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博物院百年:文物大省的底蘊與眼光

2019年09月25日 08:05 澎湃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今年是山西博物院建院100周年,作為文物大省的山西如何梳理其建院百年歷程?

  9月22日晚山西博物院舉辦“博物館之夜” ,同時開放“山西博物院成立100周年特展”、“山鷹之子——安第斯文明特展”、“百代標程——董其昌書畫藝術展”三大主題展覽,以及一場“全國博物館高質量發展論壇”。

  山西博物院夜景

  9月22日上午舉辦的 “全國博物館高質量發展論壇”云集了來自全國的44位省級博物館、紀念館館長。論壇由上海博物館館長楊志剛主持。博物館界和學界的專家安來順(國際博物館協會副主席、中國博物館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杭侃(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山西大學副校長)、魏峻(復旦大學文物與博物館學系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以及南京博物院院長龔良、湖南省博物館館長段曉明、山西博物院院長張元成分別做了主旨發言:

  “全國博物館高質量發展論壇”開幕式現場

  新世紀打造“無邊界的博物館”

  安來順:博物館是助力地方發展的文化引擎

  國際博物館協會副主席、中國博物館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安來順

  21世紀,博物館的外部文化關系日趨多樣。相應地,博物館在經濟社會發展總體格局中的文化角色越來越豐富。安來順博士在發言中提出了以下三個觀點:

  博物館及其遺產資源越來越多地成為地方社會經濟發展的驅動力。

  在博物館定義不斷變化豐富的今天,博物館在當地社會經濟發展當中發揮的文化作用愈發明顯。進入21世紀后,博物館“超經濟”影響力備受重視。根據牛津大學2017的一項研究報告顯示,2016年美國博物館對國內生產總值的貢獻達500億美元,支持了726200個就業崗位,并產生了120億美元的財政捐助。博物館對地方經濟的帶動作用表現在提高旅游、生活、投資和職場吸引力方面,而這種吸引力在人才和投資競爭日益激烈的背景之下尤為重要。

  盧浮宮朗斯分館

  博物館越來越多地成為城市復興和城市設計中的重要元素。

  其次,博物館及其遺產資源越來越多地成為城市復興和城市設計中的重要元素。例如法國傳統工業城市朗斯,經濟不發達,本地居民多為礦工,文化教育也較落后。2012年,盧浮宮朗斯分館落成開館,僅僅幾年吸引數百萬游客前來參觀,成功幫助朗斯完成城市轉型復興。但是,在城市復興中,也出現了過于關注新藝術的傾向和希望通過“明星建筑”塑造城市品牌的現象,這也是當下博物館在城市轉型中所面臨的挑戰。他認為,博物館今后更應該提升在促進本地居民交流和社區發展方面的能力,并創造更宜居、綠色的環境。

  山西省博物館“博物館之夜” 

  博物館文化越來越成為提升所在地居民生活福祉的有效渠道

  此外,博物館也是提升所在地居民生活福祉的有效渠道。今天,博物館除了關注“傳統”群體,越來越多關注“非傳統地群體”(諸如老年人、存在生理和心理困難的人)從博物館文化中如何使他們受益。更多研究則表明,長期的藝術參與和積極的健康之間存在關聯,博物館在提升社區幸福指數和促進包容和諧等社會事業中將發揮重要作用。

  龔良:創意是靈魂,傳播是關鍵

  南京博物院院長龔良

  博物館遇上了一個新的時代。在這個快速發展的時代,博物館學科產生了很多新的理念:從藏品到展品,從過去到今天,從文物到公眾,從陳列到展覽……在這樣一個發展變革的時代,博物館人需要創新、創意與創造,來實現高品質發展。這是博物館發展階段性的要求,是創新思維、創意產品、創造特色的需要,也是創造美的世界的需要。展覽、服務、環境、文創產品開發、博物館特色凝聚,都需要博物館人創造性開展工作。創意是靈魂,傳播是關鍵。博物館要努力做好文化創意產品開發工作,“越中國、越藝術、越高貴”。要挖掘地域文明特色,經營好博物館商店,把它作為展覽和服務的延伸。同時,讓博物館插上互聯網的翅膀,是時代的現實需要,也是擴大傳播的需要。

  段曉明:博物館事業要從高速向高質量發展轉變

  湖南省博物館館長段曉明

  當前,博物館事業已經實現了高速發展,正面臨由高速發展向高質量發展的轉變,這就要求博物館從發展思想的轉變、服務方式的轉變和內部管理的轉變等方面發力作為,讓特色建筑本體為博物館事業高質量發展助力,精品陳列展覽為博物館事業高質量發展護航,科學管理服務為博物館事業高質量發展提質,加強智慧建設為博物館事業高質量發展賦能,創新治理模式為博物館事業高質量發展增效,最終才能完成量變到質變的完美轉化。

  未來的博物館應該是:堅持“專業化”的公共機構、堅持“智慧化”的傳播機構、堅持“社會化”的服務機構、堅持“品牌化”的文化機構。當“到博物館去”成為一種城市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成為社會服務的一種業態時,則博物館必定能引領社會風尚的發展方向,博物館也必將是一個不局限于展覽的專業機構。文博人當共同努力,創新實干,推進新時代博物館事業的高質量發展,讓博物館不僅是映照歷史的文化巨鏡,更是眺望未來的文化高地。

  索尼婭:考古學人類學和歷史博物館的挑戰

  秘魯國家考古學、人類學和歷史學博物館館長索尼婭

  索尼婭館長簡要回顧了中秘兩國自上世紀以來長達一百多年的文化交流的歷史,她認為建成一個博物館非常容易,但是怎么維持下去,這是一個很難的命題。她結合秘魯慕那(MUNA)博物館和秘魯國家考古人類和歷史學博物館的實際情況,圍繞如何致力于提高博物館藏品保存、科研修復和管理工作的各個領域的高質量發展,與中國博物館的同仁們分享該館所面臨的挑戰和新課題。她相信本次即將在山西博物院拉開帷幕的“山鷹之子——安第斯文明特展”一定能夠幫助觀眾更好地了解古老的安第斯文明,更了解秘魯文化,并帶動秘魯旅游業的發展。

  “山鷹之子——安第斯文明特展”展覽現場

  魏峻:“無邊界博物館”新實踐

  復旦大學文物與博物館學系研究員、博導魏峻

  2016年,魏峻在中美博物館論壇上提出了“無邊界博物館”概念,其強調的是博物館在館舍內充分實現征集、保護、研究、傳播、展出等基本功能的同時,還應該應更多走向大千世界,不斷融入社會,拓寬自身在空間、服務和技術方面的邊界,更好的實現資源、信息、服務和理念的在博物館內外的跨界流動與共享。魏峻以廣東省博物館為例作了介紹。在空間拓展方面,近年來突破了館舍建筑的空間限制,把展覽和教育活動帶到地鐵、機場和商場等城市公共空間,以及居住區、學校、養老院等社區空間。此外,廣東省博物館一個已有十五年歷史的項目“廣東省流動博物館”,把博物館的資源送到所在省份的邊遠地區,取得良好的社會效益;在服務拓展方面,廣東省博物館致力于將藏品資源、圖書資料、實驗室,甚至展覽資源最大限度地向社會公眾開放。同時通過共建項目,為中小型博物館的發展提供服務;在技術拓展方面,廣東省博物館實施了5年的“智慧博物館”項目,就是希望突破物理和虛擬的邊界,利用物聯網、云計算、移動互聯網、大數據等新一代網絡通訊技術,去構建具有智慧管理、智慧服務和智慧保護功能的智能應用系統,最終推動博物館的運行和服務水平提升。

  文物大省山西的博物館發展

  杭侃:《博物館基礎》與山西中小博物館發展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山西大學副校長杭侃

  山西的文化遺產資源豐富,相比而言,博物館事業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尤其是中小型博物館還存在經費有限、數量不足、專業人員缺乏、水平參差等問題。

  杭侃教授首先從《博物館基礎》成書目的入手,介紹這本書的作者蒂莫西·阿姆布羅斯(Timothy Ambrose)克里斯平·佩恩(Crispin Paine)為支持和鼓勵全球中小規模博物館發展,幫助干部提高業務水平,更好地維護博物館收藏、更充分地對公眾進行開放,同時幫助博物館應對其所面臨的諸多管理方面考慮,從而撰寫了這本書。《博物館基礎》共分為8個部分9個單元,采用卡片化式編寫結構,內容包含藏品的保管、收藏和詮釋、博物館建筑、博物館用戶等。

  在中國博物館發展極不均衡的今天,尤其是那些中小型博物館,正在面臨“成長期”的煩惱。他認為,中小博物館要想破解這樣煩惱,就需要從本書入手,思考博物館如何定義博物館自己的宗旨和目標,如何與社會進行雙向的互動、如何利用好自己的版權并盡可能地向公眾開放自己的文物資源、如何培養自己的觀眾等諸多方面去思考提升目前面臨的不足。

  他指出,數量龐雜的中小型博物館應該向西方先進的理念學習,不斷用本書介紹的模塊化的方式一步一步提升博物館管理者和專業人員的業務水平,自始至終與博物館的區域特色結合,講好自己的故事,讓歷史在博物館中變得鮮活起來。

  張元成:在雙向的影響互動中傳承與創新

  山西博物院院長張元成

  博物館的發展,歷來與國家、地區、城市的經濟發展,與博物館文化生態環境的發展,與博物館自身發展息息相關,這是一個雙向的影響和互動。山西博物院百年發展,取得長足的進步,放眼未來,新時代博物館如何高質量地健康發展,有以下幾點思考:一是高質量發展要依托基礎,與時俱進,創新發展;二是高質量發展要有高定位,以生態理念定位發展方向,以社區思維定位業態,國際視野定位格局;三是高質量發展要通過聚集人才領軍發展,信息科技助力發展,社會參與共建共享。

  山西博物院成立100周年特展展覽現場

  附:山西博物院百年三大展覽

  一、百年傳承 守正創新——山西博物院成立100周年特展

  1919年,歷史關口,中國漸醒,在新文化運動的大潮中,山西第一座博物館——山西教育圖書博物館在太原文廟誕生,一扇傳播新知、開啟民智的大門,向民眾轟然打開。

  它歷史輝煌,開創了中國近代博物館的先河,是中國博物館事業發展的縮影;它發展驚人,從數間廟苑式館舍起步,直至今天的國家一級博物館;它傳承榮光,一代代晉博人以智慧和辛勞,在變革中進步,在創新中成長,砥礪百年,始終如一。

  1919風雷激蕩,2019更非尋常,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之際,山西博物院迎來百年華誕。守正道,創新局,此時此刻,打開厚重的檔案回望歷史,鋪開壯麗的畫卷展望未來,更知慎始敬終,行穩致遠。

  此次展覽用實物與照片,見證晉博人走過的崢嶸歲月,折射百年間中國的滄桑巨變。展覽以“曙色:誕生與求索”(1919-1949)、“重生:建設與壯大”(1949-1979)、“奮發:改革與突破”(1979-2001)、“繁盛:傳承與發展”(2001-2012)、“榮光:守正與創新”(2012-2019)五部分反映山西博物館事業發展的歷程,并感受到晉博和太原城在一百年來的發展變遷。

  第一部分 “曙色:誕生與求索”(1919-1949)

  1848年,山西人徐繼畬在《瀛寰志略》中,首次向中國人推介歐洲的博物館。其時,中國面臨深重的民族危機,各階層積極探索救國救民之路。具有文化自覺的大批社會精英,認識到救亡須開民智,圖存須興教育,由西方引入的博物館,作為直接面對公眾的教育機構,漸受推重。

  19世紀末20世紀初,在西風東漸和新思想傳播中,山西因地理封閉,對民智之開啟 愈見渴求,社會組織和賢達人士屢次吁設,當局亦順應潮流積極謀劃。1919年10月9日,山西教育圖書博物館在太原文廟應運而生。

  第二部分 “重生:建設與壯大”(1949-1979)

  1949年4月,太原解放,古城新生,山西省立民眾教育館更名為山西省圖書博物館。經過三年整頓改造,博物館蕩滌塵埃,1953年與太原文物館合并為“山西省博物館”,事業不斷壯大,面貌煥然一新。

  其后,按照文化部的部署,山西省博物館完成了向地志性博物館的轉型,在藏品征集、陳列展覽、科學研究和館舍建設等方面邁上新臺階。圍繞黨的中心工作,全面配合社會主義建設和革命教育,生動活潑地為工農兵服務。

  第三部分 “奮發:改革與突破”(1979-2001)

  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十年浩劫”的創傷逐漸平復。解放思想,改革開放,百廢待興,文物博物館事業的春天來臨。山西具有燦爛的歷史文化與豐厚的文物資源,在中國對外文化交流中角色重要。山西省博物館藏品多次遠渡重洋,擔當友好使者,赴美國、日本、意大利、法國、澳大利亞等十幾個國家和地區展出,讓山西走向世界。

  第四部分 “繁盛:傳承與發展”(2001-2012)

  邁入新世紀,實踐科學發展觀,改革深入,迎來經濟文化的大繁榮:山西考古發現精彩迭出,山西文保單位成倍增長,山西文博事業高速發展。2005年9月,山西博物院正式開館。“晉魂”陳列獨具特色,精彩演繹三晉歷史文化,榮膺“全國十大精品”。

  第五部分“榮光:守正與創新”(2012-2019)

  山西博物院薈萃全省文物精華,集文物收藏、保護、研究和展示于一身,擔當起山西文博率先發展的重任,承載著一個文物大省邁向文化強省的夢想。在數字化、新媒體時代,山西博物院堅定踐行著這一理念,迎來全新的發展機遇,也迎來新的時代榮光。

  展覽信息: 2019.9.24—2020.3.1于山西博物院會展中心二層

  二、百代標程——董其昌書畫藝術展

  晚明杰出的書畫大家董其昌(1555—1636)集前人之大成,融會貫通,洞察畫壇時弊,以禪喻畫,及時明智地提出與倡導“南北宗論”,并在實踐上充分加以印證,創中國文人畫理論史上又一高峰,翻開了文人畫創作的新篇章。其后諸如清初四高僧、四王吳惲、金陵畫派、新安畫派等,乃至晚清,近三百余年的畫壇,大都在其理論輻射下而成就,形成了一個群體性的文人畫創作高潮。元代以降,具備自出機杼、承上啟下地位的唯趙孟頫與董其昌二人,故稱“畫史兩文敏”。

  清 張琦 項圣謨 尚友圖軸 紙本,縱38.1厘米 橫25.5厘米,1652年 上海博物館藏

  鑒于董其昌對畫史之重大歷史意義,以及董氏本為上海人,上海博物館又是其傳世書畫的重要收藏與研究機構等因素,上海博物館于2018年12月10日至2019年3月10日成功舉辦了大陸首次“丹青寶筏:董其昌書畫藝術大展”。此展以上海博物館館藏為主,同時向故宮博物院、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等海內外15家重要收藏機構商借藏品。是展引起轟動,觀眾云集,被稱為“不容錯過的藝術盛事”。

  明董其昌仿古山水冊(十六開) 紙本,縱26厘米,橫25.3厘米,1617年 上海博物館藏

  為繼續推廣董其昌的藝術成就與影響,山西博物院與上海博物館再度合作,推出“百代標程——董其昌書畫藝術展”暨慶祝山西博物院建院100周年重要舉措之一。本展以“丹青寶筏”大展框架為基礎,遴選上海博物館館藏董其昌及相關藝術家作品共計40余件組,由“董其昌和他的時代”“董其昌的藝術成就與超越”及“董其昌的藝術影響和作品辨偽”三個部分組成,旨在較好地呈現藝術性、經典性與學術性的統一。

  展覽信息: 2019.9.24—2019.12.20于山西博物院四層書畫展廳

  三、山鷹之子——安第斯文明特展

  距今1.5萬年前,來自亞洲的狩獵者穿越白令海峽來到這片神奇的土地,在與其他文明基本隔絕的情況下,經過遠古時期、成長時期、區域發展時期和列國時期的漫長歷程,最終創建了印加帝國,安第斯文明發展到極盛。

  安第斯文明雖沒有文字和車輪,但雄偉的馬丘比丘宮殿建筑、壯美的庫斯科古城、神秘的納斯卡地畫,以及絢麗的紡織品、多彩的陶器和精致的金銀制品……處處閃耀著智慧的光芒。

  武士形陶瓶 莫切文化(250-750_800年) 高22.7厘米,寬24.3厘米,厚21厘米 秘魯拉斯哈卡斯神殿群博物館藏

  展覽匯聚秘魯11家博物館收藏的歷年重要考古出土文物170余件,系統展現安第斯文明的發展歷程,讓公眾得以領略人類文明史上這顆璀璨明珠的神秘風采。

  展覽信息:2019.9.24—2020.1.5于山西博物院會展中心一層

  本文綜合自“文博山西”“弘博網”和山西博物院官網內容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山西博物院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