式家具設計美術館應運而生。

  “德古在家具產業里沉浸多年,經歷過或面對過很多問題,包括人才的養成、文化的積淀、內涵的豐富,以及國際經驗的交流、生活經驗的分享等等,這些仙游應該加速去跟上,總要有人先去做。”談起初衷,美術館館長陳國凡先生直言道。

  “閉門造車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們所處的時代就是一個共享時代,透過分享,吸收新時代的養分,同時也釋放新能量,是兩全其美的事。”美術館顧問陳仁毅先生補充說。

  為什么要用當代中式這個詞匯作為德古美術館的時代定位?陳仁毅先生說,當代設計和當代中式設計是有差別的,一個是包羅萬象、無有國界的新時代創新,不斷追求創新,一個是包含了文化的內容來滿足新時代的需求,所以屬于這個時代創新和文化的融合,就成為了德古美術館未來最關心的議題。因為從一件家具到一個產業再到一個地方的永續發展,來自傳統中式價值的當代中式定位將會是更貼近年輕時代、空間需求和未來的國際潮流。

開幕現場開幕現場

  于是,在一連串的需求看不到、得不到、做不到的時候,德古決定自己做一個美術館。旨在透過不同的思考、不同的展覽、不同的人群、不同的高度,以及不同的生活方式做連接,助力當代中式家具產業更好地發展,并和所有業內人士分享。

開幕現場開幕現場

  當代中式家具美術館什么樣

  德古美術館占地40畝,其中的四分之三做成了開放式的廠房,在這里,觀眾可以看到一根根原木如何被切割組合,最后打磨成一件件家具的全部過程,還可以近距離地感受手工編藤、中國大漆、銅件等傳統工藝的特殊魅力。

開幕現場開幕現場

  另外的四分之一空間,就成了后來的“德古當代中式家具設計美術館”展覽區域。

  美術館展區由六個部分組成:古代家具展廳、中西方家具文化的比較、中國家具隱性的價值、中國家具顯性的美感、中國當代家具設計三十年發展歷程、映像區等。幾個展區由點入面,拋磚引玉,以觀點和關鍵詞引導觀眾初步了解當代中式家具設計。緊隨六個展區之后的,是‘德古·春在’和‘德古·素工’展區。其中,春在區域以數百件實例詮釋“家具設計”,與國際審美接軌;素工區域則圍繞“當代中式”精神,向傳統致敬的同時,探討適用于當代空間的家具風尚和流行趨勢。

開幕現場開幕現場

  微薄力量做美術館,只能多做不能多想

  做美術館本身是好事,不管是對企業本身還是對業內來講,從傳統文化到當代家具,從生活品質到人文品味,都是正面的。美術館的一個主要功能是帶動文化“向下”扎根,另外一個功能則是促進產業“向上”提升。

  “現階段,以德古的個人微薄力量做美術館,只能多做,不能多想。共享時代來臨,我們期盼透過美術館的成立和接下來展覽的推動和策劃,將傳統家具文化中的內涵和當代生活中的創新,積累并分享給更多人,延續中國文化的品味,并能夠在未來幫助這個城市找到家具產業中真正的價值。”陳國凡對美術館的未來發展保持樂觀謹慎態度,先做再說。

展覽現場展覽現場

  而對德古美術館來說,目前雖處在概念輸出的初期階段,但仍在有限的空間和資源里,做了一系列的策展,涉及到了交流、教育、觀念的改變,以及深化藝術。

  在陳仁毅先生看來,一個時代生活進步的指數,代表了每個地區對家居產業的關注,這其中,家具產業是非常重要的一環。過去百年,西方在成熟的社會形態下,涌現出大量經典的家具設計作品,表現出西方對當代家具設計的高度關注。而在中國,過去百年間幾乎沒有任何成熟的家具作品留存和被世界認可,形成東西方家具文明的巨大反差。

展覽現場展覽現場

  “1985年,因王世襄先生的系列出版,帶動家具產業蓬勃發展。到2020年,當代中式家具應該走完了初始發展時期,真正走進當代和設計的年代,是創意設計開始被肯定和重視的分界線。”預計,2020年將是當代中式真正被國內外重視的分水嶺。

  在此環境下誕生的德古當代中式家具設計美術館,延續中國傳統文化中的“質”與“韻”,為當代的精致生活持續推動和努力!

  對話德古美術館顧問陳仁毅

  德古的當代中式家具設計是怎么樣的一個課題?

  陳仁毅:設計創新是未來最想走的一步。簡單的講,企業未來會接到大空間、大會所里的訂單,傳統家具明顯沒法適應,尺寸和風格已經固定化了,所以德古的改變是貼近市場,更適應年輕人的要求,那種老的風格對現在年輕人來講是非常排斥的。而且傳統家具還不好用,所以把當代中式設計變得好用,是當代中式的課題。

  請介紹下“春在”與德古的關系。

  陳仁毅:德古有很強大的制造水準,他們覺得“春在”品牌很適合,就邀請我們一起合作,他們發揮生產制造的強項,我們發揮獨立設計的能力。原創設計、文化底蘊、國際視野、是“春在”的三大強項,和德古合作,兩強聯手。這個時代是融合的時代,是跨界的時代,做品牌設計還要包攬生產方面,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所以“春在”跟德古一起,探討中式設計的方向,探討未來市場的發展方向。

  傳統家具該怎么走,能適合未來的市場?

  陳仁毅:德古的位置在仙游,是一個偏僻閉塞不貼近市場的地方,但是它的家具制造業很強大,老手藝人很多,那么對當下市場來說,推出一些品牌是不太難的事情。現在的情況是,要拿什么東西去打開國內外市場。德古并沒有放下傳統的東西,它有“素工”的系列,在明式的基礎去延續。不管是“素工”的系列,還是“春在”的系列,它都是簡約明式的精神,跟繁瑣的清代家具的風格是遠離的,清代風格的家具售價非常高,屬于老一代的品味。而不管開發國內還是國外市場,“素工”和“春在”系列的潛力和機會都遠大于傳統。

  當代家具設計又應該怎么發展,才能走出它的未來之路?

  陳仁毅:每個時代都有它的發展之路,跟文化底蘊、社會經驗有絕對的關系,對一個品牌來講,這是最困難的事情。我們做一件家具,是滿足老人,還是滿足小孩,還是針對高個的人,都很難完全解決所有人的需求,實際上,我們盡量去滿足,對老年人我們會提供一些比較保守的設計,對年輕人,我們會提供介于觀念和裝置之間的作品。外面市場上的家具,多是滿足實用功能,而我們“春在”推出的作品,先會琢磨觀念,設計上有一些文學性,可供閱讀的,就可以滿足年輕和新時代的需求。

  談下家具設計的簡約主義

  陳仁毅:在上海、北京甚至西方,簡約主義會比較流行,尤其西方的簡約主義本來就是主流,而現在多數人談的都是西方的簡約主義。那么在中國,能夠接受簡約的設計,不論是明式家具,還是當代的創新,其實上海北京等大城市已經非常普及。大城市里的建筑與空間,深受具備西方教育的設計師的廣泛影響,所以,當代中式的簡約已經在大城市得到普及和認可,但傳統的制造工廠還不太懂得這種情況。德古雖然從傳統市場轉型,但是最快貼近當下市場。

掃描下載庫拍APP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美術館藝術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