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著名軍旅畫家冀有泉作品欣賞

2019年09月30日 14:56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藝術簡歷]

  冀有泉,軍旅畫家、先后就讀和畢業于魯迅美術學院、中央美術學院(微博),國家一級美術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 、中國工筆畫學會會員、清華大學訪問學者、博士生導師兼多所院校客座教授。其藝術成就被中央電視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人民日報、中國日報、解放軍報、美術報等媒體進行專訪報道。多次為災區群眾和慈善事業捐贈作品,被譽為“德藝雙馨藝術家”。

  其作品,以孤樹之靜謐、寒冰之冷酷、積雪之莽涼言其情,以抱樹飛雪之輕言其神,形成了大氣中充滿靈秀、雄渾中流溢清朗、冷傲中深蘊綿柔的繪畫風格。其筆下的胡楊,蒼勁、古樸、雄奇、老辣。部分作品被人民大會堂、釣魚臺國賓館、八一大樓、西郊機場等單位收藏或懸掛,并先后在俄羅斯、美國、德國、日本、韓國、新加坡等19個國家展出、獲獎和收藏。2013年11月,隨“多彩中華”代表團訪問美國,現場多次作畫,作品在聯合國總部展出,4幅作品分別被聯合國和中國駐美國大使館收藏。2018年由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中國當代名家(冀有泉)畫集》。

  《古韻》

  我的胡楊情

  冀有泉

  初遇胡楊,是在1998年的秋天,至今已有20個年頭。它的魅力、它的雄健、它的神奇、它的生命呼喊,令我血脈噴張,近乎暈眩。我認定,今后的藝術生涯,必將與胡楊緊緊相連。自那以后,每年我都要踏入西域大漠深處,探尋、拜訪胡楊。從相識、相交到相知,我已與胡楊結為莫逆。

  《高天流云》

  這20年來,我繪畫的主要精力轉向創作胡楊題材。為求索、創新水墨胡楊畫技法,我常常茶飯不思、夜不能寐。在創作一幅幅胡楊作品的同時,我的心靈得以凈化,我的精神隨之升華,我的藝術追求不斷攀登新的境界。

  《塔河胡楊千古情》

  許多朋友觀看我的胡楊畫作時會問我,是什么原因讓你對胡楊如此眷戀、如此沉醉、如此癡迷、如此心馳神往?說心里話,是胡楊的品格、胸懷、形象、精神氣質深深吸引我、打動我,它不僅化入我的水墨,更融入我的靈魂。

  《高原晚霞》68cm×68cm

  我贊嘆胡楊傲然挺立、卓爾不群的品格。為創作山水、冰雪畫,我曾游歷名山大川,踏林海,觀松濤,造訪奇樹異木。但我從未見過,在幾近“生命禁區”的戈壁荒漠,竟然頑強生存著如此古老的樹種—胡楊。它不畏環境嚴酷,傲視死亡威脅,堪稱大漠英雄樹。每每仰望胡楊,我身上流淌的軍人血液總為之沸騰!

  《胡楊深處駝鈴聲》

  我敬佩胡楊勇于擔當、澤及眾生的胸懷。胡楊高傲卻不冷漠,超凡卻不孤僻。它扎根幾十米,聚集起紅柳、芨芨草、駱駝刺,在沙海中營造出片片綠洲。它用粗壯的軀干擋住狂風暴沙,它用濃密的枝葉遮住似火驕陽。

  《鹿鳴春雨》

  每當聽到胡楊林中飛禽鳴唱,走獸嘶喊,駱駝叮當,合奏出的生命交響,我不由得熱淚盈眶。我欣賞胡楊變幻無窮、千姿百態的形象。不少人印象中的胡楊,就是它的垂垂老態。胡楊確實飽受磨難,歷經滄桑。

  《胡楊之戀》68cm×68cm

  它的身軀刻滿了無情歲月的斑斑疤痕,但它古老而又年輕,沉穩又充滿活力。它的四季變化色彩斑斕,形態各異,美不勝收。尤其是晚秋胡楊,在藍天白云映襯下,金光燦燦,層林盡染,令人陶醉。

  《神秘的西域》

  胡楊即使老去,也展現出獨特的風姿。有的狀如伏虎、蛟龍,有的形似大鵬、飛豹。這邊,武士仗劍與屈子問天形成鮮明對比;那邊,智慧長者偷窺妙曼舞娘,令人忍俊不禁。

  《漫漫戈壁胡楊情》68cm×68cm 2013年

  胡楊的美是奇美!壯美!大美!胡楊是很難在其他樹種那里找見的特殊的美!它不斷激發著我的創作熱情和藝術想象力!

  《大漠·胡楊·蒼天》68cm×68cm 2010年

  我景仰胡楊堅韌不拔、自強不息的精神氣質。胡楊生而一千年不死,死而一千年不倒,倒而一千年不朽。走進胡楊林,踏起的是數千年的歷史塵埃,每次相逢胡楊,都是與歷史對話和交流。

  《胡楊雄姿》68cm×68cm

  胡楊不懼怕死亡,它更渴望生命。它飛揚的種子,頑強地開辟新的綠洲;它千年不朽的枯干,會萌發嫩芽新枝。

  今天,它更為高聳入云的油田井架而欣喜,為騰飛沖天的神舟飛船而歡唱。胡楊,正是我們中華民族不屈不撓、生生不息、立志復興、創造新的輝煌的象征。

  《天邊》

  20年心血積累,我對胡楊的理解、感悟和緣分,經由我的畫筆,化為水墨胡楊,作品已達上千。用我的畫作幫助人們欣賞胡楊之美,領悟胡楊之魂,從胡楊身上汲取奮發向上的精神力量!

  《草原祥云》68cm×68cm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冀有泉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经典牛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