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美術畫賽會百年與美專的前世今生

2019年10月24日 09:14 澎湃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記者 陸斯嘉

  20世紀初,在中國現代美術教育的起步階段,有兩所學校起了極其重要的開拓作用,一所是劉海粟創辦的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另一所是顏文樑、朱士杰、胡粹中創辦的蘇州美術專科學校。在蘇州美術畫賽會百年、蘇州美專創建97年之際,“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推出“口述·蘇州美專”系列。通過多位八旬及百歲老人的口述并結合史料,打撈并展開一段中國現代美術教育歷程。

  蘇州美專第一屆學生、教師黃覺寺曾以“棉籽”自況:“一粒棉籽,進入泥土;自己開花,自己結絮。”20世紀初,顏文樑等眾多心懷理想的青年,也都如“棉籽”般安靜含蓄,但他們以終生的思索和實踐,劃過中國現代美術界的上空。

  蘇州美專建筑外景 1952年

  2019年7月14日,暑假的星期天上午,二十多個高中生模樣的男女學生,散坐在距離蘇州博物館4公里外的滄浪亭游廊中。鉛筆或鋼筆掃過的紙面,便有了飛檐、幽竹與湖石。將近一百年前,與眼前這群學生年紀相仿的青年們,正是在同一地點,這座始建于宋代的園林里日夜習畫,憑借一腔赤誠探索西洋美術在中國的發展。

  顏文樑(右)與朱士杰合影

  1922年,由顏文樑、朱士杰、胡粹中創立于蘇州,后扎根滄浪亭的蘇州美術專科學校(下簡稱“蘇州美專”)與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國立北京藝術專門學校、杭州國立藝術院合稱為中國現代美術教育史上的“四大美術名校”。1952年,蘇州美專、上海美專與山東大學藝術系合并,在無錫組建華東藝術專科學校,后遷南京,成立南京藝術學院。原“四大美術名校”蛻變為今天的中央美術學院(微博)、中國美術學院、南京藝術學院和上海美術學院。蘇州一脈,雖自20世紀50年代院系調整便不再續,然而,蘇美校舍原址卻是四所民國美校中惟一保存至今的。當年的教學大樓,現改作顏文樑紀念館,免費開放。顏文樑早年購自法國的幾尊石膏像翻版,至今仍被全國多所院校學生臨摹。

  蘇州美術館、蘇州美術專科學校大門 1927年

  三年后,2022年,是蘇州美專創立百年。今年,距離蘇州美專的“序曲”,1919年首屆蘇州美術畫賽會,恰是一百年。炎夏習畫的那二十余位學子,游覽亭臺水榭的海內旅人,他們可曾聽聞破天荒的畫賽會,可曾略知篳路藍縷三十年的美專舊事?出于種種原因,在顏文樑紀念館和蘇州美術館,觀眾不易看到美專人的畫作真跡,也較少讀到相對完整的歷史。一段短暫卻飽含理想的過往,掩進了紀念館幽深的通道,通道外,一尊顏文樑頭像雕塑,望著他與同行者們窮盡一生追求的藝術殿宇。

  顏文樑紀念館內,顏文樑雕塑頭像。澎湃新聞 圖

  2019年初,“澎湃新聞·藝術評論”記者了解到,在蘇州、上海、南京、北京、西安等地,仍有蘇州美專師生健在,其中最年長者100歲,最年輕者也有84歲。近兩年,其中幾位的體力和記憶力正迅速衰退。因此,今年春夏之間,記者走訪了4個城市,聽取6位親歷者口述,結合史料,試圖回溯幾段97歲的蘇州美專往事。

  早具的胚胎:蘇州美術畫賽會

  2019年12月,“蘇州美術畫賽會”將以一場大型文獻展的形式,回到由顏文樑創立的蘇州美術館,展覽距顏先生創辦的第一屆畫賽會,整整100年。持續十八屆的蘇州美術畫賽會,在中國現代美術史上究竟意義幾何?

  翻開陳瑞林編寫的《中國現代美術史教程》,有一段簡述:“1919年舉行的蘇州畫賽會是繼南洋勸業會(1910年清政府農工商部在南京舉辦)之后由民間力量舉辦的一次大規模的綜合性美術展覽會。當時尚沒有流行展覽會這一名稱,故稱為‘畫賽會’。蘇州畫賽會展出的作品廣泛,除中國畫、西洋畫(水彩畫、鋼筆畫、鉛筆畫、炭筆畫、蠟筆畫)之外,還有漆繪、焦繪、著色照片、刺繡等工藝美術品。”

  《印度洋夜航》顏文樑 1928

  19世紀后期至20世紀前期,在上海、北京、天津等城市聚集了大批畫家,他們結成畫會,開展美術創作和教育活動,如1851年上海出現較早的書畫社團“萍花社畫會”,1912年李叔同組織的文美會,以及1914年陳抱一等人組織的寫生畫會等。

  顏文樑(前一排右六,著西裝)赴法留學前與蘇州美專師生在滄浪亭合影 1928年9月

  1918年,顏文樑、樊少云、朱士杰、胡粹中、陳伽仙、楊左匋、徐詠清,借吳縣觀前街舊皇宮(今萬壽宮)場地,發起組織“蘇州美術畫賽會”。首屆展會自1919年1月1日至1月14日,“個人之著作以及學校之成績,非抄襲或臨暮前人之著作者”均可報名。畫賽會堅持“提倡畫術、互相策勵、僅資瀏覽、不加評判”的性質。這十六字,在當時已顯出海納百川、平等自由、鼓勵多元的意味。之后,每年元月一日至十四日舉辦畫賽會,直到1937年全面抗戰停止。作品最多的一年,達二三千件。當時的團體參加者,有北大書法研究會、東大飛飛書會、中大及蘇州各中等學校等;個人參加者,中國畫有吳昌碩、吳子深、顧鶴逸、顧公柔、顧公雄、陶冷月等,書法金石有張一麐、蔣吟秋、陳子彝等,西洋畫有張光宇等。在戰事頻繁的動蕩年代,克服種種困難、經營十八載的畫賽會,可以說是兵荒馬亂中難得的精神家園。

  參觀美賽十周年紀念會志 1928年1月4日《蘇州明報》

  顏文樑在1932年《十年回顧》中寫道:“民國八年,國內藝術事業,尚寂然無聞。……發起第一屆畫賽會于蘇州舊皇宮,樹國內美術展覽會之先聲。當時規模草草,一切悉系自創,出品陳列,未致完善,而社會異常注意,頗受觀者之歡迎,故是會之結果,雖未滿諸發起人之初意,而藝術之印象,已深入社會人士之心目中矣!自此會結束后,議決每年必繼續舉行一次,迄今已十四年未間斷。其后與辦蘇州暑期圖畫學校與蘇州美術會,先后成績,俱頗足觀,而我蘇州美術學校,實即于此處進狀態中,早具胚胎,至民國十一年九月,始于滄浪亭產生成立。”

  孕育中西藝,廣廈庇才眾

  畫家陳丹青1998年造訪蘇州,初見蘇州美專故址,十分驚異,“外觀竟不見毀損,廊柱、破風、拱頂,如我在意大利所見羅馬建筑。中國有過這等堂皇的美術學院!便是在今之歐美,蘇州美專故址也堪屬高等,一派風流。”充滿好奇的畫家,在《記顏文樑和他的蘇州美專》一文中記下疑竇:“美專為何年所建?由顏先生親自選定樣式,還是請專人設計?設計者、施工者是誰?蘇州美專的教學往事是否有完整詳實的記述?是否有當年師生的相關回憶?”

  澎湃新聞記者在一份得自采訪的資料中讀到了答案——1930年12月,顏文樑開始主持新校舍的全面施工,最終采納上海工部局建筑師吳希猛的希臘愛奧尼亞廊柱建筑設計。投標承造,得標者為蘇州張桂記營造廠,胡粹中總管基建設施。新校舍于1931年8月動工,1932年落成,所有費用5萬4千銀元由校董吳子深捐資。

  蘇州美專建筑外景 1952

  這座西洋風格三層建筑的外觀,與當年幾無變化。建筑向北面水一側,在貫通東西長長的七級臺階上,有著十四根典雅廊柱構成的廊道。從廊柱間投下的北光,穿過落地的長窗,讓當年教室空間,獲得穩定柔和的照明,從而形成適宜作畫的理想條件。大樓西側毗鄰的滄浪亭,更是如入畫景。

  “從小橋穿過荷池,便是我們的校門。入門,便見玲瓏的假山。沿池的藕花水塘與西偏的一室,現同為人體畫練習室。穿過曲折長廊,有一個小小的院落,那便是清香館,現為藏書館。其旁為教務室與教員休息室。其東偏之中間,為五百名賢祠,石刻滿壁,都是歷代名賢的遺像。室甚古雅,宜于國畫,所以現為國畫教室之一。其前為翠玲瓏,凡三室,窗明幾凈,庭際植翠竹千個,綠蔭如畫。”

  蘇州美術館籌備委員會合影 1927年 后排右三為顏文梁,后排左二為蘇州美術館首任館長黃覺寺(南京藝術學院提供)

  寫下這段話的黃覺寺(1901-1988),是蘇州美專第一屆畢業生,任過蘇州美術館首任館長和蘇州美專副校長。畫家身份外,也是散文家,是美專中難得文畫俱佳的老師。1939年出版的《歐洲名畫采訪錄》,把歐洲的名畫按國別輯錄,還羅列了歐洲名畫藏館和著名博物館的名稱地點,且專門復制了歐洲歷代大畫家的簽名,供后來者辨識。蘇美畢業生口中的諧語,“眼烏珠張張黃綠”,“黃”就是黃覺寺,“眼烏珠”指獨具“慧眼”的創始人顏文樑(1893-1988)、胡粹中(1900-1975)和朱士杰(1900-1990),加上張紫玙(1902-1984)、張宜生(1902-1967)、黃覺寺和陸寰生,組成了美專的骨干。圍繞這七位的,還有志同道合的教師——呂霞光、周方白、戴秉心、陸傳文、呂斯百、丁光耀、江寒汀、黃幻吾、黃友葵、陳從周、孫文林、陸抑非、沙耆、鄭午昌、錢家駿等。

  《羅馬海特里安皇陵》 顏文樑 1930年

  顏文樑為蘇州美專立下“忍、仁、誠”的校訓,以真、善、美為藝術理念進行教學,貫徹寫實主義的宗旨。這群平均年齡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熱烈似火,同甘共苦,義務教學,不計酬勞,甚至拿出自己的積蓄彌補辦學經費的短缺,他們試圖通過藝術和藝術教育來改造中國社會。

  蘇州美專畢業證明書(蘇州市檔案館藏)

  蘇州美專成績單(周正)1951年

  源于這種對藝術的熱情和信念,蘇州美專辦校短短三十年,卻意義深遠:1919年,首屆蘇州美術畫賽會,以其規模,可稱中國美術史上第一個具有實際意義的全國美展;1923年,辦校次年,首次招收女生一人徐慧珍,開蘇州男女同校之始;1927年,蘇州美專遷入滄浪亭,同時成立蘇州美術館,創蘇州風氣之先;1930年,顏文樑游學歐洲期間,購置1萬余冊圖書和460余件石膏復制品,包括希臘、羅馬與文藝復興時期杰作,數量超過當時全國美術學校所有石膏像總和,其中《大衛頭像》,遠東僅兩具,一具在東京,另一具就在蘇州美專;1932年,教育部批準蘇州美專以大專院校立案,正式定名為“蘇州美術專科學校”,學制三年,美專從草創時代走上正軌;1933年,增設實用美術系,朱士杰擔任系主任,開辦制版科,設印刷、鑄字、制版和攝影工場供學生實習,開創中國美術學校設置實用美術科的先河。1950年,首創動畫系,由錢家駿負責,他導演或監制的動畫片《烏鴉為什么是黑的》《小蝌蚪找媽媽》《牧笛》屢獲國際大獎,新中國動畫界的許多骨干大多來自蘇美動畫系。

  校刊《藝浪》

  蘇州美專歷年的出版物包括期刊《滄浪美》、校刊《藝浪》、詩文刊物《起社》、文藝刊物《牧野》,抗戰前有茉莉畫會、南園畫會、壯游畫會、滄浪畫會等學生研究交流的組織,歷年畢業于美專的校友達到數千人。

  1937年抗戰后,小船載著師生、部分石膏像和圖書,幾經遷徙,顏文樑抵達上海,在四川中路企業大樓七樓開辦滬校,后改為畫室,胡粹中的那尾小船搖向內地,直到1945年戰事結束重返滄浪亭,而一些學生在顛沛流離中就此失散,還有一批學生,選擇放下畫筆,換上戎裝奔赴前線。

  蘇州美專的校歌,由顏文樑作曲,黃覺寺填詞:“卓哉我校樹中華,廣廈庇才眾;孕育中西集諸藝,學業務專攻。君看滄浪之水清,流無窮!”

  《胡粹中像》素描 徐悲鴻

  1970年,胡粹中在寓所留影

  1976年,“眼烏珠”,也是“滄浪三杰”之一的胡粹中逝世,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之后為其出版水彩畫集。生前他擔任西安冶金學院教授。

  顏文樑早年的粉畫《廚房》

  顏文樑早年的粉畫《廚房》,1929年獲得法國沙龍優秀獎,但顏校長在世時,僅僅在1982年,經校友促成,在上海美術館辦了惟一的個人畫展。1988年5月1日,中央美院華東分院(今中國美院)副院長顏文樑在上海辭世。兩年后,三人中年紀最小的南京藝術學院教授朱士杰與世長辭。

  朱士杰

  20世紀初相識于蘇州的三位老人,以終生的思索和實踐,劃過中國現代美術界漆的上空,而他們其人,又如此低調含蓄,如同黃覺寺先生1932年寫在《藝浪》雜志《維納斯的誕生》一文中的“棉籽”——

  “一粒棉籽,進入泥土;自己開花,自己結絮。”

  (本專題參考資料:“滄浪畫展——36年回顧展”展覽畫冊、《蘇州美專研究》、《黃覺寺文集》、薛企熒著《陽光旅途》、《滄浪掇英——蘇州美專建校八十六周年紀念專輯(1922-2008)》、蘇州美術館館刊《藝浪》、《朱士杰畫選》、冉偉嚴著《歲月丹青——朱士杰、朱曜奎父子傳》(文稿)。本文部分圖片翻印自蘇州美術館館刊《藝浪》。感謝楊志新先生、姚笛先生對采訪提供幫助。)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美術繪畫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 好运彩app 广西十一选五任四技巧 股票入门书籍推荐 今日湖北快三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怎么看走势 今日股市行情查询分 江苏十一选五至三遗漏 众诚速配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助手 贵州十一选五玩法及奖金 股票融资融券 秒秒彩的原理 泛亚电子竞技英雄时时乐 _百家乐用品 福彩3d杀码最准的今天 炒股赚钱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