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少校考學校 是減負還是一考定終身

2020年01月20日 09:51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美術報 作者:王晶

  浙江省美術聯考成績于日前公布,2019年浙江美術聯考共2.1萬余人次參加,對浙江美術生來說,必須參加的考試有三場,專業的美術聯考,文化課的浙江選考和全國高考,當然還有一個可選可不選的美術校考。

  
資料圖片:某省美術聯考閱卷現場

  從2020年開始,除教育部批準的30+18所高水平獨立藝術院校可不編制分省計劃、面向全國統一組織校考外,其余高校美術與設計學類專業均承認省級統考成績,不再組織專業校考。制定這一政策的初衷是減輕考生負擔,讓藝考回歸本質,從當前的政策執行情況來看,今年參加校考的學生數量與往年同期相比大幅減少,多數考生在聯考結束后即返校學習文化課,藝考熱正在漸漸褪去。

  以往很多學校校考考題其實都差不多,學生卻需要一天接一天的重復去考試,兩個月的校考訓練營下來,大部分時間都被考試占用了,實際上留給教學的時間少之又少。現在大部分學校都認聯考,學生的應試負擔減輕了,可以用于學習的時間增多了,備戰各大美院的針對性自然也更高了。

  然而在這個過程中諸多老師還是隱約嗅到了一絲不安的氣氛,那就是當前美術校考是由招生院校自行組織安排的,本埠的考點還好說,外埠考點安排在哪兒?容量設置多少?接受什么人報名?什么時間開考?這些問題都是要報當地招生考試院批準后,再與考點承辦單位經反復協商后才能確定下來的,而每年在這一過程中都會產生一系列的不確定性。

  本期編者約請三位在教學一線的對于各自省份的美術聯考進行分析并提出關于當前美術聯考及校考現狀的幾點思考。 ——編者

  美術聯考是否需設全省模擬考

  聯考相關制度有待改進

  以前組織校考的學校數量有很多,為減輕考生負擔,各省考試院統一組織美術聯考,一次考試成績通用于眾多學校,隨著近年來承認聯考成績的學校越來越多,尤其是在江西、安徽等聯考成績在綜合分中占決定性比例的省份,聯考基本上就是一考定終身,這也致使考生和家長對聯考成績都極為焦慮。浙江省美術聯考才剛開始閱卷,教育考試院就已經接到了數百個的咨詢電話。

  “老師,我色彩科目把暖色調畫成冷色調了,會不會被評為不及格的?”

  “老師,我家孩子把色彩畫成豎構圖了,會不會有關系的?”

  “老師我速寫背景寫上了市人民醫院幾個字,會不會被認為作弊啊?”

  諸如此類的問題,考試院的老師們確實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美術考試和文化考試不一樣,確實不適合制定過于詳細的評分標準,最終分數很大程度上也是比出來的。盡管今年在閱卷過程中采取各考點隨機抽取再合評的方式,然而由于具體的評分環境無法重現,聯考依舊不存在重新評卷的可能性,大家對結果自然也會愈加焦慮。

  從早期的某畫室集體打格兒,一大波畫室紛紛反映情況,到后來反映情況的畫室忍不住也開始打格,再到后來在監考過程中大范圍沒收尺子和帶標記的鉛筆,其實大家都是為了學生好,只不過所站的角度不同,而且,老師現在比學生和家長還要更焦慮。

  我在想,既然美術聯考是高考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每個省份的美術生也動輒數萬人,有沒有可能,像文化課全省模考一樣,美術生也來那么一兩次的全省模擬考試。現在第三方模擬考已經做得相對成熟了,只是在號召力方面有所欠缺,如果官方可以出面組織全省所有的學生一起參加考試,按照聯考評卷程序進行閱卷,同時由閱卷組的專家面向全省所有考生對畫面和評分情況進行講評,那么考生、家長和老師也就不會那么慌張了。

  是否需設立面向全國考生的考點

  校考頂層設計亟待升級

  在過去的幾年中,只要考生所在省教育考試院沒有強制規定,外省學生一般是可以在杭州就近參加校考的。然而從今年開始,浙江省教育考試院明文規定,省外高校在杭設點組織校考,將僅允許浙江學籍的考生參加考試,而萬余名在杭學習的外省美術生只能被迫轉戰各地,相比于時間、精力和金錢方面的消耗,大量未成年考生在春運期間的批量遷徙所帶來的安全隱患才是更值得有關部門重視的事情。

  一月高考導致今年浙江美術生的繪畫水平比省外學生要弱,如果杭州考點開放給全國考生報名,大部分浙江生恐怕連初篩這一環節都很難通過,所以浙江考試院保護本省學生利益的做法是無可厚非的。然而相關部門如果對校考院校考點統籌能力的不足,以及不同考點地方保護主義的行為視而不見,不出數年,藝考就會變成部分省份考生的專利,藝術教育在不同區域的差異也將越拉越大。

  如中央民族大學的6個專業單獨組織校考,外埠考點一般只有1天,北京考點則會持續4天之久。安徽考生按照本省的規定只能在合肥參加考試,也就是只能報考1個專業,而浙江省不限制考生去哪兒考試,理論上1名浙江學生可以轉戰全國、連考6場。由于民大不劃定分省計劃,面向全國統一錄取,在同等水平下,浙江考生錄取的概率將會是安徽考生的6倍左右。

  是否有這樣的一種可能,由教育部牽頭,在考場硬件和考試組織各方面都比較嚴謹的部分藝考中心城市,比如華東地區的杭州、華中地區的武漢等城市設立國家標準化考點,面向所在區域內所有省份的考生開放,所有校考院校均在指定的時間和地點組織考試,這樣招生院校可以省心、考生和家長可以安心、而藝考政策也將更加暖心。

  美術生專業、文化如何兩手抓

  美術培訓模式亟待調整

  按照教育部的相關精神,以后的美術生需要專業和文化兩手抓,兩手都要硬,這兩年的政策也是不斷要求各高校提高文化課在錄取中所占的比例。然而近年來文化課的要求確實是上去了,尤其是在浙江這樣的藝考強省,按照我們市場調查回來的比例顯示,至少有15%以上的美術生文化課成績是超過500分的,然而孩子們的專業水平卻是有些堪憂了。

  “老師,我們平時都是拿尺子畫的,現在突然不讓用尺子了,我該怎么辦啊”,考試前2天一個學生這樣問我的。

  “圖釘加根線,現場拉呀”,我半開玩笑地回答,可問題是,她并沒有聽懂我說的是啥。現在的美術生大多是高一和高二在學校學文化,高三連續幾個月出來到畫室集訓。由于集訓時間短,考前班的老師根本來不及講解結構比例和透視的原理,大多數做法是先練臨摹,然后按照老師提供的模板背,一些學生甚至到聯考考完都沒搞懂自己究竟學會了啥。

  提高藝考生的文化素養確實沒錯,然而為了文化課無限壓縮專業學習時間的做法則是本末倒置了。既然浙江省美術聯考的綜合分是五五開,那么專業課和文化課的學習時間是不是也應該五五開呢?當前學生花費在專業課學習上的時間普遍都太少了。當然只從高三年級來看是不短的,也沒有進一步增加的空間了,未來主要的切入口還是在高一和高二。

  我們在前兩年有那么多可支配的時間,如果可以從一開始就引入優質的教育資源,從幾何體,到石膏像,再到場景和靜物,最后階段再引入頭像,學生的基本功該有多扎實啊?專業文化兩手抓導致學生前兩年可以出來集訓的時間段只有寒暑假,其中寒假還是高三年級校考沖刺的關鍵期,最優秀的老師只能優先顧高三,寒假班的教學質量無疑并不在最佳狀態。

  那么如果吸引優質的師資進校園呢?這是一種非常合理的做法,然而卻在政策層面受到了一定的制約,尤其是公辦高中的校長在執行這一策略時無疑是承擔著巨大的壓力的。國家對公辦學校價格管制的政策不容置疑,但考慮到藝術生群體的特殊性,如果能夠以學校為主導,家委會和社會各界輔助監督,將高一和高二年級美術教學以公開招標的方式承包給第三方培訓機構,或許可以更好地將專業課和文化課的學習融合起來,只是政策上也確有必要保護那些有魄力、敢擔當,切實替藝考生做好事的領導者。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藝考考試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