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館博物館試水夜場,你心動嗎?

2019年04月02日 11:50 上觀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17時前,你可以游覽上海絕大多數的美術館;18時,只有少數幾家美術館可以去碰碰運氣;到了19時,能去的美術館只剩下明珠美術館(周六至周日)、新視藝正和美術館、昊美美術館、復星藝術中心(周四、周六)等;真到了21時,大部分美術館已經“睡”了,只有零星一兩家展廳里還亮著燈,接待著意猶未盡的觀眾。

  前不久,劉海粟美術館每周三將開放時間延長至21時,除了講座,也可以觀看展覽。劉海粟美術館成為上海鮮有的開設夜場的公立美術館。這一小小的改變引發行業內外熱議:美術館夜場開放能否成為常態?此前上海博物館推出多場“博物館之夜”活動,仍難以滿足大眾日益高漲的文化需求。在國外,不少博物館、美術館會在周五、周六開放至晚上。

  城市的夜晚,在劇場、電影院之外,應有更多關乎市民文化素養的選擇。

  把“周末”挪到“晚上”

  18時許,延安西路車水馬龍,對面的劉海粟美術館逐漸被夜色籠罩,大廳里還亮著燈。3月27日當天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不時有一兩個撐傘的人朝美術館的亮光走來,夜場即將開始。

  去年底,劉海粟美術館推出夜場計劃,在每周三延長開放至21時,邀請中青年藝術家、學者開展講座、藝術體驗課等,并開放相應展覽。27日晚,策展人、藝術脫口秀創始人羅伊爾帶來以“劉海粟與后印象”為主題的脫口秀。

早到的觀眾在B1層欣賞美術作品。早到的觀眾在B1層欣賞美術作品。

  由于下雨,擔心觀眾遲到,負責簽到的志愿者老張和劉海粟美術館教育推廣部副主任趙姝萍商量后,把開始時間推遲10分鐘。羅伊爾粉絲眾多,110個名額全部約滿,還有許多人留言希望參與。俯身簽字的觀眾大都穿著時尚,名單上不少是英文名字。19時,一直等在角落的男青年走過來怯怯地問,“可以進去嗎?”考慮到現場還有空位,老張決定為他網開一面。男青年姓汪,從安徽剛來上海兩周,白天他要工作,夜晚才是他享受文化藝術的時間。前一個周三,劉海粟美術館夜場活動邀請上海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博導徐建融講解20世紀的海上花鳥畫,小汪為錯過這場講座感到非常惋惜。“如果美術館再多些夜場,上海有那么多名家,真想一個個聽下來。”

  19時10分,脫口秀開講。趙姝萍打開手機看某家藝術媒體的實時直播,短短2分鐘,在線人數接近1000人。以前,像這樣的活動主要安排在周末,來的大多是50歲以上的觀眾或親子群體,上座率有時只有20%至30%。

  劉海粟美術館開出夜場活動,由策展人、藝術脫口秀創始人、多家博物館特邀講師羅依爾,為觀眾講述“海粟講堂:劉海粟與后印象——劉海粟美術館與波士頓藝術博物館”。

  策展人、藝術脫口秀創始人、多家博物館特邀講師羅依爾的講述風趣不刻板,不少年輕觀眾是沖著他來的。

  年輕人周末為什么不愿來美術館?美術館工作人員詢問展廳里的年輕觀眾,也去周邊商務樓進行調研,得到的反饋是:我們更想在下班后來。把“周末”挪到“晚上”,是美術館做了大量觀眾調查后做出的改變。

  “美術館是一個全民教育的載體。時間和空間有限,全民教育的功能受到約束。”劉海粟美術館副館長阮竣說,夜場主要針對白領群體,美術館朝九晚五、周一閉館的開放時間,把很多想用碎片化時間接受美育的年輕人排除在外。即便在周末,分散的美術館也如同一座座“孤島”,很難有足夠話題吸引年輕人。

  開設夜場后,4個小時的時間,足夠讓許多年輕白領下班后在周邊吃個簡餐,再漫步到美術館。阮竣發現,以往講座放在周末時,許多人是為參加手工藝坊順便聽一聽講座,而夜場觀眾大部分是專門奔著講座來的,“他們的目的是學習充電”。比如有場關于巖彩繪畫的講座,看似話題枯燥,現場卻非常火爆,沒預約上的觀眾甚至坐在走廊上聽。許多人在講座結束后還圍著主講人問這問那,活動拖至23時,負責現場秩序的保安第二天還抱怨:“昨晚回家沒地鐵了。”

  阮竣說,從目前來看,夜場活動已經達到預期效果,希望能通過一段時間的試行,使之成為常態。

  “夜場”要“數據”支撐

  一個小小的改變,背后是更多的付出。

  夜晚走進美術館不再通過展廳的大門,而是走花園通往地下教育空間的小門,路上會經過一小段臺階。為了這一小段臺階,劉海粟美術館增加了路燈,以及兩到三位志愿者和保安。“我們必須確保觀眾的安全。”阮竣說,為了夜間開放,不只是美術館工作人員,物業、相關配套設施、志愿者等都要加班,這給美術館運營帶來一定負擔。

  此前,某省級博物館將開放時間夏季延長至21時,冬季延長至20時,市民獲得便利的背后,是大量工作人員的投入。“開放夜場是好事,但如果沒有準備好,會讓博物館、美術館不堪重負。”有業內人士指出,現在上海公立美術館大都朝九晚五,其實可以有一些錯位,但前提是真正意義上了解觀眾需求,有堅實的數據支撐。“夜場偶爾為之未嘗不可,但倘若美術館沒有準備好,貿然增設夜場會難以持續。”

  “美術館做夜場在理想狀態下可以嘗試,但會對美術館造成很大壓力,壓力主要來源于運營經費。”策展人、藝術評論家王南溟指出,美術館人力資源有限,為了維持正常運營,每個部門都忙得不可開交,更不要說增設夜場,“不要小看一個夜場,會消耗大量人力物力,對于民營美術館來說更加艱難。”

  目前,劉海粟美術館正嘗試調整周末的講座活動,將其換到工作日夜場。“以前,公共教育人員每周末都要加班,現在活動少了,相當于用夜場的4個小時換周末一天休息,還是可以承受的。”阮竣認為,美術館開放夜場會成為趨勢。

  是“錯峰”還是“導流”

  在外企工作的王小姐平時18時下班,她經常休假去看心儀的展覽。“周末人太多。”她認為美術館的理想閉館時間應該是22時,這樣能讓她在劇場和影院之外多一種選擇。

  和王小姐有著同樣訴求的市民還有很多。曾有專家呼吁,讓博物館、美術館夜間開放成為常態,沒有它們的加入,一座城市的夜間文化生態終究是不完整的。如今日漸高企的國產電影票房和口碑兩極化也側面反映出一個問題——夜晚,大量的電影院消費會否只是一種無奈之選?

  在國外,不少博物館、美術館會選擇在周五、周六延長開放至晚上。大英博物館每逢周五部分展廳延長開放至20時30分;盧浮宮每周三和周五晚開放至21時45分;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每周五延長開放至20時;大都會博物館每周五和周六開放到21時。不少博物館選擇在周五晚上增開夜場,和這一時間段的人流量大有關。

  上海油雕院美術館副館長傅軍曾特意去參觀盧浮宮的夜場,發現不同于白天游客喧囂的場面,夜晚更多是對藝術感興趣的群體,參觀體驗更舒適。“因為人力物力成本增加,上海的許多美術館面臨難以維持夜場常規開設的現實問題,但應該呼吁條件成熟的場館開設夜場。”

  開在商場里的明珠美術館工作日開放時間為10時至19時,周六至周日延長至22時閉館。明珠美術館執行館長李丹丹介紹,夜間開放除了配合商場時間外,更主要的是美術館“藝術點亮生活”的理念。“為了方便大眾觀展,我們一直在時間上想方設法延長,配合公眾休息時間。”她指出,美術館在堅持專業內容和國際化視野的同時,也要以服務業的姿態面向公眾,服務好觀眾。除了展覽外,夜間也有配套公教活動,比如手工藝坊、親子課程,豐富參觀體驗。

  不少美術館的特展也會選擇加開夜場。比如油罐藝術中心平日開放時間為10時至18時,但特展“teamLab:油罐中的水粒子世界”會延長開放至20時。

  夜場不只是錯峰,也不只是導流。“如果做夜場,不應該只是簡單開放,應和教育活動有機結合,讓大家在這個時間有不同于白天的享受。”在上海博物館教育部主任陳曾路看來,如果只是為了解決白領群體下班看不了展的困難,這種為開放而設立的夜場仍是低層次的。

  從“沒人看”到“限流”

  十幾年前,上海博物館曾嘗試開設夜場,但當時參觀者寥寥。如今,每逢上博“博物館之夜”,一兩百人的參觀預約名額一經放出便遭“秒殺”。

  “以前開了夜場沒人看,現在每天要限流,這說明大眾文化需求增加了。”陳曾路認為,夜場呼聲的背后,反映出中國公共文化資源的稀缺和供給不足。

美術館夜場活動豐富了上班人群的下班生活,110個預約名額一票難求。美術館夜場活動豐富了上班人群的下班生活,110個預約名額一票難求。

  此外,沒有好的內容,即便開設了夜場也沒有意義。上海博物館推出多場“博物館之夜”活動,除了欣賞特展,還有評彈、話劇、珂羅版印刷等獨特體驗。陳曾路認為,“博物館之夜”是個文創概念。“服務也是文創,能不能將面對不同對象的服務在特定空間里集中向參與者推出,是界定‘博物館之夜’要不要做、有沒有必要做的最重要標準。”他建議,可以鼓勵有條件的博物館、美術館開設夜場,或在周五開設“周末夜”,但博物館應該把場館活動,以及舞蹈、音樂、詩歌、表演、戲曲和服務類的文創體驗集中在夜場,不但滿足社會需求,也利用這個時間提升自身能力。

  傅軍指出,美術館在國外被稱為藝術類博物館,通常有高質量的常設展,但國內現在的美術館往往都是些臨時性展覽,如果沒有好的展覽,增設夜場,無非只是時間的延長。“隨著社會的進步,大眾對于美術館的需求越來越細化,也逐步提出更高要求,但這一切都要圍繞內容質量。開夜場應該是整體趨勢,如果條件不成熟的,也不要跟風硬做。”

  記者手記  開夜場,也是繡花功夫

  ”丹青寶筏”2019上博奇妙夜上,觀眾們在專業老師一對一的指導下,親自上機體驗珂羅版印刷過程中的主要操作工序,包括擦板、上油、涂墨、印刷等,體驗一把紙筆畫丹青的樂趣。

  劉海粟美術館夜場預約名單里,有許多熟面孔。他們能夠頻繁參與活動,并不是因為“手速快”或“網速快”。志愿者老張說:“我們的活動不像上博那樣會被秒殺,美術館還是有些小眾。”

  相較國外,國內大眾藝術普及仍在起步階段。有位民營美術館館長焦慮,精心準備的公教講座,觀眾屈指可數,除了空耗人力物力,也痛心文化資源被浪費。劉海粟美術館的夜場,除了滿足白領參觀的需求,更有推廣公共教育的考量。說到底,夜場是為了彌補日場之不足,甚至“反哺”日場,給美育的種子多一個更合適、更有效率的播種時段。

  在夜晚開放,必須有點不一樣的東西。正如上海油雕院美術館副館長傅軍所說,美術館在夜晚開了,能給觀眾看什么?如果只是提供一個夜間可以游蕩的空間,那為此支出的高昂成本有何意義?能否開設夜場,考驗的是美術館的運營能力,能否真正借夜場起到提升市民文化素養的作用,更考驗著美術館的學術研究、活動策劃等綜合能力。

  面對公眾新增的文化需求,業內專家們在思考如何應對的同時,也擔心未經詳細調研或準備倉促上馬。在閉館時間上“一刀切”或是跟風開放,都是對原本就不足的公共文化資源的極大浪費。

  一方面要進行藝術普及、提升市民文化素養,另一方面要應對大眾日益增長且更加細化的文化需求,美術館所面臨的問題越來越復雜,這就要求從業人員有更細致的思考和設計。

  開夜場,也是門繡花功夫。

每天獲取藝術新知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