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一座“英雄城市”的強勁藝術活力

2020年01月29日 09:5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 雅昌藝術網專稿 作者:謝慕 劉倩

  武漢,最無序、最慌亂、最恐懼的日子終于過去了。

  這座城市,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成為“風暴中心”。 十多天來,武漢始終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隨著各地醫療隊伍前往一線增援,各地物資集結并發往武漢,全國的防控應對體系逐步建立,這場新型病毒帶來的無序、慌亂和恐懼終于慢慢退去。1月28日,終南山院士含淚說:“武漢本來就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有全國,有大家的支持,武漢肯定能過關!”也正如一位湖北朋友所說:“天氣開始變得晴朗,讓人心安。”

  在藝術頭條每年[藝術城市盤點]專題里,武漢是重要一站。在這個特殊的時間節點,我們將還沒來得及發布的2019年武漢城市藝術盤點進行發布,共同回顧這座藝術重鎮在過去一年里為中國當代藝術界作出的貢獻,期待春暖花開之際,我們再次相聚武漢!

  @武漢·2019展覽全覽

  大漆世界:器·象——2019湖北國際漆藝三年展現場

  中國姿態·第五屆中國雕塑展現場

  @武漢2019  “藝術”谷文達大型回顧展  合美術館

  @武漢2019 一意孤行:沈勤 湖北美術館

  2019年的武漢,主辦了諸多重量級學術研究展,包括@武漢 系列當代藝術展、2019湖北國際漆藝三年展、中國姿態·第五屆中國雕塑展、第二屆武漢水墨雙年展、“化古開今”1988-2019湖北群體藝術研究展等,也推出了沈勤、谷文達、王慶松、史金淞等當代藝術家的重要個展;同時,在科技藝術爆發的2019,武漢也沒有落后,“開合未來:Undefined Future”“虛擬的風景 繪浮生新媒體藝術展”呈現了藝術與科技結合的多種形態,這都使武漢本地的藝術生態呈現出強勁活力。

  關于2019年度武漢的藝術生態,湖北美術館館長冀少峰用12個字來總結:“活躍沖動,繁盛多元,守正創新。”

  本文試圖從2019年度武漢青年藝術家的創作情況,以及民營機構的生態出發,以此兩個維度來側面觀看武漢這座城市的藝術活躍度。

  合美術館  由COS-J策劃 “薛瓦勒的理想宮”青年藝術家群展現場

  青年藝術  正在凝聚成一股強勁力量

  2019年,武漢的青年藝術力量正在聚成一股強勁力量。冀少峰談及,2019年,無論是武漢的青年藝術家個體還是藝術機構的呈現,青年藝術家都很出彩。

  對于武漢的青年藝術家群體的特點,冀少峰觀察:“他們多具備全球背景和國際范兒,創作更帶有一種時代青年特質,低科技創作手段流行,但同時,他們的創作深刻性相對于50、60后藝術家們還欠缺一些。”

  在合美術館館長黃立平看來,武漢的青年藝術家群體,既有關注藝術本體語言的青年人,又有關注媒體藝術和科技藝術領域的樣本,作品呈現出來鮮明的特征與藝術觀念,湖北青年藝術家表現出特立獨行又具有高辨識度的特性。

  鞠騰、范楚婧《七秒記憶》 裝置、影像、繪畫

  湯湖新勢力2019——閾限人:王墨石藝術計劃  《閾限人》 鐵、亞克力、芝麻浮萍、水、LED燈、土  1500cm×1500cm/2019 (圖片來源:湯湖美術館公眾號)

  魏三三 《融Mix1》 纖維作品 120X150cm 2019

  武漢越來越多的藝術機構為青年藝術家提供諸多展示平臺與駐留機會。例如,湖北美術館的“伏脈千里——青年版畫家創作交流展”關注湖北地區青年藝術版畫創作,武漢美術館的“江漢繁星計劃”推動青年水墨發展,已經舉辦六回,東湖的“中國東湖青年雕塑家邀請展”關注青年雕塑創作,湯湖美術館的“新生——公共藝術作品展”關注青年公共藝術創作,“武漢青年藝術家當代作品展”則集聚了諸多50、60后藝術家支持青年藝術。

  同時,COS-J青年藝術平臺則定位青年實驗藝術,關注學生群體和年齡在30歲以下的青年藝術家;“星計劃”青年藝術家駐地項目由星藝術空間、A3藝術計劃、COS-J三方聯合支持的駐留項目。此外,武漢K11、武漢天地壹方購物中心等商業機構也著眼于為青年藝術家搭建平臺。

  在這種藝術氛圍之下,年輕藝術家形成了良性的自然生長。COS-J青年藝術平臺創始人、青年藝術家、策展人鞠騰認為,隨著武漢近年來藝術活動的增加,各個機構對于青年藝術的扶持與推廣,以及商業藝術項目的介入,使得武漢這座城市的藝術現象不斷被外界所關注,而這些,都給武漢當地青年藝術家提供了生存與創作的土壤,讓青年藝術家們在市場并不太好的大環境下能夠繼續生活與創作。

  2019年6月9日,“不言而遇·1+X藝術計劃”在佑品空間開幕

  湯湖美術館  新生——公共藝術作品展 朱麗瑩 譚宇雁 涂俊《大提琴——殤》  鋼、亞克力 55cmx320cmx190cm 2019

  在我們的觀察中,與湖北青年藝術家一起成長的,還有像鞠騰這樣的青年策展人、空間負責人與青年學者們。但鞠騰也認為,湖北的青年藝術家的成長體系依然處于一個適應磨合的過程,青年藝術家的成長依然需要支持與尊重,而不是一直被消耗。“這是一個機會與挑戰共存的時代,也是一個自然淘汰,適者生存的時代。”

  幾位藝術界人士為我們推薦的青年藝術家名單:王墨石、魏三三、鄭達、范楚婧、郭子、柯明、劉洪濤、王海森、徐小鼎(點擊鏈接查看青年藝術家詳細介紹)

  相互助力  轉型中的私人藝術機構

  武漢之所以能夠成為內陸地區的一座藝術重鎮,活躍的藝術機構是其必要因素。在冀少峰館長看來,武漢的藝術機構不分大小、不分公私,都保持著強烈的合作態勢,相互之間互動頻繁,彼此助力。無論是大型學術群展、當代藝術家個展,還是青年藝術展、本土研究展,藝術活動不斷,這使得本土藝術生態呈現出強勁的活力,并且這種相互合作的業態給學界留下了深刻印象。

  @武漢2019 一意孤行:沈勤 湖北美術館 沈勤《山》 紙本水墨 80cm×175cm 2019

  化古開今(1988——2019)湖北群體藝術研究展  湖北省美術院美術館 傅中望 《世紀末人文圖景》凸單體木 45×45×58cm凹單體45×45×30 cm1994年

  近年來,不少城市開始聚合全城藝術力量,打造城市藝術季模式,而武漢是走在前面的。從2018年確立了8家美術館+8家藝術機構的合作模式之后,2019年度的@武漢再次集合公立美術館、民營美術館、學院、畫廊、藝術中心等各方藝術力量,17場展覽開幕從11月中旬持續至12月中旬。

  縱觀武漢的美術館與藝術機構,湖北美術館、武漢美術館先后已走過十年節點,并以各自清晰的定位和已經逐漸成熟的品牌大展立足于全國重點美術館之列。相對于幾家公立美術館,合美術館則以研究當代藝術個案、扶持藝術創新力量為清晰定位,成為武漢民營美術館的佼佼者。

  2019年4月 美術文獻藝術中心  “一塊空地”張巍個展現場 (圖片來源:美術文獻藝術中心)

  相對于已經比較成熟的美術館,武漢近年來逐漸活躍起來的私人藝術機構則依然在不斷轉型中。鞠騰認為,2019年,武漢的私人藝術機構在不斷轉型,其存在形態也各不相同。

  但毫無疑問的是,私人藝術機構的自我“造血”機制依然在探索中,如鞠騰所說:“當地私人機構很難去做到本身的自負盈虧,更多是一種品牌文化的象征及個人的藝術情懷的體現,它更多是受機構主理人及主理團隊目的與趨向的影響,所以他們才是主導機構及展覽的主策展人。”

  的確,如何改變“僅僅依托于創始人、主理人的主導”,讓藝術機構體系形成自我“造血”能力,并建立良好的市場運營機制,這是武漢的私人藝術機構需向超一線城市所要學習的。

  2019年3月 武漢剩余空間 “此地有獅”群展現場

  星藝術空間主辦  COS-J青年藝術平臺協辦的“第三屆黃金時代”展覽現場(圖片來源:COS-J青年藝術平臺公眾號)

  當然,武漢私人藝術機構的特點在于自信并自覺。冀少峰認為,以學術品質,與展覽的研究性、未來性,助推著藝術向前發展。黃立平館長談及,武漢私立藝術機構的崛起,在助推年輕藝術家發展,挖掘新生力量,促進青年藝術實驗等方面,發揮了不可磨滅的作用。

  在鞠騰看來,武漢的私人藝術機構主要的存在價值及貢獻分為兩部分:“一是給藝術家提供一個相對體量小的空間,可以讓藝術家將一些偏實驗性的項目進行實施展示,以一種更加輕松的方式讓藝術家與觀眾進行溝通對話;二是合作藝術家進行商業行為的對接,這種對接有關于作品銷售代理方面的,也有關于在藝術項目中藝術家合作參與的。”

  幾位藝術界人士為我們推薦的值得關注的私人機構名單為:美術文獻藝術中心、佑品空間、藝元空間、武漢星藝術空間、武漢K11藝術中心、剩余空間、COS-J空間(點擊鏈接查看機構詳細介紹)

  科技藝術爆發的一年  武漢成為創客之城

  2019年,這一年的武漢發生了很多大事兒,籃球世界杯、軍運會在這里舉辦,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在長江大橋上俯瞰武漢之美;世界集郵大會在武漢開幕,盤龍城遺址博物館對外開放……

  2019武漢國際創客藝術節

  2019年的藝術界,是科技藝術和數字新媒體藝術爆發的一年,在這方面,武漢也沒有落后。9月,武漢國際創客藝術節舉辦,其主旨便是為了推動科技與藝術的融合,既有“藝術+科技”主題展覽,還有創客工作坊、學術論壇、路演、創意市集等多種活動形式,呈現出武漢作為“設計之都”的藝術高度,來自國內外共計150多位藝術家、科學家、企業家、大學生參展交流,有藝術和科學的對話討論,更有藝術家、企業家和武漢10所高校大學生之間的共創,他們在這個平臺上產生了很好的交叉融合式的化學反應,共同探討未來全新的可能性。

  在2個多月時間內,主題展覽共吸引近6萬人觀展,論壇、工作坊、路演等多元化活動在、微信微博等社交平臺上擁有超1000萬人次的閱讀量,獲得了廣泛的社會影響力和傳播力,成為武漢全新的藝術風尚和文化品牌,也構建了人工智能時代藝術和科學融合創新的新范式。

  武漢大學萬林藝術博物館 “口腔新視界”科學藝術展現場

  整年度里,武漢的藝術機構陸續推出與科技藝術、新媒體藝術相關的展覽,例如COS-J參與的多個展覽都與科技、新媒體相關。2019年10月,武漢大學口腔醫學院與武漢大學萬林藝術博物館聯合舉辦的 “口腔新視界”科學藝術展開幕,展覽以藝術化的視角對生物科學進行了生動的闡釋,完美融合了感性與理性之美,并舉辦“科學與藝術——科普、藝術、美育”交流論壇。

  鄭達 《生理反應4》 50×50×50cm(單個紙盒) 材料: 電子綜合材料、數據控制系統、氣象測風系統、電腦風扇、電源、黑色紙盒 數據化聲音裝置 2019年作

  活躍在武漢的青年藝術家群體,有不少創作開始傾向于科技與藝術的結合。例如青年藝術家鄭達與他的“低科技藝術實驗室”。黃立平介紹:“作為跨媒體藝術的創作集體,鄭達更愿意用“低”的角度去理解后數字社會中動態的“混合物”,看看能否觀察混雜在新興與高低其間的差異性。他的作品討論了科技藝術、電子裝置在不同空間中呈現的方式;當下’數據主義至上’思潮中藝術家的思辨;以及交互式藝術裝置作為道具性的其他美學的可能性。”

  無論是科技藝術還是新媒體藝術,武漢接受新的藝術“玩法”,也愿意接受新的藝術觀念,充滿多元性與包容性,這很符合武漢這座城市的性格,就如她的城市宣言:“每一天都不一樣”。

  當2019落幕,2020年的武漢經歷了不一樣的開端,我們相信待到櫻花綻放,春暖花開,藝術界還會因藝術再次相聚武漢!

  (特別感謝:湖北省美術館館長冀少峰、合美術館執行館長黃立平、COS-J青年藝術平臺創始人、青年藝術家、策展人鞠騰三位嘉賓接受采訪)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藝術武漢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