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秉伏畫熊貓畫冊即將面世

2019年10月15日 08:5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記者近日獲悉,天津著名水墨花鳥畫家鄭秉伏先生最新作品專輯——《鄭秉伏畫熊貓·禪意熊貓百圖新輯》即將與讀者見面。該畫冊由天津著名書法家、天津市書協副主席張建會題寫書名,南開大學文學院傳播學系教授劉暢作序。畫冊收錄了鄭秉伏先生最新的熊貓題材作品,及與天津市書協主席唐云來,原天津美協副主席、中國畫藝委會秘書長鄭連群,天津美院教授龐黎明等書畫名家共同創作的精品一百余幅。

  當今藝壇,標新立異者有之,嘩眾取寵者有之,浮夸之風盛行,丑書怪畫比比皆是。因對書畫藝術的膚淺認知,更有所謂專家和自媒體推波助瀾,使得這類“創作”被一些人吹捧到了某種“膜拜”的程度。無奈很多作品底蘊不足、功力不濟,細觀其筆墨大多刻意雜亂,畫面構圖零散無序。這種現象沖擊著原本應該是純凈高雅的傳統藝術殿堂。

  但是,我們能夠看到,往往在這般排空濁浪之中,亦會不乏安心靜守、專注悟道者。他們遠離凡囂,不慕名利,潛心研修做藝。譬如,天津日報美術館首任館長鄭秉伏先生,他曾歷任天津日報文化部、攝影部、新聞研究所主任和天津日報·天津書畫、采風報、求賢雜志主編,多年的文化積淀與藝術磨礪,使鄭先生的創作師百家而不拘一法,擷大家精華卻獨見其風。初時,鄭先生多以花鳥蟲魚入畫,近年又尤為喜畫熊貓。前兩年,創作寫意熊貓專輯《知白守黑》,收畫六十幅,意猶未盡,今又推出《禪意熊貓百圖新輯》。

  之所以定名禪意,并非僅僅是傳統理解中以禪意入畫的抽象意味。鄭先生筆下的熊貓,是真正以擬人的手法將悟禪者與熊貓合體,只只熊貓都彷如“得大自在”的悟禪機者。畫中熊貓有孩童般的萌態可掬、有學者般的靜若處子,有的如人間宰相態度雍容,有的似離塵智者氣定神閑,雖百態各異,但一墨一色一勾勒一留白都傳達著畫者詩人般的意蘊和精神訴求。

  中國畫的歷史上,所求境界繁多,諸如神妙、高古、蒼潤、沉雄、沖和、淡遠、樸拙、奇僻、荒寒、清曠、性靈、圓渾、幽邃、健拔、精謹、俊爽、韶秀等等,由此體現出畫者的生存狀態和人生理想。從宋代開始,中國畫創作尤為提倡抒發自我,使中國畫更進一步的文人化和哲學化。但當代的許多繪畫理念卻是拋棄藝術創作之“情”,玩弄起筆墨形式,忘卻了中國畫重情尚景的傳統。觀鄭秉伏先生的熊貓作品,其畫境中秉承著宋人的繪畫傳統,通過對詩、書、畫意境的構造,表達著自己的人生意趣。在他的新作中,“如來最小弟子”“竹林閑客”“有酒學仙無酒學佛”……無不浸透著清靜、圓融、和暢之美,一掃舊文人畫追求的蕭疏荒寒,畫意脫俗而不避世,體現著作者對生命的認知。這是一種畫境,也是一種情懷。

  潘天壽說:“藝術以境界美為極致”。在鄭先生的畫里,這種境界體現在雪落無聲中兩只熊貓的深情對望,竹林月色里大小熊貓的相互依偎,高石上小熊貓的淡定從容……鄭秉伏先生作畫,追宋人之法、元人之風,每每提筆用心斟酌,意到落墨即求見趣。他的畫效八大意蘊,法板橋遺風。竹石疏密相間、濃淡相宜;熊貓靈氣通透、化之欲出。

  或許,鄭先生筆下的熊貓世界就是他的生活與境界,是他從片段的物象中看到的完整自我,是一種“知白守黑,大音希聲,大象無形,物我兩忘”的真如之境、太和之美。

  本次新作中,更有鄭先生以單青色作“宣紙上的青花瓷”的創新畫法,令人耳目一新。近期,部分畫作將在新浪網收藏欄目“藝術名家人物庫”中率先展出,與讀者網友共鑒。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筆墨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