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畫被撕 除了熱議價格更應關注藝術

2020年01月15日 09:56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美術報 作者:王進玉

  畢加索名畫《女子半身像》,被一名20歲的嫌疑人沙克爾·梅西(Shakeel Massey)當場撕壞,該事件在國內一經媒體曝光,便很快登上熱搜,一條“價值1.8億元畢加索名畫被撕”的話題引發廣泛關注,網友對此也是議論紛紛。但出人意料的是,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是對畢加索的這件被撕畫作大加不屑和抨擊,對撕畫者的行為拍手叫好,認為此幅畫作很差,也看不懂,根本不值那么多錢,價格高純粹是炒作,甚至認為撕了或燒掉才是其最好的歸宿。

  
1913年,一名精神病患者揮舞著刀子,喊著“死亡,夠了!流血,夠了!”在著名畫家伊利亞·列賓名畫《伊凡雷帝殺子》劃了三個大道子。當時列賓本人將作品進行了修復。

  / “1.8億”刺激神經 /

  首先在筆者看來,此事件之所以能夠引起熱議,可以說與“畢加索”“名畫”等的關系并不太大,而是標題最前面的“價值1.8億元”這幾個字起了關鍵作用,也似乎更能刺激網友的神經和參與討論的熱情。也就是說,面對一件藝術作品,當前大眾依然會將目光過多地停留在它表面的價格上。至于價格之外的東西,比如藝術品本身的藝術價值、文化價值、美學價值、歷史價值等,以及對藝術創作本體的認識和了解,興趣則明顯不足。殊不知,藝術品的經濟價值是建立在藝術價值、文化價值等這些元素的綜合基礎之上的,單純關注或標榜價格,意義不大,也有動機不純之嫌。而這也是當下公眾所普遍存在的問題,更是公眾審美所亟須提升的重要原因。

  下面再回到畫作被破壞這件事情上來。筆者須提前聲明的是,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何種動機,破壞他人的作品,尤其是名家名作,都是惡劣、可恥的行為,甚至是一種犯罪。可令人不解的是,既然大家如此看重藝術品的價格,深知藝術品是具有一定經濟價值,為何在網友們的討論中還有那么多人會為撕畫行為開脫,甚至拍手叫好呢?

  
2018年5月25日,《伊凡雷帝殺子》畫作再次被嚴重毀壞——一名名叫伊戈爾·波德波林的男子在酒后沖入展廳,用一根金屬防護桿猛戳保護畫作的玻璃罩,致保護罩破裂,畫作嚴重損毀。

  在此事件中,撕畫者的行為很明顯已觸犯了法律,應受到懲處。關于這一行為,與前段時間被吃掉的那根賣出12萬美元的香蕉還有所不同,畢竟那件作品被創作者提前附加了替換說明,也有希望觀眾互動的意味。而吃香蕉者本人又恰好是一位藝術家,所以其行為也便帶有了一定的藝術暗示性,與當時的場域、氛圍等還算比較吻合,能勉強解釋得通。而此件作品卻不是,它純粹是一件靜止的、供大眾欣賞的畫作,且是已經去世了的大師畢加索的作品。該作品既不具備藝術再創作、再演繹的條件,也不構成創作者與觀眾互動的可能。所以這兩個人的“破壞”行為完全沒有可比性,大家不要相提并論,混為一談。

  至于該撕畫男子會面臨怎樣的懲罰,不妨看一下類似案例。早在2012年,一名叫安德魯·沙倫(Andrew Shannon)的愛爾蘭男子進入愛爾蘭國家美術館,在館藏的唯一一幅莫奈作品《阿讓伊特盆地塞納河上的帆船》(Argenteuil Basin with a Single Sailboat)前,突然重拳砸向作品,并將其砸出一個大裂口。據悉,莫奈的這幅名畫在當時價值高達780萬英鎊(約合7471萬元人民幣)。事發后,該肇事者被警方逮捕,最終被判入獄5年,且禁止其刑滿釋放后15個月內進入任何美術館或者展示畫作的公共機構。當然,具體到本次畫作被撕行為,還要看實際的被破壞程度,以及嫌疑人是否蓄意為之等來綜合判斷,并以最終警方的調查結果為準。

  
英國國家畫廊藏的委拉斯貴茲名作《鏡前的維納斯》,曾被一名女權主義者瑪麗·理查森用刀砍傷。1914年,隨著婦女參政權運動的爆發,瑪麗為了反對女權領袖被捕,手持菜刀在畫作上砍了5刀。她的聲明中表達的意思大概就是:你們把現代歷史上最美的女人抓了,我就把神話里最美的女人毀了!

  / 看不出名堂更應該補課 /

  也許有人會反駁說,這件畢加索的畫作究竟好在哪里,也看不出什么名堂,能值那么多錢嗎?首先要講的是,不管畫得好與不好、值與不值,都不是損壞它并幸災樂禍的理由。其次,看不懂很可能是自己的欣賞能力有限,而非創作者的水平問題。

  眾所周知,畢加索是國際公認的藝術大師,他一生的創作幾乎反映和見證了西方現代藝術發展的重要歷程,對世界藝術的推動也產生了極為重大的作用和影響,并極大改變了人們繪畫創作與觀賞的思維和方式。而他的此件畫作,看似一幅半抽象風格,其實是他立體主義時期較為成熟的一件作品。它打散了物體的原有具象,并進行了組合重構,將表現具象的物體本身和表現抽象的結構形態開創性地融合在了一起。換句話說,其畫面創作已不再局限于單一的視角,而是通過不同視點、多維角度來處理不同的空間關系問題,并著重抒發創作者內心的精神、情緒,表達更為完整的形象,更為獨特的畫面效果。而且此件作品又是其為特定對象所創作的特定作品,也的確如美術館發言人所說,“讓這幅畫在情感上似乎又多了一重意義”。

  不過坦白地講,對于立體主義繪畫,如果沒有一定的知識背景、審美積淀,不了解藝術發展的相關脈絡,確實很難看明白,因為它確實具有藝術創作上的某種前衛性和引領性,也很難用一兩句話就能表述清楚。但對于網友所能理解的寫實繪畫,其實畢加索早在十幾歲時就已經畫得非常出色,也是畢加索繪畫天才的表現。

  所以我們在評判藝術作品時,尤其是早已被藝術史認可了的大師作品,一定不能僅憑自己膚淺的觀感去武斷下結論,用畫得像與不像的簡單思維,二元對立、非此即彼地來看待,而是要用更加開放、更加包容的心態,更加豐富、多元的視角和標準去欣賞、去衡量,這對于我們自身審美能力的提升將會起到至關重要的積極作用。

  
2007年10月7日凌晨,4至5個看起來醉醺醺的年輕人試圖闖入巴黎奧賽博物館,他們試了好幾個門后,終于從一扇后門破門而入。在觸響警報后,他們慌忙逃走,不過在這之前,懸掛于博物館一層墻壁上的油畫《阿讓特伊大橋》已經被其中一個人用刀嚴重損壞。這幅作品為莫奈1874年創作。

  / 對藝術要有起碼的尊重 /

  當然,在此次撕畫事件中,美術館在安保方面也存在很大問題,勢必要負有一定責任,缺乏足夠的警戒心和保護措施,對重要藝術家的重要作品沒有予以特殊防護。其實關于展品及文物保護話題,已是老生常談,可一直以來仍然不斷出現被有意或無意破壞的事情,比如最近的2017年,中國兵馬俑在美國費城展出時就被一男子掰斷手指并偷走;2018年佳士得春拍時,任伯年《花鳥四屏》中的一幅在預展上也被一小孩撕毀等。

  實事求是地講,雖然有些情況在展出過程中猝然難防,甚至無可避免,但在此還是要再次強調并呼吁大家:作為觀賞者,對藝術起碼的尊重之心要有,來不得半點褻瀆;作為展覽方,對作品始終的維護之責不能丟,來不得半點大意。另外,對破壞分子也絕不能縱容,在對其嚴懲的同時要進一步切實總結教訓、提高警惕、增強防范,唯有如此,才能讓展品和文物盡量免遭不必要的損失。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名畫藝術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