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廬:董其昌的筆墨精神與抽象表現主義

2019年10月25日 09:41 澎湃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上海博物館的董其昌大展影響深遠,對于董其昌,深居簡出的知名畫家了廬前不久結合研究撰寫了《董其昌筆墨中的抽象表現主義》一文交與澎湃新聞。

  他認為,董其昌在鑒賞歷代書跡中把對自己有感悟的優秀筆墨,表現在自己的作品之中,“他的作品與一般以表現作品形象和形式為主的職業畫家是有本質區別的,也因此很難為后來的職業畫家所理解。實際上董其昌在藝術創作中的筆墨精神用現代的話來說就是抽象的表現主義。他和近代的黃賓虹一樣,都以筆墨來表現自己的感覺。后來的文人畫家中最得其精神的是八大山人,并直接影響了后來的金農和齊白石。”

  董其昌肖像

  在中國繪畫史中作為文人畫家代表人物的董其昌,實際上并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畫家。他是一個貴族文人的玩家,具有很高的書畫造詣。他酷愛書畫,精于鑒賞,依仗當時自己的貴族身份,有緣目睹了許多傳世書畫作品。在把玩的過程中他發現,在南宋以后以及元代,新的繪畫材料皮紙出現后,這種帶有滲透作用的繪畫材料使藝術家的筆墨在水的作用之下具有了更豐富的表現力,因而他在鑒賞的過程中提出了畫分南北宗。這句話不是前人所誤會的崇南貶北,而是他敏銳的發現了筆墨在中國繪畫中具有獨立的審美價值。在他之后,畫家石濤更進一步的提出了“筆墨當隨時代”,但是在他們生存的時代,對中國繪畫的理論思考還不可能像今天的我這樣,更明確的強調筆墨是中國畫家的核心競爭力。

  董其昌山水冊頁

  董其昌冊頁

  董其昌冊頁中的書法

  董其昌在鑒賞把玩前人作品的時候,把對自己有感悟的優秀筆墨,表現在自己的山水偶像的作品之中。所以他的作品跟一般以表現作品形象和形式為主的職業畫家是有本質區別的,也因此很難為后來的職業畫家所理解。直到今天,包括像張大千這樣真正意義上的畫家對董其昌的作品也不能真正的有所理解。實際上董其昌在藝術創作中的筆墨精神用現代的話來說就是抽象的表現主義,他和近代的黃賓虹一樣,都以筆墨來表現自己的感覺,黃賓虹在山水畫的寫生過程中,同樣也以抽象表現主義的形式進入創作,因此也很難為一般人所理解和仿效。

  董其昌山水畫局部

  黃賓虹山水畫局部
后來在畫壇上,流行著一種玩弄筆墨的文化游戲,實際上就是受了董其昌抽象表現主義的影響,但是其中絕大多數人沒有像董其昌那樣具有深厚的書法功底和對筆墨法度的鑒賞能力,因而絕大多數的作品都成了“野狐禪”,為人所不屑。

  董其昌山水冊頁

  八大山人山水冊頁

  董其昌的筆墨精神對后來的文人畫家具有極大的影響,其中最得其精神的是八大山人,他在自己的藝術作品中把董其昌的筆墨精神加以強化而取得了很高的成就。

  這種精神,直接影響了后來的金農和齊白石,他們的藝術作品也為后人所矚目。對于董其昌的筆墨精神,在近現代如趙之謙、吳昌碩、黃賓虹、賀天健、潘天壽、錢瘦鐵、關良、張大壯、來楚生、白蕉、陸儼少、唐云等諸位先生的作品中也都有不同的領悟和表現,他們的筆墨線條都堅韌而有彈性。而與八大同時期的“四王”,雖然對董其昌的筆墨精神也有所理解和傳承,但他們作為畫家,更注重對作品形象和形式的修整。特別到了王石谷,他雖然對董其昌的筆墨精神也同樣十分尊崇,但是在具體的作品創作中更多的還是回歸了職業畫家對形象和形式的要求之中。他的這種理念,幾百年來一直影響著整個中國的山水畫壇,直到近代優秀的山水畫家吳湖帆。

  所以董其昌作品中的這種抽象表現主義的筆墨精神是很難為職業畫家所理解的,對他的研究可以說是一門特定的學科。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董其昌筆墨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