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益謙發表聲明直指楊丹霞

  • 蘇富比的研究報告全文

    undefined
    堅持認為2013年9月在拍賣的蘇軾《功甫帖》為真跡。
  • 上博《功甫帖》報告全文

    上博關于《功甫帖》的兩篇研究報告全文正式公布。

專題摘要:蘇東坡《功甫帖》再掀真偽爭議,三位上海博物館書畫鑒定權威認為《功甫帖》拍品為晚清摹本。而紐約蘇富比書畫部主任張榮德回應:拍賣前曾組織專家鑒定,確認《功甫帖》為真。

季濤狀告楊丹霞終審:維持原判

2014年12月30日,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對季濤狀告故宮專家楊丹霞侵犯名譽權一案作出終審判決,駁回楊丹霞的上訴,維持原判。[詳細]

《功甫帖》之爭背后的利益迷局

劉益謙去年購得蘇軾《功甫帖》后,遭遇上海博物館專家撰文稱假,引發了一場真偽大討論。[詳細]

盤點蘇富比爭議的拍品

4.2萬拍品為千萬真跡

六年前,蘇富比以4.2萬拍出卡拉瓦喬畫作復制品,事后卻被買家鑒為1000萬的真跡。

遭莊臣公司起訴

莊臣針對一套由設計師弗蘭克·勞埃德·賴特設計的家具而起訴了蘇富比。

收藏家告蘇富比拍假

希臘一位大收藏家因懷疑拍到兩幅假畫而把倫敦蘇富比拍賣行告上雅典法庭。

風波不斷《功甫帖》:官司口水戰與各方聲明

在長久以來關于《功甫帖》真偽的爭論中,多方業內人士都發表了自己的觀點。其中,注冊拍賣師,北京天問國際拍賣有限公司董事季濤,先后發表多篇文章,從真偽討論到對博物館專家是否應在市場上做鑒定和評估及專家在企業兼職等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4月,季濤稱一個ID為“Mr讓阿讓”的新浪微博賬戶從今年1月11日起,多次對其發表了蓄意謾罵、貶損、侮辱名譽的言論。季濤表示經過查找,發現該微博的博主是就職于故宮博物院書畫部的書畫鑒定家楊丹霞。當月,季濤將楊丹霞告上法院,要求刪除侵權微博,公開道歉,同時索賠經濟損失3065元。

    5月26日下午,雙方均由代理人出庭參加訴訟。被告認為,楊丹霞的言論并不構成對季濤的名譽侵權,其發表這些言論只是基于對季濤歪曲事實誤導公眾行為的義憤,主觀上并無過錯。此外,從字面上分析,楊丹霞的言論在正常的批評范圍內,不屬于法律所述的“侮辱誹謗”,季濤作為公眾人物,也應當對相關言論承受一定的容忍義務。

楊丹霞:《功甫帖》開門假

劉益謙:《功甫帖》是照妖鏡

功甫帖真偽之爭_新浪收藏_新浪網

上海博物館的論證過程

  • 【人物】上海博物館書畫研究部鐘銀蘭、單國霖、凌利中
  • 【論證】一、以晚清李佐賢《書畫鑒影》中著錄的《蘇米翰札合冊》中的蘇軾《劉錫敕》《功甫帖》兩件偽本作為重點案例典型;二、鉤摹本中,除許漢卿鑒藏印為真外,其余明清題跋及鑒藏印皆偽。
  • 【結果】《功甫帖》偽本鉤摹自晚清鮑漱芳輯刻的《安素軒石刻》,制作時間可定于道光四年至同治十年之間。
對比分析:拓本和偽本的書法風格

《功甫帖》拓本較好地表現了蘇字逆入平出、以藏鋒與中鋒為主的用筆特點,線條飽滿圓厚,且起收、使轉等運筆過程交待更為明晰。而《功甫帖》拍品,其用筆居然以偏鋒為主,缺乏立體感,這是因為鉤摹本本非出于自然書寫,故缺少書法審美要素。

名詞解釋:雙鉤廓填

又稱“雙鉤填墨”,在唐宋時主要用來保護原跡,臨摹學習,此法易于傳播流行,到了刻帖成風的晚清,成了坊間作偽、制造書法贗品、欺世牟利的主要手段之一。

疑問一:上博為何質疑民間藏品?

此次上海博物館書畫研究部鐘銀蘭、單國霖、凌利中三位研究員,對于蘇軾《功甫帖》的質疑,之所以引起如此大的轟動,很重要一個原因就是作為一家在國內,甚至國際上頗具知名度的公立博物館,對于一件民間藏家剛剛從拍賣行購買來的藏品進行質疑,這在以往是幾乎是看不到的,但此次上博的書畫研究部為何會興師動眾呢?[詳細]

疑問二:全球專家能夠得出結論?

業內的專業人士則認為,全球專家能夠得出權威的結論,這本身就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何況還要與“上海博物館的結果相同”,這更是難上加難了。[詳細]

疑問三:現代技術能否提供證據?

在網上,有些網友認為既然上海博物館的專家認為是“雙鉤廓填”的偽本,那是否可以通過X光等現代檢測手法去進行鑒定呢?對此,業內人士表示,使用X光掃描在油畫鑒定中是非常普遍的,其原理是通過掃描油畫的畫布,成像后用電腦統計畫布織線的疏密,分析織線橫向和縱向的排布,進而對于顏料進行判別。但是在國畫領域沒有先例。[詳細]

蘇富比堅持“功甫帖”為宋代詩人蘇東坡的作品。我方至今沒有接到近日媒體上所提到聲稱此件作品為偽作的所謂報告。我方對作品的真偽性一向萬分認真,并將仔細研究這份所謂報告并針對其提出的問題作出任何所需的回應。
這個電視臺,說劉老板買的五千萬蘇軾作品是經過張珩和徐邦達先生鑒定過的,嚇我一跳,這都去世的人,難道托夢給藏家了?后來看到又有文章中引用劉老板的話說張蔥玉和徐邦達都有著述……
1、蘇富比的拍賣規則中設置了“有條件退貨”的條款;2、無論結果如何,這個案例都是有意義的;3、鼓勵正當的學術爭鳴,對藝術品市場有益。
有關功甫帖之爭,看來是要鬧一陣的。此帖確是存疑,但既便鉤摹亦一古字跡,總非新仿。上博三賢論帖有道,然書圣王羲之存世之作亦多鉤摹之本,不亦視其如真跡一般。鉤摹有優劣之分,時期之分,由此可見價值。民間收藏重在精神,藏家自云錢多為上,爾等再作點評,或為多此一舉。
誰發聲音,最好都要站在客觀公正的立場上,撇清利益關系。這東西的露面和征集和張榮德本人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如今張榮德第一個跳出來回應作品為真,無論真假,都不明智。
蘇軾書法《功甫帖》被指“偽本”,如果上博三位研究員觀點站得住腳的話,對拍賣和收藏都是重大打擊。從發現鉤摹本出處,到鑒藏印、騎縫章露出破綻,再到鉤摹蘇字有先例,上博三位研究員的考證是嚴謹的,這本《功甫帖》極有可能是贗品。
載入中...

專題內搜索

往期回顧

经典牛牛怎么玩