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銓繪畫:《你將以何種姿態走過人間》

2019年10月22日 14:23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看到當代藝術家海銓的作品,一種沉靜的力量會感染你,從靜物畫到人物畫都有一股修行者般的靜氣,這在血脈噴張的當代藝術圈,顯得另類和可貴。

  海銓作品《你是哪個維度的生命》(上)和《狂心頓歇》(下)

  海銓說激情地宣泄是藝術的一股力量,但收攝感官刺激后,還有另外一種力量,是沉靜的力量,那是一種更高級的精神體驗。海銓選擇了在后者中探索。他說當下激情已經被濫用,已經變成散亂的亢奮,帶著人性墮向無明,現在需要清醒的頭腦進行反思。在這樣的觀念下,海銓創作了很多人像和靜物作品。作品里經常會描繪兒童和年輕男女的臉,有時一張臉幾乎占滿了整個畫布,臉上沒有明顯的表情,是一種靜默的姿態,但隱隱有一股倔強的力量。他說他不喜歡表情激烈的臉,說那是一種被命運裹挾的臉。他喜歡沉靜的臉,認為那才是有希望的臉,這樣的靈魂才有可能跳出局限。

  海銓的作品很內斂,他如古代文人一般避免著散亂的氣息充斥畫面,無論從技法上還是情緒上都在做減法,減去一切多余的信息,最終凝聚了一股抽象的力量,清除了散亂的氣息。

  面對海銓作品如同反觀自己,或許是觸發了觀者的赤子之心,悲憫之心,一種隔絕的超越現實的意識瞬間清空了頭腦,一種無以名狀地安定、自省、澄明在此刻生發,似乎提升了人性的感知,或是說回歸了人性的感知。

  海銓與系列作品《你將以何種姿態走過人間》

  無論西方繪畫還是東方繪畫,人物畫最難畫好,畫得太逼近現實,容易流俗;太簡單放逸,容易粗野。幸好,海銓的繪畫避開了這些習氣,他如修行者一般,清醒的觀看,冷靜的思考,追求著自性的靜穆。他的繪畫于具象中蘊含著抽象的意象。從技法層面上研究,海銓作品并沒有著力于再現現實,而是更注重作品中微妙的氣氛與氣息的表現。畫面消弭了情節,情緒也幾乎被清零,意義和無意義在這里握手言和了。純色簡化的背景把物像抽離現實之外,帶來了更廣闊的空間意象。高度概括的描繪對象,清除了細節的干擾后,呈現出一種繪畫原始的力量,對象仿佛被置于廣闊的虛空當中,帶來了一種寧靜的力量,這與東方哲學其實是一種暗合。

  今年,海銓新創作了一系列人像作品,取名《你將以何種姿態走過人間》,單純凝練的形象把人帶入冥思的氛圍,面對畫中的形象就像面對一個個靈魂的拷問——“你是誠實的嗎?你在胡鬧嗎?你找到自己了嗎?你將以何種姿態走過人間?。。。”這種立意,擴寬了人的思維格局,把人的意識帶到一個更為廣闊的時空界面上來反觀自己,使人在一個更大的背景下靈魂出竅,清醒地認知自己。

  海銓說他希望每一個人在短暫的一生都能找到自己,以一種自己期望的姿態走過人間。

  海銓與系列作品《你將以何種姿態走過人間》

  藝術家自述

  年輕時覺得人生漫長,其實是被見識局限。人生須臾便了,與朝生暮死的蜉蝣無異,蘇東坡就曾感嘆人生若“寄蜉蝣于天地”。人生短暫但又難得,肉身已成,六根俱全,心腦伶俐,在這短暫的生死里還是有機會跳脫自身的局限,清除習氣,給自己換一境界。

  那你如何面對這個線性的不可逆的人生呢?你將以何種姿態走過它?世事無常,你也無常,鬧劇連連,昏昧始終,這需要你在少數異常清醒的時刻,收斂雜念,排除周遭變量的干擾,真誠的面對自己,拉大時空的格局,在此時,你可能找到自己,未找到,也不要急,你會在終點等你。

  畫畫時我不喜歡表現帶有明顯情緒的臉,那如果不是一種表演,就是搖蕩性情后的散亂,或是激情的荷爾蒙。我喜歡描繪沉靜的臉,我覺得只有看到沉靜的臉才能看到希望。沉靜的臉龐下,是一顆反思的靈魂,反思帶來希望。

  我嘗試去除繪畫中多余的表現力,使繪畫以一種坦誠有力的面貌呈現。繪畫某種意義上是畫給別人看,是把自己的內在展現給別人看,你真誠與否決定了你作品的力量。

  繪畫最終其實還是畫給自己看的,是你面對自己內心的一面鏡子,如果你不真誠,就是在騙自己。

  面對自己的作品,描繪著對象,其中那種坦誠寧靜的力量觸動了我,我即收筆。此刻我知道,一面人性的鏡子已立起。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繪畫海銓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