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藝術圈的第一“金主”:美第奇家族傳奇

2019年10月21日 08:02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藝術商業 作者:念錦

  意大利佛羅倫薩烏菲茲美術館藏有一幅畫作《博士來拜》,出自15世紀佛羅倫薩的著名畫家波提切利之手。畫面描繪的是《圣經》中的故事:來自東方的博士們根據星宿的指引在伯利恒找到了圣母瑪利亞和圣嬰耶穌,他們為圣母子獻上黃金、乳香和沒藥等禮物以示崇敬。

  
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約1445~1510)《博士來拜》,約1476年,烏菲茲美術館藏

  提到波提切利,對西方藝術有所了解的人都會想到他最為知名的兩幅畫作:《春》和《維納斯的誕生》。《博士來拜》也許不如那兩幅作品為當代人所熟知,但在彼時的佛羅倫薩,它卻給波提切利帶來了巨大的聲譽,原因為何呢?這就要從畫作中隱藏的關于西方藝術崛起與興盛的“秘密”說起。

  波提切利《春》,約1480年,烏菲茲美術館藏

  
波提切利《維納斯的誕生》,約1485年,烏菲茲美術館藏

  美第奇家族崛起

  《博士來拜》之所以能成為波提切利藝術生命中重要的作品之一,并非是其構圖或其他形式上的創新,而是因畫中的人物形象皆以當時佛羅倫薩的統治者——美第奇家族為原型。

  美第奇是歐洲歷史上最為奇異和最具影響力的家族,伴隨著權力、金錢和野心綿延了三百多年。從13世紀到17世紀,這個家族里共誕生了四位教皇、七位托斯卡納大公、兩位法國皇后,權力攀至頂峰、財富燦若明珠。但權力和財富經不起時間流逝的考驗,真正讓這個家族名垂青史的還是它和藝術至深的淵源,是它富可敵國的收藏,是它對西方文化藝術的影響。

  
圣·洛倫佐教堂是是佛羅倫薩最古老的教堂之一,它是美第奇家族歷代的禮拜堂,也是其家族的安葬陵墓

  美第奇家族愛好和資助藝術的傳統始于它的財富奠基人——喬萬尼·德·美第奇。1397年喬萬尼正式在佛羅倫薩創建美第奇家族銀行,并以此起家,成功拿到羅馬教廷的金融代理權,成為當時半島上最富庶的家族之一。

  
喬萬尼·德·美第奇(Giovanni di Bicci de‘Medici,1360~1429)
美第奇家族之于在佛羅倫薩誕生并對整個西方歷史產生深遠影響的文藝復興運動功不可沒,他們曾經大力資助和鼓勵過這場運動中的眾多大藝術家

  1401年,喬萬尼資助青年雕塑家吉貝爾蒂設計和完成佛羅倫薩圣若望洗禮堂大門浮雕,三扇大門共耗時48年。尤其是第三扇大門,因其工藝精湛、圖案繁復,被米開朗基羅驚嘆為“天堂之門”。此作品完成時,喬萬尼早已不在人世,吉貝爾蒂也由青年人成為老者,由一名躊躇滿志的天才成為了15世紀文藝復興運動中雕塑領域的代表人物。

  
吉貝爾蒂(Lorenzo Ghiberti,1381~1455)設計的“天堂之門”,每扇門上有五塊浮雕作品,描繪的是圣經舊約中的十個故事

  喬萬尼資助的領域并不只有雕塑。聞名于世的圣母百花大教堂那神奇而美麗的穹頂,就是喬萬尼委托天才建筑師布魯內萊斯基設計建造的。而繪畫史上文藝復興的奠基人馬薩喬也曾得到過喬萬尼的援助。

  
圣母百花大教堂建設歷時一百多年,穹頂是最后完工的部分。最終布魯內萊斯基(Filippo Brunelleschi,1377~1446)“競標”成功,仿造羅馬萬神殿設計了聞名于世的穹頂。據說他怕別人剽竊IDEA,方案計算過程都是由密文寫成,并拒絕解釋細節。

  美第奇家族對藝術的親近和熱忱始于喬萬尼,并逐漸成為家族傳統。值得一提的是,很多被資助或直接委任的藝術創作都耗時頗長,延續幾代。一來因為這個家族擁有堅實的財富基礎,可以持續進行投入;二來也因為家族順應時代精神,對文化藝術持寬容和保護的態度。這其中,尤以柯西莫和洛倫佐為杰出代表。

  柯西莫 繼承財富廣濟藝術家

  喬萬尼去世后,長子柯西莫·德·美第奇繼承家業,深受市民愛戴,成為佛羅倫薩的統治者,執政長達30年。柯西莫將財力大量投入到城市的公共建設中,其中包括宮殿和圖書館的建造、教堂和修道院的修繕、委任和贊助公共場所的藝術作品等等。

  柯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i Giovanni de‘Medici,1389~1464)

  15世紀上半葉,對古代文化的復興和在復興基礎上進行再創造的趨勢逐漸滲透到各個領域。人們發現了藝術家的創造力,發現了他們具有認識世界和表現美的天賦,發現了他們的宗教作品在真實地傳達一種神性的力量。藝術家成為時代新思想的代言人。也因此,無論是個人有意識的覺醒還是下意識地順應時代,柯西莫都比喬萬尼更堅定地投入到文藝復興運動中來。

  
烏切羅(Paolo Uccello,1397~1475)《圣羅馬諾之戰》,約1435~1440,烏菲茲美術館藏

  15世紀,大量古希臘手稿從君士坦丁堡流入佛羅倫薩,使柯西莫能夠進一步擴大他的藏書館。據說,這個藏書館是歐洲第一個對外開放的圖書館,擁有超過一萬本古希臘語、拉丁語和古希伯來語原文的手稿,內容涵蓋哲學、宗教、文學、數學乃至占星術和煉金術等多個領域。除此以外,柯西莫給了當時佛羅倫薩最著名的學者費奇諾一些柏拉圖的希臘原稿,并每年撥經費資助他進行翻譯研究。以費奇諾為首,著名學者們常常來到美第奇宮,一起討論哲學原典,探討時代話題。這,也是文藝復興的精神家園——佛羅倫薩柏拉圖學園的雛形。這個學園對當時和后來的藝術家們如米開朗基羅、達·芬奇、波提切利等都有著深遠的影響。

  
美第奇宮

  除了延續父親生前的贊助,柯西莫也繼續發現和培養新的藝術家。多納泰羅、安吉利科、利皮、烏切羅,這些鼎鼎大名的藝術家們都接受過柯西莫的贊助。除了經濟資助,柯西莫還充分尊重和信任藝術家,他一直認為藝術家具有極高天分,應當被視為神人,而非牛馬。

  
安吉利科(Fra Angelico,1395~1455)《天使報喜》,1425~1426,普拉多博物館藏

  1464 年,柯西莫去世,臨死前聽著費奇諾為他誦讀柏拉圖的著作,那里有他一直追求的精神天國。葬禮如他所愿,儉樸,沒有隆重的儀式。兩年之后,他的藝術家好友多納泰羅也去世,棺木被美第奇家族接入圣·洛倫佐教堂,安葬在了柯西莫的墓邊。

  
多納泰羅(Donatello,1397~1475)的《大衛》是文藝復興時期第一座裸體雕像,代表著古希臘羅馬的人體美術傳統得到恢復

  洛倫佐 優良學養成就諸多大師

  到了柯西莫的孫子“偉大的洛倫佐”這一輩,美第奇家族的人文主義氛圍已經非常濃厚了。如果說柯西莫對藝術的投入更多是基于家族榮譽和宗教信仰的考慮,那么洛倫佐則主要是出于個人的興趣和品味。和柯西莫以宗教團體名義大量投入看得見的大型公共藝術不一樣,洛倫佐的藝術贊助更私人、更世俗,體現了藝術家風格和贊助人品味之間直接的對應關系,代表了15 世紀以后一種新型的贊助方式。

  
洛倫佐·德·美第奇(Lorenzo de‘Medici,1449~1492)

  在繪畫方面,洛倫佐對異教神話和歷史題材尤其偏愛;在雕塑上,他看重仿古雕塑和小件作品;對于建筑,他興趣濃厚,曾專門前往羅馬研究古代建筑遺址,也酷愛收集各類設計圖紙和建筑模型。當時著名的建筑師阿爾貝蒂寫了一本影響很大的書《論建筑》,洛倫佐一讀再讀。阿爾貝蒂描繪了一種理想的建筑師,只設計不管施工,深諳古典文化,精通數學、物理,是知識全面的人文主義者和理想的藝術家。據稱,這也是洛倫佐自己想要成為的理想類型,它是新時代對個體的全新定義。

  
阿爾貝蒂(Leon Battista Alberti,1404~1472)設計的新圣母瑪利亞教堂,位于佛羅倫薩

  據說,洛倫佐在第一次和年少的米開朗基羅相見時就顯示出一個藝術鑒賞家的眼光,指出米開朗基羅所做的一尊雕塑的瑕疵,米開朗基羅深為折服,回家就改掉了那處瑕疵。少年在藝術中追求完美的精神也讓洛倫佐很是欣賞。從此他便格外看重米開朗基羅,讓他和貴族親屬們同坐一張餐桌共飲食,在自己的官邸為米開朗基羅安排了專屬客房,每月為米開朗基羅提供生活津貼直到去世。他還舉薦米開朗基羅去著名畫家吉蘭達約處拜師學藝,鼓勵他去柏拉圖學園和學者們一起討論,這為米開朗基羅日后的思想和風格都帶來深刻影響。

  
米開朗基羅早期受洛倫佐贊助創作的作品《半人馬之戰》(約1492)

  洛倫佐可算是美第奇家族最接近近代收藏家定義的第一人。1492 年,洛倫佐去世,根據美第奇的家族財產清單可知,洛倫佐生前并沒有花費重金購買黃金和珠寶類的藏品,反而是普通石頭制成的雕刻、五彩寶石雕刻以及來自遠東的瓷器成了其花費重金購買的對象。很明顯,在洛倫佐的收藏排列上,決定藝術品價值的是無形的風格、技藝,而不再是藝術品的原料和功能。收藏純粹出于個人興趣和風格,“為藝術而藝術”——洛倫佐這樣的收藏家對于當時和后來的藝術市場來說都意義重大。

  洛倫佐死后,大量的收藏品曾因動蕩的政局而失散各處,但后來又隨著美第奇家族的復興陸續被收回。家族中那些后繼的統治者——無論是身在羅馬教廷與拉斐爾相交至深的利奧十世,還是委任瓦薩里建立烏菲茲美術館的柯西莫一世都延續了家族贊助藝術的傳統。

  美第奇家族主支的最后一位直系后裔安娜·瑪麗亞·路易薩·德·美第奇(Anna Maria Luisa de‘Medici, 1667~1743)。她曾制定了一個《家族契約》,這份協議規定了美第奇家族所有的收藏都不能離開佛羅倫薩,是她讓佛羅倫薩這座城市因藝術變得富有和揚名。

  
著名的烏菲茲美術館,就是原來美第奇家族辦公的地方。

  現在我們再來看看波提切利的《博士來拜》。

  
畫中端坐在中央的是圣母瑪利亞,在她的膝上坐著圣嬰,身后站著約瑟。跪著撫觸圣嬰腳的高貴老者正是柯西莫;畫面中央跪拜著的是柯西莫的兒子、洛倫佐的父親皮耶羅;在皮耶羅右側是他的兄弟喬凡尼和他兒子朱利亞諾;而洛倫佐則站在畫面左側中間位置,仰臉凝視著神圣家庭。

  據說,波提切利把自己也畫進了畫面里——在右側,那身著黃色袍子,望向畫面外的男子正是畫家本人。就這樣,圣經故事、贊助人和藝術家被和諧地安放在一幅畫里。一幅畫已折射出整個佛羅倫薩的社會現實和文化精神。

  
波提切利

  時代變遷,疆土分合,無論是個人的成就還是家族的輝煌,在歷史的長河中都不過是曇花一現。唯有這些藝術品,歷經萬難流傳至今,沉默地做著人類文明的傳播者。

  在B站上還有關于美第奇家族的紀錄片,推薦去看看,可以更全面了解美第奇家族的發展歷程。

  《帝國系列之文藝復興教父:美第奇家族》

  
《美第奇家族:現代藝術締造者》

  還有英劇《美第奇家族:翡冷翠名門》,已經出完2季,由“少狼主”理查德·麥登扮演柯西莫,老戲骨達斯汀·霍夫曼扮演喬萬尼。雖然劇情并不會完全符合史實,但也是對美第奇家族傳奇歷史更生動鮮活的一種展示。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 福建11选5中奖查询表 福建体彩11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浙江11选5前三直遗漏 绝对权重 一波中特最准网址101 甘肃快3开奖结果全部 赛车开奖数据 上海时时乐彩票分析王 浙江省十一选五一定牛助于 配资炒股平台亏损超出了怎么办 湖北11选五中奖技巧 科林环保官网 腾讯分分彩助赢软件app 三肖中特期期准+资料 江苏省11选五开奖结果 pk10最稳的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