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美術70年| 周煉霞鄭慕康筆下的《解放上海》

2019年10月04日 09:45 澎湃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70年來,祖國大地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回望過去,1949年是將是歷史上的鮮明的記錄,象征著新時代的開始。“澎湃新聞”將以藝術作品回顧1949年至今的多個歷史瞬間,“以畫述史”講述藝術作品創作臺前幕后的故事。

  本期講述的是鄭慕康、董天野、周鍊霞、吳青霞、朱梅邨、湯義方、潘志云共同創作于1957年的《解放上海組畫長卷》,這些從舊式書齋中走出的老畫家,在創作該件作品時都幾乎都年過半百,卻依舊在畫面上求同存異,在畫面中融入現實題材的嚴謹性和傳統文人畫之風雅之氣:

  新中國成立后,畫家們也紛紛拿起畫筆,在作品中描繪戰爭中和解放后方方面面的動人細節,其中1957年鄭慕康、董天野、周鍊霞、吳青霞、朱梅邨、湯義方、潘志云創作的《解放上海組畫長卷》再現了1949年4月至5月間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上海的歷史事件。

  他們完成創作的1957年,也正是社會主義建設改造時期,這些海上畫壇的舊式文人也走出書齋、走入火熱的生活。通過繪畫創作,紀念新中國成立時艱苦抗爭的不朽歲月。

  《解放上海組畫長卷》的作者鄭慕康、董天野、周鍊霞、吳青霞、朱梅邨、湯義方、潘志云均是上海中國畫院籌備時期人物畫組的成員,八幅作品除一件為鄭慕康、湯義方、朱梅邨合作外,其余均是每人獨立創作一幅,分別為:《組織起來》、《反駐軍》、《送軍情》、《引路》、《攻掉敵人最后碉堡》、《劉行戰斗》、《掃雷》和《搶救生產》,作品生動形象,人物造型準確,雖尺幅不大(每幅高40厘米,寬53厘米),但以小見大,反映歷史真實,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人物畫佳作。

  湯義方、鄭慕康、朱梅邨《掃雷》

  湯義方、鄭慕康、朱梅邨的合作與單獨創作

  在湯義方、鄭慕康、朱梅邨合作的《掃雷》擅長連環畫的湯義方負責畫面整體創稿,人物畫高手鄭慕康承擔起畫中人物部分的創作,而畫中景物的處理則理所當然地交由以山水畫見長的朱梅邨。

  熟悉海上畫壇的人大抵知道,這些畫家們來自民國時代。1901出生的鄭慕康(1901-1982),曾是上海美專的函授學生,以素描中的肖像畫為主攻方向。后師從馮超然,得明代曾鯨暈染法神髓,將西洋畫的明暗法、透視法和傳統工筆人物糅合為一,擅長嫻雅清麗的仕女畫。

  鄭慕康 《送軍情》

  鄭慕康創作的 《送軍情》描繪了群眾冒著生命危險于戰前為解放軍送情報,有力說明了站在人民一邊的解放軍勝利之必然。在這幅作品中,鄭慕康的清麗畫風還在,但卻多了一份堅毅。

  同為馮超然的弟子的湯義方(1914-1980),出生于上海松江,攻山水、人物。山水以王石谷人門,上溯宋元,尤愛北宗寫實風格。人物由改七薌入手,取法唐六如。 “七七”事變時,遠離家鄉,前往鄭州交通銀行任職,以后又輾轉潼關、西安、寶雞等地,旅居生活達九年之久,業余堅持國畫創作。

  新中國建立后,投入新國畫和連環畫創作,1954年起供職于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從事連環畫創作并任組長。《三國演義》連環畫中《白門樓》和《舌戰群儒》兩冊就出自于湯義方之手。

  湯義方《組織起來》

  湯義方所繪《組織起來》以群眾相互傳訊開會的場景描繪,從側面揭示了中國共產黨為解放上海、有效接管上海所做的前期發動群眾、把群眾組織起來等的準備工作。

  朱梅邨(1911-1993)則從師樊少云和舅父吳湖帆,曾與葉恭綽、吳湖帆、張大千、馮超然等一起組織正社畫會。1930年代故宮博物院舉辦赴倫敦畫展,經吳湖帆推薦為保管員,得以觀摩名畫真跡。對朱梅邨的創作多有幫助。

  朱梅邨《反駐軍》

  在《解放上海組畫長卷》中,《反駐軍》是朱梅邨的單獨創作,這幅作品展現了解放軍主力總攻前,居民在中國共產黨的發動與領導下,自覺有序地抵制當地國民黨駐軍的場景,以示有效配合了解放軍的軍事行動。

  周錬霞、吳青霞等描繪解放上海的動靜之間

  這組長卷中,周錬霞、吳青霞這兩位女畫家頗為引人關注,她倆與汪德祖、陸小曼并稱,書畫詩詞均佳。

  其中吳青霞的《攻掉敵人最后碉堡》,以國畫小品描繪槍林彈雨、炮聲轟鳴的宏大戰爭場面,展示了中共中央為保護上海,使其少受損失而決定主要戰斗在城市的郊外進行,部隊攻進市區之后寧可多付出一些傷亡也不使用重炮的作戰方針。

  吳青霞的《攻掉敵人最后碉堡》

  吳青霞(1910-2008)為江南收藏家、鑒賞家吳仲熙先生之女。師從其父臨摹宋、元、明、清各派各家工筆畫。12歲就在家鄉常州參加賑災義賣畫展,20多歲參加日本、法國、瑞典、意大利等多國畫展;1934年與李秋君、周錬霞、陸小曼等組成中國女子書畫會。人物、山水、花鳥、走獸均揮灑自如,以“鯉魚吳”蜚聲海上。耄耋之年將自己的繪畫精品及丈夫吳蘊瑞共同珍藏的名家書畫120余幅無償捐贈給家鄉常州。、

  潘志云的《劉行戰斗》也同樣表達了戰爭場面。潘志云(1913-1973)1939年起師從吳湖帆,臨摹明清名跡甚多。他們的作品均已以傳統山水的技法為基礎,融入解放軍戰斗的場景,遠處的炮火依稀可見山水畫皴法的影子。

  潘志云《劉行戰斗》

  與吳青霞、潘志云描繪宏大戰爭場面相反,周錬霞的作品帶著一絲詩意,她創作的《引路》刻畫的是月黑風高之夜,老百姓劃著小船為解放軍戰士引路的場景,反映了人民群眾與解放軍的魚水之情。

  周錬霞《引路》

  周錬霞(1908-2000), 14歲學畫,17歲學詩學詞。畫風格清新,設色明凈,詩詞多佳句,“畫如其人”,她“本身就是一幅仕女圖”,遲暮之年依舊大家風范。她生性機敏詼諧,幽默風趣, 來楚生為她篆刻“一目了然”印反映她灑脫自如的個性。

  董天野的《軍民一家 搶救生產》將視角定格田間地頭,描繪解放軍戰士與農民群眾齊心協力搶救生產的畫面。眾多不同的視角共同連綴出一幅生動、立體的解放上海圖景。

  董天野的《軍民一家 搶救生產》

  董天野(1910―1968)早年就讀于新華藝專,初從方濤學習國畫,1945年投張大千為師。擅長連環畫。40年代初,他的作品就常見諸上海大小報刊上,建國后為《新民晚報》美術編輯。

  尤其值得關注的是,《解放上海》長卷繪制于1950年代后期,其時正是在“藝術為人民大眾服務”,這些畫家們也大多年過五十,這組作品折射出老一輩畫家在進入新中國之后思想、情感上發生的變化,仿佛是對所處時代的積極回應。從詩書畫印俱絕的畫界好手到描繪這樣的革命現實題材,筆精墨妙、生動活潑,既有現實題材的嚴謹性,又有傳統文人畫之風雅之氣。整組長卷雖非一人所繪,然整體風格又能趨于一致,妙不可言。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